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投書 > 正文

苦膽:六四鳴鏑

——「89.64」三十周年祭

捐軀的大學生們

理想主義的熱情充盈胸膛,

放下書本,懷揣願望走向廣場。

其實你們並沒有缺課啊,

人山人海的天安門廣場就是課堂,

你們還以熱血給世界上了一課,

留下揪心的警示與未竟的擔當……

對話

學生和社會各界要求與當局對話,

他們居然噴出機槍的火舌作為回答,

目的是令不同的聲音徹底閉嘴,

哼!這個拿憲法自打臉面的“國家”。

一位護士

他被包紮好創口後問護士:

“怎麼給我用一個假的名字?”

護士反問“你不怕他們秋後算賬?”

斷了筋骨的手翹起了大拇指。

她護理傷口還護理傷員日後的安全,

這位護士的真名叫“白衣天使”。

瞄準

明明可以把槍口抬高一寸,

你們卻瞄準了怒放的青春……

人民軍隊害人民呀,

劊子手逃不出天譴的射程。

天安門母親”

從春風到秋雨,從夏衫到冬襖,

三十年的悲苦,三十年的昏曉。

“天安門母親”成了“天安門姥姥”,

而定格於那一天的子女們依然青春年少。

“孩子,媽對不起你啊,沒能讓你安息。”

滴血的訴求始終在淚水中浸泡。

有些等不及的已經含恨而去,

其餘的何時才能結束無望的煎熬?

密碼

“8964——不能遺失的時代密碼”,

我本來很喜歡這句有詩意的話,

一轉念想到密碼只能由少數人掌握,

我倒寧可它只是一個普通代碼。

願所有的指頭皆能點開真相,

讓見不得天日的邪惡在真相大白中驚怕。

總射擊師

這個“三起三落”的矬子,

暗地裡下達武力清場的“聖旨”。

他究竟是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

還是屠城血洗的總射擊師?

“坦克人”

阻擋坦克車的英雄,你在哪裡?

國際社會都在尋找你的蹤跡。

我知道你已走進美國《時代》周刊,

也走進了一個影響深遠的鏡頭裡。

坦克的履帶具有一定的牽引力,

而你卻牽引了全世界的注意力。

平反

不必央求邪黨為“六四”平反,

否則會給惡政披上“合法”的衣衫。

它沒有資格也不配做那件事,

得以平反的前提正是它的“靠邊兒站”。

在“首善之區”

上萬的手無寸鐵的學生、市民啊,

被機槍射殺,被坦克碾壓。

屠夫們焚燒屍體,骨灰從下水道沖走,

還一遍又一遍地把路面沖刷。

殊不知,鮮血早已滲透到地下,

並將化作地火點燃一支支火把;

“首善之區”上空將突現異樣的雷電,

那些亡靈、那些冤魂並未浪跡天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阿波羅網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