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凌曉輝:人類從未有過的迫害

——法輪功反迫害20周年(一)

中共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所實施的種種酷刑:老虎凳、暴力毒打、死人床(抻床,也稱五馬分屍)、電棍電擊、抻床、吊銬、灌食(鼻飼)、鐵椅子、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野蠻灌食、電棍毆打等。(明慧網)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動用整部國家機器,發動了一場針對上億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在迫害法輪功的運動中,始終貫徹“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為此專門成立了迫害法輪功的“六一零機構”奉行“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二十年來,各種酷刑陰招百出,滅絕人性的各式各樣的精神、肉體折磨,令人駭異,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致殘、精神失常,有的被秘密編輯成為活體器官摘取的人體器官庫……

一、不為人知的迫害,無法計量

信仰自由是天賦人權,可是在中國大陸由於信仰“真、善、忍”,卻遭到中共政權的鎮壓,造成了成千上萬不為人知的慘烈迫害。

一位文化部的朋友,十多年前滿含眼淚的跟我說:文化部機關車隊一位公認的、待人和藹可親、任勞任怨、人人都喜歡的好司機,鎮壓法輪功後消失不見了……人們知道他修煉法輪功,在那種鋪天蓋地的邪惡宣傳、單位組織學習批判的氛圍下,無人敢於問津。

據明慧網最近報導:一個鎮長的女兒練法輪功,人長得很漂亮。在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崗上鎮就協迫這個鎮長勸他的女兒放棄信仰,可是這個姑娘對大法很堅定,無論怎樣也不放棄自己的信仰。後來這個鎮長竟然對有關的邪惡之徒說,我沒有辦法了,你們看著辦吧。於是邪惡之徒就綁架了這個姑娘。這個姑娘拚命地掙扎、不配合惡人,她的褲子都被綁架者拽下了一半,她大聲喊著你們公檢司法人員耍流氓,可是她一個年輕的姑娘哪掙得住那麼多的邪惡人員,最後被硬扔進了車裡面。……她到底在黑窩裡經歷了什麼人們不得而知,她從黑窩裡回來不久就去世了。

還有一個年輕女法輪功學員,她的丈夫也在政府機關上班,她因為堅持信仰被中共綁架到黑窩迫害,丈夫和她離了婚,另娶了人。她在黑窩裡經歷了什麼也無從知道,可是她從黑窩裡出來就精神失常了,原本秀氣的她,在街上散亂著頭髮,好可憐……

這種發生在中國針對法輪功學員的,不為人知的迫害成千成萬不止,無法計量。

二、針對法輪功學員的慘烈迫害

這場迫害針對的就是人類的道德良知,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毀滅的是人類道德。

明慧網刊登了河南省新鄉市法輪功學員朱穎女士,五十三歲,曾是全國勞動模範,全國人大代表,曾任全國總工會委員,二零零四年因得了卵巢癌,做了手術後,為了使身體康復,二零零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從此身體健康,沒有再得過病。二零一零年四月二日十六點四十分,朱穎被綁架並抄家,隨後非法枉判八年重刑,劫持到新鄉女子監獄進一步迫害,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十日被迫害致死。

安徽省合肥市法輪功學員朱維英女士,合肥市梅山飯店原副總經理,工作期間多次被評為安徽省先進勞動模範。朱維英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遭邪黨誣判八年。朱維英二零一七年六月三十日冤獄結束時,被迫害的身體極其虛弱,目光獃滯,經常哭喊,有時神志不清,出獄才半個月就含冤去世,終年六十五歲。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後,朱維英女士多次進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因此多次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迫害,多次被關押洗腦班折磨。一九九九年底至二零零零年,被綁架到合肥市精神病醫院進行迫害。根據她生前本人述說,她遭受邪惡(醫生)大鋼針穿入雙側太陽穴,並多次遭到電擊;她還被捆綁在柱子上,邪惡(醫生)讓精神病人排著隊輪流用鞋底打她頭,往她臉上吐痰,吐在朱維英臉上的痰從頭上、臉上往下流;還被強行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一直把她迫害到大腦失去記憶、目光獃滯,不認識人、失去知覺、才放她回家。那種痛苦不是人能承受的了的,萬分痛苦……

當時朱維英出獄回家時,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整個人都痴呆了像傻子一樣,什麼都不知道了。後來她通過再次修煉法輪大法,很快恢復了健康。二零零二年五月,朱維英再次被合肥市公安局警察綁架,被非法勞教迫害兩年三個月。從勞教所出來後,她多次遭到稻香樓派出所警察、“610”和居委會人員上門騷擾,逼迫“轉化”。朱維英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零八年北京奧運會期間,中共邪黨所謂“維穩”。六月二十一日深夜三點半鐘,合肥國保大隊、國安警察將流離失所的朱維英綁架到洗腦班,對她實施四天三夜的老虎凳酷刑折磨,致使朱維英兩腿從腳一直腫到大腿根部。警察還不停地打她耳光,每天兩次野蠻灌食。在洗腦班迫害十五天後,朱維英被劫持到安徽省女子勞教所,九十六天後走出了魔窟,再次流離失所。

二零一一年六月,朱維英再次被警察綁架、非法判刑八年。在安徽宿州女子監獄裡,獄方長期在朱維英的飯里下藥。獄警還把朱維英衣服扒光一絲不掛一個多月,羞辱她,還給她錄像,放給她家人看。朱維英早上堅持煉功,遭獄警用電棍電擊、關禁閉,致雙目失明,頸椎被毒打致重傷,不能自己抬頭,沒人扶著就倒下,不能坐下,不能走路,生活不能自理,成了重殘廢人。

二零一七年六月底,朱維英結束冤獄回家,仍不斷遭中共人員監控,在她家蹲坑。因在獄中遭受的迫害,朱維英身體非常不好,行動不能自如,口齒不清,但還能認識人。二零一七年七月,朱維英出獄不到半個月就含冤去世。

諸如此類的殘酷迫害,在當今的中國大陸一直普遍存在著,二十年來從未間斷。

三、活摘器官人類從未有過的邪惡

從1999年7月20日以來,中共開始了有組織的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

從這一天開始,中國大陸出現了大量的集中營,用以關押法輪功學員,為的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人體器官,甚至為了保障器官的鮮活性,在摘取器官時連麻藥都不注射。這一由中共秘密組織的,軍隊和醫院參與的,在極端殘忍屠殺法輪功學員的同時謀取暴利行為,被認為是“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

這一驚天黑幕的爆出,舉世震驚,因為這完全超越了人類道德良知的底線。人類在這樣的罪惡面前,幾乎無法思維,以至於當這種罪行被曝光時,人們不敢相信自己的聽覺,這會是真的嗎?很多人驚訝得目瞪口呆,無法相信會有這種事情。人們的呼吸因罪惡的極致而感到窒息、語言也失去了表達的能力;它遠遠超出了人類思想、精神、情感和語言的承載能力。

二零一九年六月一日,《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刊登作者史蒂芬·莫舍爾(Steven W.Mosher)的文章說,中共頭目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中國移植行業特別豐富的新鮮器官主要來源來自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幾乎每進行一個器官移植手術,都是以剝奪另一個無辜的生命為代價的。

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七日,設於倫敦的“獨立人民法庭”正式宣告,中共強摘器官的行為一直持續到今天,仍未停止。由英國御用大律師傑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擔任主席的“人民法庭”最終宣判,“法庭成員一致確信,無可置疑,中共強制從良心囚犯身上摘取器官,涉案時間很長,所涉及的受害者眾多。”

數量龐大的法輪功學員,也許有幾百萬被抓捕,然後就消失在龐大的秘密監獄中,他們中的許多人永遠不會重新出現。

引人注目的是,所有這些良心犯不僅在進入集中營時被抽血,而且還檢查了他們的器官,可能是因為他們可以更快地與那些願意支付他們的人的器官相匹配。更不祥的是,在該地區的機場開設了專用的器官移植通道,而火葬場正在附近建造。

中共一直在掩蓋罪行。中國的器官等待時間非常短,這證明了對“供體”的屠殺仍在繼續。在正常國家,病人可能等待幾個月或幾年才能獲得器官。在英國的等待時間是三年。加拿大的等待時間是其兩倍。只有在中國,器官遊客在抵達後的幾天或幾周內就可以接受腎臟、心臟或肝臟移植手術。事實上,在某些情況下,患者報告說,他們的移植手術在他們到達中國之前就安排了,這種情況只能通過強制器官摘取才能實現。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造成了巨大生命財產的損失。截止2019年7月10日,明慧網突破中共的層層封鎖收集和核實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有4322件。這遠遠不是實際發生的迫害致死案例的全部,只是實際發生案例的冰山一角。太多的案例仍然被掩蓋,尤其是大量的活摘器官的案例,因為中共焚屍滅跡,仍然沒有被揭露出來。

此外,在明慧網已查證的案例中,截止到2019年7月10日,有86,050人被綁架,28,143人被非法勞教,17,963人被非法判刑,18,838人被綁架關入洗腦班,809人被綁架進精神病院,各種酷刑迫害的總人次518,940。中共的迫害造成了太多的法輪功學員廣受歧視、失業、失去收入、長期遭受精神迫害、家庭破裂、傷殘、死亡。

這個一百七十多年前來到人間的共產幽靈,在屠殺了一億無辜民眾、幾乎主導了對一切人類社會結構、秩序、規則的剷除、顛倒和破壞,在干盡壞事的最後之際,於1999年7月20日,對法輪功發動了有史以來最殘酷的迫害,使之成為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