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分析:委內瑞拉混亂 中俄等「代理人」責任不可推卸

反對派抗議者與忠於馬杜羅的軍人在加拉加斯一處空軍基地外發生衝突。(2019年4月30日)

有分析說,委內瑞拉多年來的政治與經濟主導權受俄羅斯、古巴、中共等外部力量控制,這是目前政局動亂的深層原因。

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街頭,馬杜羅政權與反對派別領導人瓜伊多的支持者的衝突持續。此前,瓜伊多4月30日凌晨表示自己已獲軍隊支持,並號召各方推翻馬杜羅政權。但馬杜羅政府隨後表示,“一小撮軍人”所發動的“政變”已經得到控制。

拉丁美洲安全問題專家約瑟夫·胡米爾(Joseph Humire)認為,委內瑞拉的政治危機與俄羅斯和中共等國家的支持有不可切割的聯繫。他說,委內瑞拉在查韋斯當政時期的領導下逐漸失去了自主權。

他說:“查韋斯領導下的委內瑞拉基本上放棄了自己的主權,首先是古巴,然後是俄羅斯,然後是伊朗和中共,並允許這些外國行動者控制自然資源,控制他們的軍隊,控制他們的情報和移民部門,在功能上把委內瑞拉作一個代理國。”

胡米爾是華盛頓智庫安全自由社會中心( The Center for a Secure Free Society)執行總監。這一組織最近發布報告說,委內瑞拉危機反應的是一場由俄羅斯、伊朗、中共等國家組織的代理人鬥爭。

胡米爾對美國之音說,馬杜羅對美國而言是一個“危險人物”。他對美國之音說:“尼古拉斯·馬杜羅在委內瑞拉掌權的唯一原因是因為他得到了全世界反美分子的支持,包括俄羅斯的普京政權、伊朗政權、中共以及最近的土耳其埃爾多安政權。這個聯盟要確保馬杜羅保有權力。”

分析認為,中共希望通過“一帶一路”項目在拉美地區的基礎設施建設和資源開發拉近雙方的經濟聯繫。

中共支持現任的馬杜羅政權。作為委內瑞拉的主要債權人,中共最近幾星期來為該國供了醫療和能源協助。

得到美國承認的瓜伊多4月14日在彭博新聞網撰文,呼籲中共改變立場,承認他為委內瑞拉的合法領導人。

瓜伊多在評論文章中說,中國大陸是世界上最大的原油進口國,委內瑞拉擁有世界最大原油探明儲備,兩國勢必不斷加強經濟合作。他表示,中共在南美地區的影響力在過去幾年日益增強,保證委內瑞拉和地區的和平與穩定符合北京的利益。

瓜伊多說,近年來在委內瑞拉的腐敗和債務違約情況下,中共在委內瑞拉的開發項目出現縮減,“我們希望結束中共投資者遭受的這種掠奪”。

但胡米爾認為,瓜伊多這一表態有些“天真”。他說,中共政府原本也沒有寄希望於委內瑞拉會完全償還債務。

他說:“中共(的決定)不是基於市場信號……中共依賴的那些信號的本質是基於政治和地緣政治的。”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指責中共和俄羅斯通過資助開發項目和支持馬杜羅等領導人在拉丁美洲“散播混亂”。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陸慷4月15日回應說,蓬佩奧國務卿“肆意誹謗、蓄意挑撥,不負責任、毫無道理,我們對此強烈反對”。

中共還以不應干涉他國內政為理由反對華盛頓對馬杜羅政權不斷施壓,同時又表示中共會繼續支持委內瑞拉政府維護國家主權、獨立和穩定。

拉美問題專家胡米爾對美國之音說:“委內瑞拉外債龐大,超過了1500億美元。我們不知道確切數字,但中共大約是這個數字的一半。他們欠中共很多錢,即使委內瑞拉實現過渡,中共毫無疑問將提出重建委內瑞拉的要求,因為他們有很多這些領域的合法途徑,特別是油田——奧里諾科油田。因此,中共在委內瑞拉有很多利益。無論委內瑞拉政權發生了什麼,他們都要在過渡階段發出聲音。

胡米爾認為,認為美國需要加強與拉美地區的經濟聯繫,與中共投資直接展開競爭。

他說:“實際上,美國財政部有個項目叫America Crece,在西班牙語的意思是‘美洲成長’,這是一系列的基礎設施和能源貿易協議。我認為,這正與中共的‘一帶一路’項目直接競爭,為全世界的拉丁美洲國家,特別是拉丁美洲國家促進商業。”

他說,美國有在拉美地區與中共抗衡的實力。他說:“我們要在拉丁美洲贏過中共。我們有這種聯繫,我們是拉丁美洲大多數國家的最大貿易夥伴。而且,不止是貿易關係,我們的文化也緊密相連,歷史和語言也關係密切,因此我們必須用所有這些元素來展示拉丁美洲最好的朋友是美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