阿波羅新聞網 娛樂 > 華語娛樂 > 正文

28頁訴狀尺度太大!劉強東強姦種種細節曝光…

4月16日,“劉強東案”再起波瀾,涉事中國女留學生提起民事訴訟,把劉強東和京東公司告上了法庭,其訴狀隨即曝光,全文詳細描述了2018年8月30日那個晚上整個事件的種種細節。原告28頁起訴書的字裡行間都傳遞出“不明狀況”、“不願意”、“被強迫”之類的信息,不僅劉強東本人要負責,連京東公司亦難辭其咎。

接受邀請不知其中有圈套

起訴書顯示,劉強東被控性侵案的女主角名叫劉靜瑤(JingYao Liu,音譯),是中國公民,21歲,住在明州,事發時正在明尼蘇達大學讀本科。

該案被告之一劉強東是中國京東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執行官,事發時住在明州,是明尼蘇達大學卡爾森學院全球管理博士(DBA)項目的學員。

起訴書大致介紹了劉強東就讀的商業項目的情況,指出該項目面向中國富有的、成功的商人,類似劉強東這樣的人物。

2018年8月25日,劉強東和妻子章澤天及家人一起到明州,下榻Ivy酒店頂級套房。在2018年秋季開學之前,劉靜瑤被邀請加入該項目做志願者。在明大學生中,也有其他人做過這個項目的志願者。據這些學生講,志願者基本是“打雜、跑腿”,比如“接機、拎行李”等,不過,他們大多很高興有機會接觸到商界偶像。

起訴書說,邀請劉靜瑤參加該項目的人是明尼蘇達大學卡爾森學院副院長崔海濤(Tony HaiTao Cui)。崔海濤是通過劉靜瑤的父親找到她的,因為她父親曾是崔海濤的學生。崔海濤告訴她,參加這個項目的都是中國有影響力的商界精英、富豪。但是,他忽略了“志願者都是年輕女性”。

崔海濤解釋說,“她之所以可以被邀請,是因為他來自一個成功的中國商人家庭”,“有機會面對中國商界精英,對於進一步就讀更高學歷和畢業後找工作都有好處”。而劉靜瑤也頗有心到卡爾森學院深造,就答應了邀請。志願者的工作大約有一星期,崔海濤鼓勵劉靜瑤積極表現,爭取機會。果然,“機會”很快就來了。

8月29日,劉靜瑤受該項目學員姚其湧(QiYong Yao)邀請,參加8月30日舉行的晚宴,據稱那是“專為感謝志願者”的晚宴。但是,姚其湧沒有說,是“劉強東特別地、偷偷摸摸地邀請劉靜瑤參加晚宴”的。姚其湧已經是劉靜瑤比較“熟悉”的人,且姚其湧曾邀請她畢業後到他在中國的公司工作。

直到參加晚宴之前,劉靜瑤並不知道這一切都是劉強東的安排,是劉強東會出席的晚宴。

在晚宴之前,劉靜瑤和劉強東見過面,也是在事先“並不知道”的情況下。當時是崔海濤邀請劉靜瑤和朋友一起玩高爾夫,後來才知道劉強東是幾位“不具名”的“朋友”之一。

參加晚宴被逼喝下太多酒

答應姚其湧的邀請之後,劉靜瑤很快發現,並沒有其他志願者受邀參加所謂的感謝志願者的晚宴,但她不敢得罪姚其湧,怕失去畢業後去姚其湧公司工作的機會。為防萬一,劉靜瑤請志願者中唯一的男同學Pengyuan Tao跟她一起去。Tao也是從來沒聽說有啥感謝志願者的晚宴。

姚其湧的助理聯繫劉靜瑤時,通知晚宴在Origami餐廳舉行。劉靜瑤事先並不知道,其實這是一個劉強東代表京東公司做東、邀請一起攻讀博士學位的同學參加的聯誼晚宴,最終買單的是京東公司。

就在晚宴舉行前的下午,搭乘配備司機的豪車,劉強東把妻子章澤天及家人送到了機場。之後,劉強東參加了晚上在Origami餐廳舉行的商務社交晚宴。

按照起訴書的陳述,就在那天晚上,就在這同一輛車上,劉強東對劉靜瑤進行了性騷擾。

晚宴被安排在下午6點左右,劉靜瑤被姚其湧帶領,直接被安排坐在劉強東的左手邊。當時,劉靜瑤發現,一桌子15個中年男子,只有她一個21歲的年輕女性在座。Vivian Zhang、Alice Zhang、姚其湧的助理、以及劉靜瑤帶去的志願者Tao同學,都被安排在別的桌旁。

席間,酒水充足,劉強東不斷逼迫劉靜瑤飲酒,劉靜瑤多次央求不能再喝,劉強東卻說,如果她不喝,就是在滿桌子人面前不給他面子。他還強求劉靜瑤代他給在座各位敬酒。

乘車回家咸豬手伸進衣內

大約晚上9點鐘,劉靜瑤不勝酒力,私下和Alice商量說,她覺得自己喝醉了,希望安排車輛讓她回家。在此之前,隨同劉靜瑤一起參加晚宴的志願者Tao同學已提前離席。到大約9點11分,晚宴結束。劉靜瑤以為會被送回住處,但她卻被安排到劉強東之前送妻子章澤天及家人去機場的那輛豪車裡。該車專供劉強東及京東工作人員使用,一星期租金高達約1萬8000美元。

劉靜瑤上車後,劉強東、Vivian和Alice跟著上車,而Vivian一上車就指引司機朝她指定的地方開去。這下,劉靜瑤慌了,不知道要被帶去何方。在車內,劉強東開始對劉靜瑤動手動腳,甚至把手伸到她的衣內。劉靜瑤多次用普通話表示不願意,要劉強東住手,但他不理會,還試圖脫下劉靜瑤的衣服和內衣。

豪車到達目的地後,劉靜瑤發現並非她的住所,而可能是劉強東下榻的酒店,於是請求把她送回住處。這時,當著司機的面,兩人發生了衝突,劉靜瑤用英語說“我要回家”。這一幕,司機可以作證。於是,劉強東憤怒地把劉靜瑤推到車內第二排座位,送她回住處。在路上,劉強東繼續亂摸亂動劉靜瑤,如之前一樣。期間,坐在副駕位上的Alice把後視鏡轉了角度,使司機不能看到車後發生的一切。

抗拒無效公寓內終被施暴

據起訴書說,到了劉靜瑤所住的公寓前面,劉強東和Alice一起下了車,劉靜瑤本以為可以“禮貌”地說再見後各自離去。可是,劉強東和Alice並未離開,而是跟著劉靜瑤一起走進大樓。之後,劉強東用中文對Alice說“別跟著”。最終,劉強東走進了劉靜瑤的公寓。不過,其中的細節,起訴書中並沒有詳細說明。

劉靜瑤希望劉強東平靜地離開她的公寓,坐車回去,劉強東卻脫光衣服,裸體躺在劉靜瑤的床上。劉靜瑤請他穿上衣服離開,劉強東卻說,她會成為像鄧文迪那樣的女人。

起訴書中使用了不少“違背意願”、“反抗”、“死命反抗”等詞,最終,劉強東對劉靜瑤實施了性交行為,並在劉靜瑤的肚子上射了精。

隨後,劉靜瑤發微信給之前陪她的志願者Tao同學,告知自己受到性騷擾。當時,出於害怕受報復、害怕在中國的家人受傷害等原因,劉靜瑤並不太想報警,而是試圖說服劉強東離開。在另一邊,Tao同學接到她的信息後,向一位美國人徵求意見,對方強烈鼓勵他報警。於是,在8月31日凌晨時分,Tao撥打了911,接到報警的明尼蘇達州警局當作一起強姦案對待。凌晨3點10分,警員和明大警員一起趕到了現場。警員身上都裝有攝像頭,把之後發生的全部情況記錄了下來。起訴書詳細描述了警員進入劉靜瑤房子時的狀況。警員進門後,看到劉強東只穿著T恤衫,下身赤裸。

在9月1日被正式逮捕之前,劉強東被要求先“控制起來”。之後,在接受警員詢問時,劉強東承認,他和劉靜瑤發生了性關係,他還在她肚子上射了精。

刑案未立女事主不甘罷休

2018年12月20日,明尼蘇達州亨平縣檢察院正式宣布不就劉強東案提起刑事起訴,主要原因是證據不足。時隔近4個月,劉強東案的女當事人劉靜瑤向劉強東和京東公司提起民事訴訟。

據明尼蘇達州律師解讀,這應該是“第二步”,因為起訴之前,原告的律師會按照相關法律把起訴書等文件交給劉強東和京東公司。從目前的情況看,估計“協商沒有達成共識,或者劉強東和京東根本不予理睬”,所以才會看到現在這種狀況。(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華語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