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文集 > 正文

林輝:中共高規格接待蒙古獨裁者背後的醜行

慷慨的中共讓澤登巴爾滿意而歸,而中國人莫要忘了的是,曾經的外蒙是屬於中國的,正是中共為了討好蘇聯,正式放棄了對外蒙的領土要求,而且很快接待外蒙的首腦訪問中國大陸。這樣的嘴臉古今少有。

2016年在南海仲裁案之際,網傳一張“海棠血淚”中國地圖。大片紅色部分顯示已被划出中國版圖的中國領土:外蒙、貝加爾湖、海參崴、海蘭泡、伯力、唐努烏梁海、藏南…….(網路圖片)

1952年9月28日,蒙古總理澤登巴爾一行7人抵達北京南苑機場,對中國進行正式訪問,這也是建政三年後中共政權接待的首個到訪的外國政府首腦,自然是相當重視的。時任中共總理的周恩來,率領陳雲、粟裕、鄧小平、聶榮臻、薄一波、郭沫若等眾多中共高官,親自到機場迎接。到機場迎接的還有羅馬尼亞、東德等社會主義陣營國家中的駐華使節等。機場熱烈的歡迎儀式,拉開了澤登巴爾作為首個到訪的政府首腦被中共高規格接待的序幕。

根據中共的外交解密檔案,澤登巴爾並未下榻在外賓常住的北京飯店,而是被安排住進東交民巷8號原法國領事館內,這也是中共首座國賓館。為了迎接澤登巴爾一行,在其到達前一個星期,周恩來下令將其重新改造,800多工人夜以繼日地趕工,在其到達前才完工,而整個改造費用花費為10,466,000元,相當於1955年的10萬元。在中國人一貧如洗、經濟落後的情況下,中共花費如此巨資修繕國賓館招待外國領導人,其政權本質彰顯無遺。

在到達北京後的第二天,澤登巴爾即受到毛的接見,並在當晚參加了周恩來舉行的盛大招待會。9月29日,他受邀出席毛舉行的中共國慶三周年招待會,10月1日,又受邀登上天安門城樓觀看閱兵式和遊行。澤登巴爾也因此成為首個出席中共國慶閱兵觀禮的第一個外國政要。

10月4日,中蒙簽訂了《經濟及文化合作協定》,同意兩國在經濟、文化、教育方面,建立和發展關係等。與此同時,為了配合澤登巴爾訪問中國大陸,蒙古也在首都烏蘭巴托舉辦了“蒙中友好旬”活動,並懸將毛、劉、周、朱、澤登巴爾等人的大幅照片並排懸掛。中共亦派文藝代表團參加活動。

在北京的二十天中,澤登巴爾是好吃好喝好玩,受到了中共無微不至地熱情接待。10月4日晚上,毛親自在中南海勤政殿設宴招待其一行,並安排其在懷仁堂觀看越劇。5日,在中共外交部官員的陪同下,澤登巴爾乘專列赴南京、上海、杭州。名義上是訪問,實質應該是免費讓其遊玩。

當時外交部給地方的指示是:只准做好,不準做壞,盡一切可能給澤登巴爾總理及代表團以方便。還明確了接待蒙古代表團的標準,其中伙食標準是每人每天十萬元(當時的舊幣),不含水果、點心、飲料,並特別提醒澤登巴爾不喝烈性酒,且一餐只喝一種酒。喜歡吃雞、炸魚、蔬菜,不愛喝濃茶,喜歡吃葡萄、香蕉。

在最高指令下,澤登巴爾去的三個地方的地方一把手是親自迎接,親自過問訪問安排。在這三個地方,澤登巴爾不僅參觀了工廠車間、託兒所、博物館,還遊覽了名勝古迹。在杭州時,中共官員怕他們感冒,還特意買了絨衣和毛衣。

從杭州回到北京後,澤登巴爾一行又參觀了北京圖書館、清華大學,遊覽了故宮、頤和園、北海、天壇等。10月18日,澤登巴爾回國。在回國前,他收到了周恩來精心準備的禮物:湘繡澤登巴爾畫像一幅;地毯一塊;萬壽無疆餐具一套(94件);福建漆博古掛屏四扇;挑花檯布一塊;織錦緞二匹;像冊一本(內裝澤登巴爾訪問中國大陸的照片)。

慷慨的中共讓澤登巴爾滿意而歸,而中國人莫要忘了的是,曾經的外蒙是屬於中國的,正是中共為了討好蘇聯,正式放棄了對外蒙的領土要求,而且很快接待外蒙的首腦訪問中國大陸。這樣的嘴臉古今少有。

緊跟蘇聯的澤登巴爾

1916年出生的澤登巴爾早年留學蘇聯,在留蘇期間,他被斯大林選定為當時蒙古最高領導人喬巴山的接班人。他一路上升,1940年年僅24歲的他當選為中央委員、中央主席團委員和中央委員會總書記。1945年後,歷任國家計委主席、副總理等職。而他得以快速升遷的一個原因是其岳父是莫斯科衛戍司令費拉托夫將軍。

1952年喬巴山去世後,澤登巴爾繼任,擔任部長會議主席,也稱總理。從這一年開始,在長達32年的時間裡,他一直集蒙古黨、政、軍大權於一身,是名副其實的獨裁者。不過對於競爭對手,他採取的是流放方式,並未處死。

作為親蘇派,蒙古高層一直是“在經濟上完全依賴蘇聯,意識形態上完全效忠蘇聯,政治上完全仿效蘇聯”,及全面“蘇聯化”。比如語言上大量吸收俄文辭彙,文字上斯拉夫文代替了蒙古文,服飾上蘇式服裝替代了蒙古長袍,飲食上俄式西餐在城市推廣,歷史上成吉思汗被抹掉,宗教上上層喇嘛被集體槍決、中下層僧侶被強制還俗……一句話,除了人們的長相和語言,蒙古與蘇聯已無區別。

專制的統治讓蒙古人充滿了恐懼。1962年,蒙古人民革命黨中央宣傳部長鐵木爾奧其爾在成吉思汗誕辰800周年時主張舉辦紀念活動,這惹得蘇聯大發雷霆。澤登巴爾立即譴責:“成吉思汗是一位恐怖主義份子,不是民族英雄。”隨即,這位宣傳部長被解除一切職務。

而作為對蒙古忠心的回報,蘇聯在經濟上給予了蒙古大量幫助,主要是優惠貸款和直接援助。蘇聯解體時,蒙古對蘇聯有117億轉賬盧布的債務。2003年底俄羅斯宣布免除其中的98%。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蘇聯出現改革動向,蒙古也受到影響。1984年8月,在蘇聯授意下,68歲的澤登巴爾因為“年齡過高”被解除總書記和大呼拉爾(相當於“議會”)主席團主席(國家元首)職位。時年58歲的巴特蒙赫擔任總書記。繼任的領導集團,大多是擁有蘇聯博士、副博士學位的高級知識分子,這無疑為其後的順利轉型掃清了障礙。

1985年3月,戈爾巴喬夫上台,在國內掀起改革風潮。蒙古也緊跟其後。1988年,在戈爾巴喬夫正式宣布放棄對各“衛星國”的內政干涉後,蒙古各地出現遊行,並由此走向轉型。第二年,蘇聯啟動從蒙古撤軍。

1990年,蒙古人民革命黨十九屆八中會全開除了澤登巴爾的黨籍。澤登巴爾夫婦移居蘇聯。1991年4月澤登巴爾去世。

支持蘇聯中共一再賣國

“賣國賣民”是共產黨與生俱來的稟性,“賣國求權”也是其黨一貫的方針路線,不僅蘇共如此,中共也是如此。中共自成立之日起,就接受蘇聯的領導和資助,並一再罔顧民族利益,支持蘇俄,甚至簽訂賣國條約。

如1929年蘇聯趁國民政府忙於中原大戰,出兵8萬佔領東北後,中共不但不予以譴責,反而公開違背國家和民族利益,提出了“武裝保衛蘇聯”的口號,並於1930年在多省市策劃武裝暴動,“以造成全國革命高潮”。

抗戰期間,中共得到蘇聯的援助並不多,但意識形態使其始終支持蘇聯,哪怕罔顧民族利益。比如1941年公開贊同《蘇日中立條約》和條約附件《前線宣言》,並為蘇聯開脫,而該條約中有這樣的表述:“蘇聯根據宣言保證尊重滿洲國的領土完整和不可侵犯性,日本保證尊重蒙古人民共和國的領土完整和不可侵犯性。”

要知道,條約內容明顯與1924年的中蘇條約是相違背的,當時蘇聯承認中國對外蒙古的“主權”。對此,中華民國政府提出抗議,而中共的聲明則表明支持蘇聯重於捍衛中國利益。無疑,為了得到蘇聯的支持,中共寧可犧牲民族利益。

抗戰結束後,中共在出兵中國東北的蘇軍的幫助下,迅速佔領了物資豐富的東北。為了得到蘇聯在軍事上的進一步的支持,中共與蘇聯在這一時期簽訂了兩個賣國條約。一個是1947年5月簽訂的《哈爾濱協定》,一個是1948年12月簽訂的《莫斯科協定》,兩個都是典型的賣國條約。

建政初期,毛和中共擔心美國協助退守台灣的國民政府反攻大陸,遂趕赴蘇聯,與其簽訂了《中蘇同盟條約》以及兩個秘密協定。

在秘密協定中,正式承認蒙古獨立,讓蘇聯保持在中國東北的特權,戰時允許蘇軍在華據守,中國海空軍基地交給蘇俄,東北各港口交蘇軍使用;中蘇以貨易貨,中國土產,特別是糧食,應盡量輸俄;蘇聯在中國享有特別貿易權、鐵路管理權;控制礦權;在中國一些地區,蘇聯人有自由居住權;應徵一千萬勞工給蘇聯,壓縮一億“多餘的人口”等等。

認外蒙獨立問題中共發奇文

外蒙古的獨立,是在民國時期發生的,但之前一直未被國民政府所承認,屬於遺留問題。外蒙古面積156萬平方公里,相當於3個法國、43個台灣的大小,戰略和經濟地位都十分重要,其牧場相當於全國的80%,銅礦資源佔全國的50%,石油、煤炭、鹽湖礦產、磷礦、稀土、鉬,鎢,水晶,鉛,鋅等皆資源皆佔全國的重要地位。

1945年2月雅爾塔會議,美、英為了爭取蘇聯參加對日作戰,從而減少自己的損失,不惜出賣中國利益,答應了蘇聯的無理要求,接受外蒙古的現狀,即承認並要求中國政府承認“蒙古人民共和國”。此後,蔣介石與蘇聯簽訂了《中蘇友好同盟條約》,在條約中正式承認“蒙古人民共和國”有權公投獨立。

後來在蔣介石退守台灣後,以蘇聯違約為由,在聯合國狀告蘇聯。中華民國並宣布《中蘇友好同盟條約》失效,從而不承認外蒙古的獨立,聯合國對此予以承認。這就是至今在台灣的“中華民國”版圖上還包括外蒙古的法律依據。

而中共為了討好蘇聯,不僅承認蒙古獨立,而且拱手將疆土送給了蒙古國,如在1960年代中蒙劃界時,將原本屬於新疆的阿勒泰—科布多一部1萬多平方公里的土地和原屬於內蒙的納蘭—哈勒贊地區3萬多平方公里的國土,都送給了蒙古。

更令人驚詫的是,1950年2月24日,《人民日報》還發表了一篇賣國的千古奇文,稱:

蒙古的獨立,就是在民族自決的原則下,一個新國家的誕生,給世界的和平民主陣營增加了一份力量。承認蒙古獨立,對每個真正愛國的中國人來說,是天經地義的事,只得歡呼的事。只有國民黨反動派才痛恨蒙古獨立,事後又大肆造謠,侮蔑人民的蒙古,侮蔑蘇聯與偉大的蘇聯領袖斯大林,並說:“蒙古獨立是中國領土的喪失”。反對派這樣說原也不足為怪,可怪的是,我們人民中有的人居然也有宗主國的情緒,似乎蒙古也非得劃在中國的“版圖”上不可以似的。這實在是中了大漢族主義的毒。

自己賣國,還堂而皇之地指責他人,這樣的行徑也只有中共這樣不要臉的政黨、政權可以幹得出來,而這樣的中共同樣的嘴臉,迄今為止已為全世界所熟知。

結語

顯而易見,秘密協定損害了中國的國家主權和利益。中共簽訂的是賣國條約,這一點,中共領導人鄧小平也心知肚明。1989年,鄧小平對來訪的時任蘇聯總書記戈爾巴喬夫說:“從鴉片戰爭起,列強侵略、欺負、奴役中國,對中國造成損害最大的是日本,最後實際上從中國得利最多的是沙俄,包括蘇聯一定時期、一定問題在內。”鄧小平所言大概就包括這個條約和秘密協定。

可是,中共賣國並未終止。1999年12月,江澤民與到訪的俄羅斯前總統葉利欽簽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俄羅斯聯邦政府關於中俄國界線東西兩段的敘述議定書》將中共賣國推到了極致。根據《議定書》,江出賣了中國100多萬平方公里的寶貴領土,相當於東北三省面積的總和,也相當於幾十個台灣;此外,江還將圖們江出海口劃給俄國,封死了中國東北通往日本海的出海口。

從毛到江澤民,罔顧中華民族根本利益的中共出賣了多少中華民族的利益,估計很多中國人都還不知曉。如果知道中共出賣了外蒙,出賣了100多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出賣了不少中華民族的利益,中國人能不唾棄中共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