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中共為何80年代要封殺鄧麗君?

鄧麗君這個名字在華人世界的知名度,超越了一切政治、文體人物。將近四十年以來,她的歌聲從靡靡之音變成了華語經典,滋養了一代代人。然而大陸對鄧麗君的追捧卻基本來自民間,官方對她的態度一直模糊不清,在她活著的時候,央視沒對她進行過任何報導。本文試圖在這種「官冷民熱」的大背景下,釐清鄧麗君在大陸的「解禁」史。

一、1979年以前「又黃又反」以「俗」之名被禁

標誌事件:1980年,中國音協在北京西山召開會議,專門展開對鄧麗君歌曲的討論與批判。正統學院派的專家認為,鄧麗君的一些歌曲內容比較灰暗、頹廢,屬於「靡靡之音」、「黃色歌曲」。並特別對她翻唱的《何日君再來》這首歌曲的主題指向提出了質疑。?

鄧麗君生於1953年,年少成名,上世紀60年代就已經是名滿台灣的小明星了。而彼時大陸的文革正搞得如火如荼,兩岸處於完全隔絕的狀態。所以大陸聽眾在文革後才零星聽到鄧麗君,而那時,她其實已經把事業重心放到了日本。1974-1977年,鄧麗君在日本共推出8張大碟及12張個人單曲唱片,成為整個亞太地區的明星。

在70年代後期,大陸聽眾聽到鄧麗君的歌聲,主要通過兩種方式:偷聽敵台和翻錄磁帶。在那個年代,基本除了大陸的電台以外,都是「敵台」。而大陸的電台又不播任何的鄧麗君歌曲,所以,收聽鄧麗君=收聽敵台。好在文革之後,收聽敵台已經不是什麼特別大的罪名,通常是一番批評教育,至多背個處分,與文革時動輒面臨勞教甚至判刑的風險不可同日而語。可以說,收聽「敵台」的風險降低,是鄧麗君流行開來的一個重要原因。

而通過翻錄磁帶收聽鄧麗君歌曲,則屬於南部沿海省份的特權。尤其是改革開放以後,海內外交流日漸增多,使鄧麗君等港台音樂磁帶得以通過私人攜帶的方式來到大陸。當時人們還沒有太多版權意識,一盤原版磁帶可能會被翻錄上百次,而每盤翻錄的磁帶又會被聆聽上百次。

鄧麗君之所以在那個年代突然「爆紅」,與其唱腔和歌詞內容密不可分。被樣板戲和革命歌曲教育了幾十年的人們發現,歌曲竟然還能這麼唱?歌詞竟然還能這麼寫?人們禁錮的大腦瞬間被開闢了一片新視野。而由於兩岸聽眾對鄧麗君歌曲欣賞的不同步,使得在台灣經過十年傳播而積澱下的幾十首好歌,在同一時間「砸」向了大陸聽眾,使大家在很短的時間就愛上了這個聲音。

然而那些讓鄧麗君為人喜愛的特點,恰恰成為她被禁的理由。鄧麗君的情歌很快被戴上了「黃色歌曲」、「靡靡之音」等帽子,與喇叭褲、蛤蟆鏡等一道成了老師家長眼中會「教壞小孩」的東西。而把鄧麗君歌曲上升到「毒草」這一高度的,是1980年的中國音協西山會議。

會上被批判最猛烈的是《何日君再來》。因為「君」字與鄧麗君名字相同,如今「何日君再來」常被用於懷念她的演唱會或文集名字。而在當時,《何日君再來》是一首典型的「不良歌曲」,無論從黃色還是反動的角度,都能批判。歌詞「人生能得幾回醉,不歡更何待。今宵離別後,何日君再來」從字面意思理解是青年男子與女友依依不捨的情景,屬於「黃色」;這首歌創作於1936年,正值日本入侵中國之時,「君」指的是國家,或者說指的是國民黨軍隊,「何日君再來」有「何時收復失地」之意。從這個角度講,歌名與當時國民黨的「反攻大陸」暗合,又屬於「反動」。

這樣一首「又黃又反」的歌,就在一片「又紅又專」的氣氛中被批判了。

二、1980-1981年敵對大陸的黃色歌手以「政」之名被禁

標誌事件:1980年,鄧麗君在演唱會上提出了她來大陸演唱的「條件」。1981年,鄧麗君又前往台灣軍隊中勞軍一個月,並製作《君在前哨》紀錄片。這樣的「涉政」表現使她的歌曲更難被大陸官方認可。

在兩岸敵對的年代,任何知名公眾人物都會無法避免地捲入政治之中。作為身在台灣的歌手,祖籍河北邯鄲市大名縣的鄧麗君也不能免俗。

就在大陸音樂界人士開會批判鄧麗君之後不到半年,1980年10月4日,鄧麗君在台北國父紀念館舉行了一場義唱,門票收入全數捐給公益基金會。在演唱會中,主持人問鄧麗君,聽說在大陸有很多人想邀請你去大陸演唱。鄧麗君表示:「如果,我去大陸演唱的話,那麼,當我在大陸演唱的那一天,就是我們三民主義在大陸實行的那一天。」

上邊輯錄的這句話是鄧麗君的原話。可想而知,有這句話,鄧麗君終生未能在大陸舉辦演唱會也就說的通了。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搜狐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9/0430/1282525.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