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1分鐘車禍視頻刷爆朋友圈:願世間 再無看客

愛和善,都有生命力的,可以流動,可以生長。

01

最近,一段車禍視頻刷爆網路。

畫面中,一位62歲老人正抱著一個痛哭的女孩,癱坐在一片狼藉的車禍現場。

目之所及,是大片殷紅的鮮血、鐵皮片,以及碎了一地玻璃渣……

女孩的左腳已經血肉模糊,創傷深可見骨。

伴隨著撕心裂肺的哭喊,引來了很多圍觀者。

老人一邊安撫著女孩的情緒,一邊輕輕捂住她的眼睛,直到女孩漸漸舒緩了哭喊的頻率。

看到這裡,你是不是以為他們是一對父女?

但事實上,他們只是一對素未謀面的陌生人。

23歲女孩騎車經過某交叉路口時,不幸被一輛混凝土攪拌車撞倒並捲入車底。

危急時刻,眼看車輪就要從女孩身上碾壓過去,原本在路旁掃地的環衛老人來不及多想,拿著掃帚就沖了過去。

制止司機、指揮倒車,然後鑽進車底,用力拉出了受傷的女孩。

面對記者的採訪,老人哽咽道,“誰家沒有孩子呢,看到她腳被軋成那個樣子,心裡很難受……”

視頻一傳到網上,瞬間被很多人點贊:這一幕,像極了父親!

還有讀者留言說:

這位女孩是幸運的,因為她遇到了環衛老人;而很多女孩的不幸在於,他們遇到的只是冷漠的看客。”

02

我有個朋友,就曾遭遇過跟視頻中的女孩,類似的經歷。

一天早上,朋友騎著電動車正趕去上班,不料,剛走不遠就在岔路口和一輛三輪車相撞。

整個人摔得人仰馬翻,手機、帽子、包包全都慣性的摔了出去,七零八落灑了一地……

她整個人也因為劇痛,癱在地上喪失了行動能力。

等到緩過神來,抬頭望向剛剛相撞的車主,卻發現對方絲毫沒有扶她起來的意思。

恍惚間,還聽到那個男人嘴裡不時的罵罵咧咧,揚長而去。

朋友因為痛得起不來,愣是在原地直直地躺了半個多小時。

這期間,一些路人走近望了望,好像在等待什麼;還有些路人冷漠的看了一眼,便走開了,沒有一人過來攙扶。

想起那一日朋友跟我說完這段往事後,不無感慨:

“路人的冷漠無情,是一件無可奈何的事情,也不知道該去怪誰、能去恨誰。好像我們只能告訴自己,這就是現實,誰也沒有義務幫你。可是你知道當時我躺在地上,心裡是有多麼希望看到一雙伸出的手,一句溫暖的關懷嗎?”

朋友的經歷讓我想起了8年前,轟動一時的“小悅悅事件”。

年僅2歲的女童小悅悅走在巷子里,相繼被兩車碾壓。

7分鐘內,從女童身邊經過18個路人,卻沒有一人停下腳步。

最後,一位拾荒阿姨把小悅悅抱到路邊並找到她的媽媽。可為時已晚,送到醫院不久,小悅悅就因搶救無效離世。

造成這場慘案的凶手,到底是誰?

那個肇事司機,還是麻木的18個路人?

學者劉瑜在《觀念的水位》里,寫過這樣一段話:

“沒有一滴雨會認為自己造成了洪災。當一個惡行的鏈條足夠漫長,長到處在這個鏈條的每一個環節的人都看不到這個鏈條的全貌時,這個鏈條上的每一個人似乎都有理由覺得自己無辜。”

這世間,從來就沒有真正的感同身受。無關痛癢,才是人性的常態。

03

去年6月,在吉林四平二中83屆同學畢業36周年聚會上,一名身穿綠裙子的女性,正在發表畢業感言。

話講一半時,疑似心臟病發作,突然倒地。

一眾同學圍了上去,卻無一個人,施手搭救。

更有一些人仍回到宴桌上,淡定地埋頭大吃。

好像一旁倒地的女子,不是他們36年的同窗舊友,而是一個沒有半點關係的陌生人。

不久後,倒地女子的手指開始變紫,發黑。

冷漠么?

冷!

心寒么?

寒!

可是這一切,不是魔幻的電影,也不是虛構的小說,它真真切切就在我們身邊上演。

魯迅先生在《經驗》里寫過:

“經過許多人經驗之後,倒給了後人壞影響的,如俗語說"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的便是其一。救急扶傷,向來很容易被人所誣陷,於是人們就只要事不幹己,還是遠遠的站開乾淨。

所以,在中國,尤其是在都市裡,倘使路上有暴病倒地,或翻車摔傷的人,路人圍觀或甚至於高興的人盡有,肯伸手來扶助一下的人卻是極少的。”

不幸的是,一百年前魯迅描摹的國人心態,今日讀來依舊刺目扎心。

現實冷漠的背後,是趨利避害的自保心理。

可是我們的生活中,有多少本可以化險為夷的意外,最終因世人的冷漠機遇變成了不幸?

甚至有多少看客,把“欣賞”別人的生死,當成滿足內心刺激的獵奇?

04

想起了去年甘肅慶陽,那個從8層樓上一躍而下的19歲女生。

當時樓下圍觀的看客們,不僅沒有勸慰,反而沖她大喊起鬨:

“怎麼還不跳?”“等得熱死了”……

甚至還有人,在社交網路上,做起了現場直播。

看客們的字裡行間,冷漠無情,惡意滿滿。

6月20日19時15分,女孩似乎對這個世界,失去了最後一點信心,終於掙脫了營救人員的手,留下一句:“哥,謝謝你,我走了……”

隨後縱身越下,撒手人寰。

消防員因為沒能拉住她,當場發出了撕心裂肺的哭喊。

而此時,圍觀的人群里,還有人在沒心沒肺地起鬨……

言行舉止皆帶刺刀,可嗜血,可殺人。

05

余秋雨在《借我一生》中說,“人生最大的災難,是人格的廢墟。”

而在人格的廢墟中,在悲痛與不幸面前,並沒有贏者。

如果人人皆看客,等待我們的就不再是一個個孤立的慘劇。

它們終將成點成面,演化成家庭的不幸,演化成冷漠社會的噩夢。

曾在網上看過一段風靡全球的公益視頻,《One Day》。

視頻下方,許多網友留言說:原來愛和善,都是有生命力的,可以流動,可以生長。

現實生活中,我們需要的正是這種愛的傳遞,善良與正義。

如果有一天,我們能夠毫不猶豫地,向一個跌倒的路人、蹣跚的老人伸出雙手;

可以對生命充滿敬畏,念及他人的悲歡,體諒他人的不易;

在善意與冷漠之間,堅定地選擇善意。

那麼,人與人之間將不再是一座座孤獨的荒島,而能由善意彼此相連,成為光明的聖地。

正如《I have a dream》所說,“正義使幽谷上升,高山下降,使坎坷曲折之路成坦途,聖光披露,照滿人間。”

願世上再無看客,願人心互助守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洞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