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投書 > 正文

民生觀察:強烈要求中共終結「六四」鎮壓體制

中共當局在今年“六四大屠殺”30周年期間,為阻止社會對“六四”英烈的祭奠,掩蓋當年屠殺的罪惡歷史,瘋狂屏蔽網路信息,封禁微信用戶及群組,將大批異見人士拘留、軟禁、“上崗”、“旅遊”、失蹤,從5月中旬至6月6日,從媒體已披露的信息可知,被穩控的異議人士達數十位之多,而還有更多被穩控者無法為外界所知。中共當局如此蔑視法制,踐踏人權,事實是“六四大屠殺”的繼續,是現代維穩體制的“六四”鎮壓本性的暴露。民生觀察對此表示強烈抗議與嚴正譴責!

“天安門母親”群體:從5月中旬開始就遭到更加嚴厲的監控、軟禁。5月17日,“天安門母親”發言人尤維潔被中共警察約談並受到嚴密監控;5月20日,“天安門母親”發起人82歲的丁子霖按當局要求離開北京,前往家鄉江蘇省無錫市暫住,直至6月4日過後才獲准回到北京。在這段時間裡,她的手機功能被限制,無法接聽電話;“天安門母親”發起人張先玲20日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從上周開始,每天都有一些中共便衣人員在其北京的寓所外守著,不讓她自由活動,無論到哪裡,都有人跟著她,並控制她所有通訊聯繫的工具。6月4日,“六四難屬”前往萬安公墓祭奠被屠殺的親人,只能乘坐警方車輛並在警察監視下祭奠。

八九民主運動參與群體:5月23日,維權網報導,已經失聯多日的安徽前檢察官、八九運動參與者、異議人士沈良慶被證實,因接受記者訪談及網路發表意見,於5月16日遭合肥公安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現在被羈押在合肥看守所;5月29日傍晚,中國資深自由媒體人高瑜的兒子趙萌向美國之音證實,高瑜當天已經被當局帶走外出旅遊,具體去處不明。高瑜“八九民運”時期擔任經濟學周報副總編,因參與學運6月3日被逮捕,一年多後才獲釋;八九運動參與者、中國人權活躍人士、薩哈羅夫人權獎得主胡佳5月30日上午“被旅遊”到河北,6月5日回北京;前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學所學者、歷30年心血著就《八九民運史》的陳小雅女士,於5月31日被北京國保警察再次上門約談,說鑒於媒體需求提升,將對其加崗;1989年前北京大學研究生、後因推進中國民主運動被重判十年的李海先生,已經於5月25日被迫離開北京前往外地“旅遊”,得六四過後方允許返回北京家中;西安前八九運動參與者、維權人士楊海被當地國保陪同前往東北“旅遊”至6月4日後方能返回;六四前夕、今年4月29日剛剛出獄的維權律師唐荊陵,被湖北荊州國保帶出“旅遊”,以控制其紀念六四英烈;

維權群體、公民活動群體、網路活躍群體:5月28日深夜,北京民主維權人士、新公民運動的活躍參與者張寶成被抄家和抓捕。張寶成家人說,警察稱是涉槍,但外界質疑張寶成被抓與他推特轉發有關“六四”的帖子有關;5月27日前後,湖南公民活動人士歐彪峰、陳思明、郭閩等多人被警方強制帶離“旅遊”或上崗拘禁;5月30日,湖北省宜昌市民主維權人士劉家財,被多名國保警察帶離家中強制“旅遊”,直至6月6日下午才釋放回家;5月30日下午,居住在湖北省仙桃市的宜昌市籍不同政見者石玉林,被6名宜昌市國保警察、街道辦政府工作人員驅車前來傳訊,非法要求他在“六四”期間不得離開仙桃市,不得發表網路言論,並接受駐紮在此的多名維穩人員的傳喚、見面、拍照等穩控工作,直至6月6日上午結束;5月30日,公民活動人士廣西的黃雨章、安徽的朱小平(女)被警方非法“上崗”穩控;6月1日,廣西桂林網路群組召集人、青年民主活動公民蔣曉松先生,在下午3點左右被桂林警方3名人員帶走。據悉因為他與一批廣西網友談論想前往香港參加維多利亞公園紀念六四先烈的有關活動,結果遭到警方監控到,被警方帶走警告,禁止他們前往香港參加;6月4日,湖南懷化維權人士黎建君被當地警方上門傳喚後帶走“旅遊”一天;福建網友項錦峰於6月3日、6月4日連續2天被轄區警方傳訊,主要調查他在網上發表的“六四”言論,此後項錦峰所在的“風花雪月群”被封殺;“六四”當天下午,南方街頭運動踐行者謝文飛在被警察帶走從家中帶走。謝家人告訴網友,謝文飛被拘留十天,此次他被拘留與紀念“六四”有關;6月3日,湖南沅江籍異公民活動人士袁小華遭警方傳訊,國保警察就“六四禁食活動”進行問話並做筆錄,且強行收走袁小華手機一部,聲稱採集手機信息資料;6月4日,出獄不久的《民生觀察》編輯丁靈傑,被轄區警方帶去派出所“六四”維穩,非法拘禁了一天;“六四”當日下午五點左右,長沙不同政見者馮軍,原本應約參加湖南師範大學幾位老同學的餐聚活動,結果被警方以發布六四敏感信息而傳喚到派出所至深夜方歸。

藝術家群體:5月28日下午,北京維權人士追魂等6名北京宋庄藝術家在南京失聯,電話和微信全都聯繫不上。據悉,這6位藝術家近期在網路上時常傳播“六四”信息,並且正在舉辦良心運動在中國巡展的途中。

上訪群體:6月3日14時許,重慶上訪維權人士李玉金、晏祥菊、何光萍、楊光梅、胡貴琴在北京被警察攔下查身份證後帶到了府右街派出所。15:28分李玉金、何光萍、楊光梅、胡貴琴在被送往馬家樓的途中。駐京辦人員告訴這些維權人士,近期是“六四”敏感時期,不準到北京上訪;6月3日黑龍江訪民馬玉秋髮出消息稱:近期我有個案子需要進京上訴,可當地維穩人員說現在是“六四”敏感時期,不准我去北京,我家門被多名穩控人員非法“上崗”了;6月4日,江蘇省常州市前黃鎮訪民詹全妹發出消息說:“今天我剛一出門就給一幫黑社會人員攔住不讓我出門,他們說從今天開始“六四”敏感期維穩,你們只能在家裡,別的地方都不能去”。

由上可見,中共當局在“六四”30周年之際,大肆剝奪公民人身自由、言論自由、集會自由等等基本憲法權利,肆意監控、軟禁、傳喚、拘押公民,嚴重違反中共自己頒布的《憲法》及簽署同意的《世界人權宣言》、《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人權捍衛者宣言》等國際人權條規,是公然沿襲“六四屠殺”罪惡,挑戰人類文明底線。

因此,民生觀察強烈要求中共當局立刻停止違法侵權行徑,釋放一切與“六四”紀念相關人士,開啟在“真相、賠償、問責”原則下解決“六四”屠殺問題,平反八九民主運動,結束“六四”鎮壓體制,

民生觀察

2019年6月7日

 

`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民生觀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