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墨黑紙白:給海外大學捐1億美元的國人 為何沒被騙?

換成我們真正的普通人,現在這麼多富人玩眾籌大家得辨別真偽吧?大家在獻愛心的時候也越來越傾向於信息真實度和捐款繞過中間人吧?普通到我們普通人根本不敢自視同階層的普通家庭趙氏,竟然會不投學校投其他方,還認為是對學校的捐助?也是讓人欽佩智商感人。

斯坦福大學校園

“普通女孩趙雨思”能新晉為這個句式的主角,也不枉費那幾千萬人民幣的支出,還是聽到迴響的。

畢竟在這個句式里的主角都是行業大佬,比如普通家庭馬某人、悔創阿里馬某人、一無所有王某人、不知妻美劉某人等,最終都難免被一語成讖。

從賄賂門到詐善門,可能並沒太大變化。

隨著對面的媒體和咱們這的媒體相應的信息報道,該事件從狗血賄賂門變成了慈善被騙門,果然有錢人的能力是不容小覷的。

有些媒體說:“趙雨思已經在4月2日被斯坦福大學開除,因為學校發現趙雨思在申請書中偽造帆船運動證書。”

而有些媒體則說:“雖然中間人給趙雨思偽造了一份帆船運動的簡歷,但是她並沒有像這起系列舞弊案中的美國名人子女那樣,”

“她並未被斯坦福大學的運動隊教練以‘體育特長生’的身份‘開後門’錄取,而是通過正常的渠道被學校錄取的。”

上述媒體的兩種說辭,表達的是兩種事實,一種是行賄事實,一種是未行賄事實,但650萬美元也是事實存在的,哪一種事實更值得相信不言而喻。

事發後趙母在媒體聲淚俱下,稱:“自己受人誤導,以為是捐款。”並表示已委託律師處理此事。

趙母還表示:“獲知女兒被斯坦福錄取後,辛格建議通過他的基金會向斯坦福大學作出捐款,用於幫助沒有能力支付斯坦福學費的學生。”

在這種情況下,她才支付了650萬美元給辛格基金會。談到為什麼會被騙,她說:“她一直非常樂意支持海外高等教育慈善項目。”

根據趙母口述是自己女兒靠能力被錄取後,才支付了650萬美元捐款,問題出在了斯坦福一方,把自己有能力的女兒開除了。

從這個角度來看,趙母和辛格的聯繫與斯坦福方沒有任何的關係,那麼650萬美元被某個人騙了,能和慈善扯上關係嗎?

問題的關鍵在於,趙雨思已經在4月2日被斯坦福大學開除,因為學校發現趙雨思在申請書中偽造帆船運動證書。

這件事提醒我們,無論多麼善於在外偽裝,哪怕把自己稱為是普通女孩,也擱不住造假所帶來的嚴重後果,在我們這裡不明顯,在別的地方就不一定了。

被騙可以理解,但拉慈善墊背就有點過分了

對於普通家庭趙氏被騙,紙白君是表示理解的,雖然這650萬美元對這個普通家庭來說是毛毛雨,但畢竟也是來自於廣大中國患者們的血汗錢。

還請不要把自己作為普通到完全不普通的家庭,竟然還能上了別人的套,去硬拉慈善墊背,也沒見給國內大學有多少慈善,何必傷了慈善的形象?

從邏輯聯繫來看,即便紙白君站在普通家庭趙氏的話術中來看這件事,也完全不能將650萬美元和趙雨思上斯坦福撇清關係。

對學校的捐款,直接給學校即可,用得著通過中介方或者第三方嗎?我們中國不是沒有給海外學校捐款的,高達1億美元的都有,趙氏家庭也是小巫了。

2016年中國曾經最年輕的富豪陳某人,向加州理工學院捐款1.15億美元,用於大腦基礎生物研究。

人們有對他其他方面的質疑嗎?沒有的。除了一些人會怒斥:“支持生物學和神經科學都歷史悠久的加州理工學院,而不支持我們這裡,是典型的錯誤。”

2014年潘某人向哈佛捐款1500萬美元,設立哈佛中國貧困學生助學計劃,給出的理由也很硬氣,因為哈佛沒有給中國真正的普通家庭提供獎學金。

雖然有人質疑潘某人為自己的孩子將來進哈佛做提前投資,我們假如真是這樣,潘某人也沒有把兩件事同一時間來進行吧?到底房地產商是賊精的?

但收益的確實會是一些真正普通家庭,真的靠能力被哈佛錄取了,但卻會因囊中羞澀而錯過的中國孩子,所以詬病他捐款海外學校的人也說不出太多什麼。

2014年香港某富豪捐款哈佛3.5億美元,刷新該校自建校以來最大數額的單筆捐款記錄,咱們這裡對他們詬病也不少,但人家確實是哈佛校友。

讓全世界有錢人將慈善投到我們學校,值得努力

上述這些都足以讓650萬美元被騙的普通家庭趙氏感到羞愧,他們捐的都遠超這家人,但他們會支付給中介和第三方嗎?都是直接捐款給校方。

換成我們真正的普通人,現在這麼多富人玩眾籌大家得辨別真偽吧?大家在獻愛心的時候也越來越傾向於信息真實度和捐款繞過中間人吧?

普通到我們普通人根本不敢自視同階層的普通家庭趙氏,竟然會不投學校投其他方,還認為是對學校的捐助?也是讓人欽佩智商感人。

當然我們也有很多向國內學校捐款的人,比如向汕頭大學捐款近46億的李某人;在全國遍地逸夫樓的邵先生;向杭州師範捐款1億的馬老師等等。

問題是為什麼這些學校最終沒能快速成長到能吸引外人來為我們捐款的狀態?而我們這邊更多的金錢是捐到了他們那邊的學校?這也是值得思考的。

同時相關數據也顯示,國內校友捐款排行首位的北大,25年來收到校友捐贈20億人民幣,和哈佛比起來還不如其2015年一個校友的捐贈數目。

看到這麼明顯的差距,我們是不是也該想想,是什麼讓我們的有錢人更熱衷於慈善國外學校,而非國內學校?

原因很多但不方便坦言,只能簡單的歸結為,學校首先不應府衙化,其次思想和專業領域過硬應為存在之本,最後受捐款合理透明市運要讓人們清晰可見。

至於普通家庭趙氏能不能通過法律挽回自己的650萬美元和家庭尊嚴,以及趙雨思能否重新回到斯坦福,這都不是紙白君所關心的。

我們圍觀的是這一家人賄賂門也好,被騙門也罷,始終要有一個認知底線,即慈善不容被玷污,慈善更不容成為某些人的脫身話術,我們的社會更需要慈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作者微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