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美檢察官:被捕華裔海關高官與中領館有可疑關係

法庭文件顯示,當執法機構今年2月突襲海關與邊境保護局(CBP)高官徐威(Wei"George"Xu,音譯)位於南加州的家時,他們繳獲了超過250件武器,其中包括數十支非法持有的槍支。

CNN報道,56歲的徐威隨即因非法持有武器被逮捕、控罪,他拒絕認罪。但槍支不是這位資深海關高官四個月來一直無法獲得保釋的原因。

徐威是出生在中國的歸化美國公民。由於他能接觸“秘密”級別機密信息的身份、以及檢方指他和中國駐洛杉磯總領館有著“高度可疑”的聯繫,他被捕之後一直在押,未曾獲准保釋。

另外,檢察官也仍在調查,以他12-13萬美元的年薪,是如何負擔豪華生活的。法庭文件顯示,徐威平時開一輛瑪莎拉蒂,參加著名的非洲狩獵旅行團,並且銀行里還有140萬美元的存款。檢方稱,僅在他家起獲的武器,就價值20萬。另外,檢方還指徐威和他的妻子自2015年起新擁有一處房產,但從未申報其房租收入。

徐威的辯護律師馬克·威克斯曼則表示,他的客戶已在美國生活30年,此前未有犯罪記錄,而且由於護照被收繳,也無法出國。不過在上個月的保釋聽證中,魏斯曼仍未幫徐威爭取到保釋,因其無法顯示徐威足以被信任在獲釋後能夠出庭。這已經是他第三次保釋被拒。

負責此案的洛杉磯聯邦檢察官辦公室反恐和出口貿易犯罪處副處長薩利克(AnnamartineSalick)拒絕就案件做出評論。不過法庭文件顯示,她稱徐威“撒謊成性、藐視法治”是其不應該被保釋的原因之一。

前檢察官魏斯分析稱,執法官員陷入如此境地尤其令公眾感到擔心;政府部門內部應檢討,並調查他是如何獲得職權的。

據報道,徐威出生在中國,1980年代持學生簽證來美,1999年成為公民。他曾是工程師、並嘗試創業,2004年被CBP僱傭——他的崗位是有機密許可權的,並且需要定期更新。在被捕前,徐威是洛杉磯和長灘港的一名指揮官。CBP表示,他目前已被“無限期停職”。

檢方指出,徐威曾多次在申請機密許可權時給出虛假陳述、並隱瞞信息,這構成偽證罪。其中,徐威沒有披露他名下有兩家在中國有生意的公司,以及他與中國公民之間“高度的商業聯繫”。

警方探員稱,他們在徐威家門口的垃圾中找到他在中國一家銀行開有賬戶的證據。另外,他們在徐威的書桌里發現了兩本中國護照,上面名字是徐威本人的,但照片卻是其他人。

薩利克在徐威的保釋聽證上指出,CBP官員告訴她,如果徐威詐稱護照丟失,他可以假裝成同名的另一個中國公民,並向中國領事機構提供屬於那人的生物信息,以獲得旅行證件前往中國。

在徐威被捕之後,調查人員發現他和中國駐洛杉磯總領館成員有長時間的關係。探員從電郵、簡訊、電話記錄中得知,徐威最遲從2013年開始和領館官員互有通訊,他於2017年和2018年受邀出席領館活動,探員也檢視了他手機上疑似是他本人和妻子出席相關活動的照片。中國駐洛杉磯總領館對此事未予回應。

徐威的律師威克斯曼則在接受CNN採訪時回應了檢方的指控。對於瑪莎拉蒂,他表示那只是徐威租賃(lease)的。對於徐威的公司,他說,那是一家出口叉車部件的公司,收入有限。而中國的銀行賬戶,則是20年前所開,裡面的錢合美元只有1700元。

他也不認同檢方之稱的徐威與中國之間的關係。對於書桌里的護照,威克斯曼解釋稱那是同事開的玩笑。那位同事負責檢查進出聖佩德羅港的中國貨船,並一度負責調查兩個名叫XuWei的人——這在中文裡是很常見的名字。

而對於徐威和中領館的關係,威克斯曼解釋稱,這和他的港口的工作有關,有時他需要就中國籍貨船上的船員尋求庇護的問題聯絡總領館。“這其中沒有非法行為”,威克斯曼強調。

調查人員是在審核徐威的機密許可權時,發現他參與非法槍支買賣的。2017年夏天,FBI在徐威家門口的垃圾中發現了一系列的網路賬戶信息。其中兩個賬戶指向私下的槍支交易。之後,酒、煙和火器局的卧底探員就開始與徐威接觸,最終從他那裡買了4支槍。

在其中的一次交易中,徐威開著一輛2016年款黑色瑪莎拉蒂現身,後備箱里放著一把步槍。探員付給他1600美元的現金,並評論了他的車。據稱,徐威當時回應稱,“我和你一樣,花花公子”。在另一起交易中,徐威又以2100元的價格賣給該探員一把步槍和5個高容量彈夾。對於交易,卧底探員笑稱,“我們跟毒販似的”。

威克斯曼則解釋稱,他的客戶只是個愛好槍支的“書獃子工程師”,無意成為槍販子。“他回到家就去車庫裡玩弄他的槍支,但他不打算傷害任何人,”威克斯曼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