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秦川海:誰給獨裁者壓上最後一根稻草?

眼下,國內早已民不聊生、怨聲載道了,獨裁者不僅沒有解決實際問題的誠意,反而加大了鎮壓正當訴求者的力度,業已到了黔驢技窮、不作死不會死的程度,同時也到了民主人士該能有一些實際行動的時刻了。只有一輪輪地鬥爭,一波波地反抗,才能加快民主進程,並能誘發出獨裁勢力的內部鬥爭迅速分裂惡化,為實現其內部快速崩盤作出有效的貢獻。

在中國境內,凡是遭受獨裁體系無辜傷害的人們,做夢都想獨裁者突然倒下,因為它在,這些受害人連自然生存的條件都沒有了,還有什麼尊嚴?何況,尊嚴是建築在活下來的基礎上,而其獨裁體系中為虎作倀的爪牙們,為了升官發財,無處不採用卑鄙無恥的手段,栽贓陷害無不用其極,讓受害人失去了基本生存權外,還使人們看到的都是只有走出魔界,才能進入民主社會中去。

然而,讓世人看到,美國為首的民主國家的外力擠壓,對於中共獨裁者雖然起到了一些剷除作用,但沒有國內的應時配合,也是不夠的,遠遠不夠的。國內的應時配合行動,更利於社會的飛躍發展。只不過,中共獨裁者過去慣用的伎倆,在今天,民主人士繼續套用,而不能有所變通,是不行的。只有在切合實際的前提下,有所改進,才能符合當前進攻形勢。

值得我們注意的是,國內民主革命,不是缺少民主壯士,更不缺少民主勇士,所最缺少的是領導群體實現國家民主的領袖。就如秦晉所言,民運體系由於缺少領袖團隊才導致了獨裁者在對付民運團體上很見成效,使民運系統不能迅速增長壯大、走向正規,而能形成民運團隊的確已擺在了所有真正希望實現國家民主、具有民主思想的同仁面前。

那麼,如何建立民運領袖團隊呢?首先需要一個秘密壇台在不被獨裁者的特務偵破和干預的條件下,暗地構成領袖團隊,並能實現雙線秘密領導體系,達成有效的領導效果。也就是領袖也要暗地指導和配合公開的民運領袖,並能幫助不公開的民主壯士群體暗地能組織行動起來,為在中國國內實際鬥爭作出最基本的貢獻。

眼下,國內早已民不聊生、怨聲載道了,獨裁者不僅沒有解決實際問題的誠意,反而加大了鎮壓正當訴求者的力度,業已到了黔驢技窮、不作死不會死的程度,同時也到了民主人士該能有一些實際行動的時刻了。只有一輪輪地鬥爭,一波波地反抗,才能加快民主進程,並能誘發出獨裁勢力的內部鬥爭迅速分裂惡化,為實現其內部快速崩盤作出有效的貢獻。

如今獨裁者治下,亂象橫生、這一形勢已不可逆轉,國外民主國家以美國為首的政治陣團對獨裁者的壓力越來越大,這是人類發展的需要,也是中國實現全面民主的需要。而外部的壓力,雖然已使獨裁者罪惡行徑受到一定的遏制外,還不能完全激化中共獨裁流氓政治集團內部的矛盾,民主陣營一旦能有效地組織起來,那麼,獨裁者的末日已不遙遠。

內部的實際鬥爭,需從具體事件進行,不可好高騖遠,不只是維權運動,更不是網路殺伐。儘管維權運動與網路殺伐十分重要,但實際鬥爭的必要性更是十分明顯。這也是獨裁國家中民主社會發展的需要,更是從新策划出配套的進攻模式的必要性。例如,做一些有利於爭取民眾利益的實際事,實地宣傳鼓動,讓所有國人都知道民主黨派不僅存在,還能在國內秘密地活動,使更多人看到希望。

眼下,所存在的關鍵問題是,國外找不到國內能夠阻止具體行動的實幹家,國內卻是欲與中共匪徒暗地較量的民主壯士得不到國外同道的大力支持,到是那些在溫和抗爭受到迫害的同道們能夠受到支持。至於真正欲與中共極限較量時更能大幹一場的勇士們,卻得不到實際有效的支援。而且,這樣的同道卻不能受到廣泛青睞,彷彿這種同道做不了什麼地不被留意,更不要說得到大力支持了。

目前,獨裁者的天眼幾乎鋪蓋了整個國內,能從這裡入手,進行必要的應對,又能連續不斷地加力,已經是民主人士的首選鬥爭模式。而能用命灑血的同道,誰又敢壯著膽子給予支持呢?所以,缺少民運領袖團隊就是這個最大問題所在。一旦形成了團隊式的領袖,大家能規避中共特務滲透的話,在推倒中共的內外膠著上,必然能加快進程。

當然,自然的事件發生,已經讓獨裁者焦頭爛額了,但這還不夠,民運團隊應該有些必要的措施,能夠形成新的鬥爭形式,並加以運用,才是民主人士的智慧所在。何況,中共邪惡已造成了其已是強弩之末,或者是說,它已沒有多少時間和能力給己延壽。到是令國人都能積極行動起來,走向蘇丹似的獨裁系統的崩塌,已經是民主領袖的實際決策了。

既然已經知道,領袖團隊的形成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時刻,為什麼就不能形成呢?難道僅僅是獨裁者的特務可以破壞的結果嗎?或真的沒有做好這項工作、進入這個位置的人選嗎?不是。問題所在是,不能形成領袖團隊,其國內海外的民主人士,已經基本喪失了做領袖團隊成員的機會。凡是被獨裁者特務滲透的地界,秘密的領袖就做不成,加上中共最害怕的就是暗地生成的民主領袖,其偵破力度十分邪惡。而在我們民主圈子裡,真正能有番作為的不是那些在明處叱吒具有高音貝的所謂的領袖——這種人幾乎都是沒有大氣度的文人,而是那些能夠低調操演的民運老大。

特別是,僅僅為了個人利益的人,也做不了領袖,因為,這樣的人,即使做領袖,他的指揮,由於缺乏保護具體行動者使行動者沒有幾人願意追隨。而且是,能夠叱吒風雲的人,決不是高聲大言的理論家。這樣的理論家,的確有幾分文膽,卻也沒多少“武”略,雖也能做一些貢獻,也只是在推動民主進程中做一些雞毛蒜皮的活。更況,實現民主事業的基建,僅靠大聲說話的人來推動,未免小看了獨裁匪徒。

更何況,國內沒有實際行動的指揮員,怎麼能夠及時地運用所具備的自然條件,把那些欲與中共匪徒大幹一場的勇士組合起來?更不可能在爆點的到來加大力度地推動再蔓延。雖然中共的滅火十分見成效,但民主領袖只要能夠找到中共滅火者的軟肋,就不難使爆點更加有深遠的影響。

如同江蘇省響水縣的化工廠爆炸事件的發生,世人看不到民主人士的積極介入,這不是說沒有民主人士積極運作,而是說民主人士的暗地運作所造成的效果影響微乎其微,無法加大爆點的實際新影響,還有許多爆點的出現,都被中共匪徒很快地消化掉,實在是遺憾至極。

也充分說明了國內真正能暗地操作的同道的力度不夠,實力不夠,影響不夠,智慧也相當欠缺。已現,能夠在國內注入影響的人,如鳳毛麟角。更可悲的是,基本上打不破常規,還在已有的方案里走不出來。試想,沒有新的突破技巧,如何能給予僵局新的突破呢?讓世人看到,民主事業的一次次起點,決不是沒有遠見只有盲幹的人所能演變的。大家要清楚,民主事業的發展,需要各色各樣的人都能行動起來,早日形成共同的推力,才能給予獨裁暴虐者以沉重的打擊。只有令全民覺醒,又能使更多的人能夠及時地站出來還能勇敢地奮鬥,才能改變民主林的危局。

有人預測,獨裁者越是猖狂,越會加快滅亡的速度,並說明,原以為,獨裁者控制了國家所有資源以後,他們的壽限幾乎接近無限期。而今看來,他們要把整個國家變成新疆,西藏,廣大漢人也成了獨裁者的敵人,不得不用刺刀綁架,也就加速了自取滅亡的命運了。

是的,我們都有預料,獨裁者離死不遠了,但從國際社會所頻發事件看,打敗獨裁者不是群體的作用,而是獨裁者所御用的實力人。而群體事件無非加大了國家的亂象,使欲取而代之者有機可乘罷了。才會出現我們希望的景象。而獨裁者的高官,定會在關鍵時刻,倒戈對敵。因為,他們習慣了享樂浮華,升官發財,投機取巧,又被今天這樣恐嚇著,又沒有多少油水可撈,不如換個活法更有趣。

是說,習近平抓捕腐敗分子的做法,基本加大了自己獨裁的危機,因為他的手下,誰也不確定不是腐敗分子。一旦霉運到來,一樣地會被抓捕關押起來。在這方面,也不是習近平一個人能左右的了。

任何時候,改變歷史的都是些敢於爭先的人,而敢於爭先的人往往都是一些不怕折騰的人。這種人的目標一致了,能夠產生巨大的演變。當今之所以沒有出現我們希望的演變,那是因為折騰的人除了為了錢財沒有什麼其它好處可尋,使他們只能是枕戈待旦著。

歷史的演變不是你我能夠預料的,也不是任由獨裁者為所欲為,更不是他們完全能左右。歷史的進程總難免出現這樣那樣的突發事件,然後多了,就要產生質變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