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港台 > 正文

北京官員說漏泄底林鄭 中共軍警冒港警6點不過關 全體各族裔港人被極度激怒

阿波羅網評論員分析,從美媒引述北京官員的話可以判斷,北京此次實際想繼續推動23條立法,但是林鄭月娥想走捷徑,才導致北京嚴重質疑林鄭月娥的判斷。香港大學生吳戴維全程參與16日遊行,他在接受專訪時披露,6.12當天的警察,無論是公安,還是武警,大陸相關人員混入的可能性非常大。警方有幾點非常詭異...。另外,這次遊行跟9日完全不一樣,這次是不論種族信仰都有參與,不只是年輕人;全體港人被極度激怒。

阿波羅網分析:北京想推23條;林鄭想繞道未遂

圖為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召開記者會宣布擱置修例2019年6月15日

紐約時報在一篇分析中引述北京官員,指他們懷疑林鄭對香港民情的判斷,而路透社亦引述北京消息指,中共官員對林鄭處理逃犯條例修訂一事上,嚴重質疑她的能力。

紐時的分析指,北京官員開始懷疑林鄭的判斷,為何不推動基本法23條立法,而選擇一個他們認為是偏離主題的逃犯條例修訂。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分析,如果紐約時報的這個消息是真的,那就是說北京的目的是要推動23條立法,但23條在2003年引發50萬人七一大遊行,法案表決前夕,代表工商界及自由黨的行政會議成員田北俊辭職,之後不少工商界功能組別議員跟隨自由黨改變立場,港府無望在立法會取得足夠票數支持,最終終止立法程序。

王篤然推論,所以,林鄭就提出用類似23條內容的逃犯條例修訂,來滿足北京的要求。但在英勇的香港人抗暴之下,狐狸的尾巴露出來了,偷雞不成蝕把米。習近平完全可以藉機拿下林鄭,林鄭又不是他挑的特首。但是從中共高院院長周強的例子看,也就是千億礦權案的例子看,習近平並沒有選擇對自己最有利的選項。

王篤然指出,習近平是有顧忌的,顧忌對黨如何如何;而習近平的對手,完全沒有這個顧忌,所以,習近平在政治鬥爭中處於不利地位。

另外,路透社根據一個接近中國領導層、並定期性與高層幹部接觸的北京消息來源說,香港政府在處理逃犯條例修訂案一事的手法糟透了。

香港大學生:警方這幾點非常詭異

2019年6月16日,近200萬不滿香港政府拒絕撤回“送中”條例的香港市民舉行了示威遊行。圖為銅鑼灣遊行隊伍。(戴維提供)

香港大學生吳戴維(David Ng)全程參與16日遊行,他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專訪時表示:我看到的人已經和上次9日完全不一樣。上次有非常多的成年人和年輕人。這一次因為612血腥鎮壓的問題,激起了全香港人的強烈憤怒。所以,這次遊行我親眼所見,全香港無論膚色、信仰和族群,幾乎全部參加。

我在維多利亞公園出發的時候,有二十多個香港的傭工,是菲律賓人和印尼人,都在用擴音器喊著,“林鄭下台”。附近聽得見的上萬人,全部馬上呼應起來

我遊行的時候,看到非常多的商界人士,坐著電動輪椅,後面掛著“香港孩子,不是暴徒!”還用白花紀念昨天犧牲的那位烈士。

我們這次還看到很多在香港的一些白人,都跟我們一起喊,“香港加油!”他們可能未必知道“加油”是什麼意思,但他們看見我們在喊,也跟我們一起喊。

這個修訂影響的不僅僅是居住在香港的人,其實影響的是全世界。首先,這個條例的追訴期是無限的,而不只是法律生效之後。

其次,中國是一個沒有司法獨立的國家,而且是共產黨的黨國。如果一個人說了一些共產黨不喜歡的話,他哪怕是外國人,他如果到香港做停留,他都可能會被逮捕,因為他犯了北京的法律。這種威脅是針對所有人。

依照現行香港政府提出的修訂,所謂法官的把關作用是微乎其微的。所謂香港特首對北京的引渡要求說不,其實現在的行政長官對北京的壓力,她是完全無法抵抗的。

意思就是說,修訂通過之後,北京想要什麼人,它就能從香港帶回什麼人。所以,完全沒有任何顧忌。

香港大學生:警方這幾點非常詭異

圖為受訪者,香港大學生戴維在12日的示威活動現場。(戴維提供)

戴維表示:在612當天,大陸的相關人員,無論是公安,還是武警,混入的可能性非常大。

首先,香港警察必須有委任證,在對方要求的情況下,他必須出示這個委任證,否則他就不是警察。但很多香港市民要求當時穿著警服的人出示委任證,他們沒有出示,他們實際已經違法,很有可能他們根本出示不了。

第二點,香港的警察出警的時候,是要求佩戴警號的。但那裡的很多警察是完全連警號都沒有。

第三點,當時有位警察,我們查出來他的警號是屬於一位女性的總督察,但問題是,那個警號現在是由一個男性所佩戴。我們感到非常驚訝。

第四點,有些警察的用語完全是大陸化的。我們有當時的錄影顯示,有很多的警察,他們是用普通話下命令的。而且他們的用語,會說,“你問我的長官。”但這個詞是大陸的詞,香港人從來不說長官這個詞,我們會說上司。

第五點,還有人,我們要求他們開口,結果他們開口時,口音非常怪異,是一種不咸不淡的廣東話,完全不是香港警察說話的那種語言。

第六點,而且有個白人要求不要對他噴胡椒水,他是一個記者,但警察照樣噴。這說明他不懂英語。在香港,不懂英語,是不能當警察的。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