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鬼影幢幢! 這個州長身邊華裔顧問不簡單

——州長身邊華裔顧問不簡單 澳當局需查一查

安德魯斯是否屬於被中共滲透的對象,我們不得而知,但從其身旁兩名華裔顧問,我們或許可以找到答案。

2017年一份民意調查顯示,鄉村選民對安德魯斯政府表示不滿。 

據《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網站近日的一篇報導,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州州長丹尼爾·安德魯斯(Daniel Andrews)將前往北京,出席中共舉行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並在會議上推銷維州的東北連線。安德魯斯還表示,希望“維州成為中國通往澳洲的門戶”。

據報,維多利亞州是在去年10月份不顧聯邦政府的反對,秘密與中共簽署了“一帶一路”倡議諒解備忘錄的。此舉引來了多方批評。當時,總理莫里森指維多利亞州政府在沒有討論的情況下,讓州政府捲入一項“與國際關係有關的事物”,令他“吃驚”,他認為“那不是在這些問題上很合作或很有用的做事方式”。

這位“任性”的州長安德魯斯早在2017年就開始參加中國論壇,也是唯一與會的澳洲政府領導人。他還多次訪問中國,並強調要加強與中國的科研及文化合作。他要求內閣成員任內至少 訪問中國大陸一次。目前,維州在中國重點城市設立了5個辦事處,在澳洲各州中數目最多。

2016年4月,維州政府還在新的《中國戰略》提出了六大發展方向,即加強政府與中國各經濟開發區的往來;推動維州成為澳洲了解中國事務、具備中國能力的卓越中心;吸引投資,支持維州經濟持續增長;通過文化交流合作,建立聯繫,並為人員之間的交流搭建新的平台;等等。

基於這樣的理念,安德魯斯在2016年訪問北京時還宣布,邀請紅色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在次年2月到墨爾本藝術中心連演4場。此舉引發了諸多華人的抗議。

是什麼原因讓安德魯斯如此熱衷與中共的合作?而且不顧聯邦政府的警告、各界的批評以及媒體揭露的中共對澳大利亞的滲透?要知道,去年澳洲媒體曾引述一份由澳洲安全情報機構撰寫的報告,指中共過去十多年“滲透”澳洲各主要政黨,增加自己對這些政黨的影響力。報導沒有給出詳情,但其他澳洲媒體報導稱,中共多次透過當地華裔商人向主要政黨捐款,也曾取消捐款來懲罰發表反華言論的政客和政黨。

安德魯斯是否屬於被中共滲透的對象,我們不得而知,但從其身旁兩名華裔顧問,我們或許可以找到答案。

據《澳大利亞人報》此前披露,安德魯斯辦公室現任媒體顧問馬蒂·梅(Marty Mei),還有一個身份是澳大利亞深圳協會的“特別顧問”,而該協會是中共海外統戰組織的旗下成員之一。曾被曝政治現金、不久前被拒絕入境的前和統會會長、中國富商黃向墨則是該協會的八個名譽主席之一。梅被曝四次陪同安德魯斯前往中國,並曾在馬來西亞世界華人經濟峰會上聲稱“對維州的新中國戰略起了關鍵作用”。

另一個華裔顧問是楊昶(Mike Yang),是安德魯斯的首任華裔顧問,曾任維多利亞州貿易與小企業部的部長顧問委員和旅遊、體育與重大活動部唯一亞裔委員等職,現在是墨頓公司的老闆。他的其他身份中的一個是澳大利亞湖北商會首任會長,該協會同樣是中共海外統戰組織的旗下成員之一。

楊昶亦是維州澳華社區議會主席。2015年,他以該主席身份,組織召開了全澳華人大會。大會邀請了24位演講人及5位主持人包括:維州州長安德魯斯、金融部長斯科特、司法部長帕庫拉、上議院議長阿特金森,澳大利亞反歧視委員會專員、聯邦參議員、澳洲各大企業和機構包括五礦集團、MMG公司、普華永道等總裁與合伙人。有中共國安背景的鳳凰衛視台做了專題報導。

資料顯示,楊昶是在十多年前來到澳洲的。從墨大商科畢業後他加入了維州唯一的華人州議員林美豐(Hong Lim)的辦公室。兩年後,被推薦到了當時的維州反對黨領袖(即現任維州州長)安德魯斯辦公室工作。安德魯斯與林美豐關係密切。

2013年楊昶創辦了自己的公司。在2014年中共領導人訪澳期間,他作為聯邦部長嘉賓,出席該領導人於澳大利亞國會大廈的演講。2015年,作為澳洲代表他出席了北京9.3大閱兵觀禮,後撰寫英文《大國的血淚與光榮》,並全文發表於澳洲最大的英文報紙《時代報》、中國《環球時報》、《上海日報》英文版。他還分別於2017年在悉尼市政廳、2016年在人民大會堂作為澳洲華人青年創業代表,受到中共國務院總理接見。

這樣的楊昶在澳洲政商界都產生了一定的影響力。去年,澳媒《太陽先驅報》的調查發現澳華社區議會和工黨聯繫緊密,2017年澳華社區議會獲得了來自林美豐和州政府的7萬澳元納稅人資助,以及來自黃向墨的5萬澳元捐款。楊昶極有可能也是知情者。

在這兩個有著中共統戰背景的華人的影響、建議下,安德魯斯州長積極與中共發展關係,就不難理解了。中共駐澳前外交官陳用林先生曾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時表示,早在12年前的胡溫時代,中共當局既已制定對澳計劃,試圖在政治、經濟、文化等領域全方位對澳大利亞進行滲透,將澳大利亞變成中共的“後院”。他觀察到近年來,澳大利亞確實已受到中共推行的價值觀的影響:在政治上,一些華人公司和團體給政界提供巨額捐款,從而涉及澳政府的腐敗事件,這些政治力量亦使得政府在一些諸如“南海”等議題上,作出損害澳洲利益的選擇。

不過,在美國總統川普上台後,在中共對澳洲的滲透被一再曝光後,澳政府逐漸清醒,國會通過了《反外國干涉法》,並拒絕華為5G,拒絕黃向墨返回澳洲等。然而,澳洲清除中共的多方面滲透,尤其是防止中共的“分治”策略任重道遠,因為還有政界人物或認知不清,或被中共收買,安德魯斯不過是其中一例。而應對中共“分治”策略的方法之一就是查查並曝光那些與中共有關聯、對政界人物有影響的華人,讓選民們意識到必須要選出真正為他們著想的領導人,而不是將澳洲的某個省變為中共的領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