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中俄以反西方的文明自居

一場全球性的「文化戰爭」,正在西方自由建制派和中國、俄國的非自由主義力量之間展開。中國和俄國咄咄逼人的軸心,是對西方主導的國際制度的主要威脅。而且自由主義世界秩序,也正受到前所未有的內部壓力。

英國《新政治家》周刊網站發表特約作者、英國肯特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院院長帕布斯特(Adrian Pabst)的文章說,冷戰結束後,自由主義價值在全球的廣泛傳播,創造了西方霸權的時代。這是一個以主權國家為基礎,由國際貨幣基金(IMF)、世界銀行、世界貿易組織(WTO)等西方控制的國際組織操作的新的全球秩序。

習氏“文明中國”挑戰“普世美國”

但今天大家正目睹中國、俄國等自詡的文明國家興起。他們的統治精英聲稱,不僅代表一個國家或領土,而且還代表一個獨特、優越的文明,擁有獨特的文化價值政治體系,不僅正在改變全球力量平衡,也將後冷戰時代的地緣政治,從普世主義向文化獨特主義轉變。他們反對西方自由主義和全球市場社會的擴張。

在共產主義極權國家倒台30年後,今天自由市場民主制度受到質疑。以北京和莫斯科為首的非西方世界,正在反擊西方聲稱的體現普世價值的主張。習近平正在倡導把列寧主義國家和新儒家文化融為一體的所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模式。普京把俄國定義為既非西方國家也非亞洲國家,而是獨特的所謂歐亞國家。

一場全球性的“文化戰爭”,正在西方自由建制派和中國、俄國的非自由主義力量之間展開。中國和俄國咄咄逼人的軸心,是對西方主導的國際制度的主要威脅。而且自由主義世界秩序,也正受到前所未有的內部壓力。

上世紀九十年代共產主義破產後,自由的西方企圖以自身的進步形象重塑現實世界。美國和西歐把自己視為全人類普世價值的載體。然而,西方文明在對抗經濟不公、社會無序、民族主義復活等內部問題,以及生態破壞、伊斯蘭恐怖主義、敵對外國勢力等外部問題時,顯得軟弱無能。

中國和俄國的精英拒絕西方的普世主義,把自身視為獨特文化規範的承載者,把自己的國家界定為文明國家而不是民族國家。中國與美國正在展開的貿易戰,只是更大規模的東西方對抗的開始。兩個相互競爭的文明使命,包括對技術的控制,可能重新定義社會生活和作為人類的意義。

由列寧主義國家資本主義加上新儒家全球和諧觀構成的所謂北京共識,正通過一帶一路基礎建設項目滲透中亞,進入歐洲。五百多所設在外國大學裡的孔子學院網路,加上中國國內影視工業、宣傳公關、英文官方《中國日報》和央視多種語文節目等軟實力,都在大力宣傳中國是文明國家。在習近平領導下,中國似乎註定要演變成一個數字化專制國家。

西方缺乏社會團結的對個人自由的崇拜,以及中國、俄國精英的極權主義傾向,都不可能培育出能對抗技術破壞性力量以及難以調和的經濟全球化的社會。目前,民族國家和文明國家都未能創造出真正的民主競爭。相反,他們將某些強人、權勢者、富人的“權力意志”,強加於弱者、無權勢者、窮人身上。在民主和專制這兩個體制內,寡頭政治、民粹政治、社會分裂正在加劇。

一種可能的情況是,決定性的衝突將不會發生在西方和亞洲之間,而是發生在雙方的寡頭執政者和煽動力量之間。世界正墮入以監視和社會控制為基礎的軟極權主義時代。自由主義的普世價值正在破碎,新的全球“文化戰”正在把保守派民族主義者和自由派世界主義者對立起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萬維江夏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