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毛的愚蠢一瞥:狂妄自大而缺乏最基本的生活常識

毛澤東真是走火入魔到了為達到指標而鍊鋼。把鐵路拆了,鐵軌去煉了鋼,打了個產率的折扣(毛澤東不見得懂得這個生產常識)再用鋼去做鐵路鋼軌,再去造鐵路。真是愚蠢極了。毛澤東進北京帶的書是:辭海,詞源,史記,資治通鑒。沒有一本馬列書。毛澤東後來書架上有點馬列的書,是他叫人放上去擺樣子的,但沒有一本斯大林的書,因為他恨斯大林。毛澤東怎麼不敢去想,他毛澤東將來會變成不利於生產力發展的東西,實際上,毛澤東本就是不利於生產力發展的東西。

斯大林看書看畫時,常把自己心裡的想法寫在書上。這當然不是要發表的,但是很有歷史啟發價值的。斯大林在他自己讀過的一本列寧的《唯物主義和經驗主義批判》里寫了幾句很奇怪的話:1,軟弱,2,懶惰,3愚蠢,是惡習缺點。這是斯大林對幹部在政治忠誠外的一種評價。細細一想,毛澤東就有這三個惡習,本文說他的愚蠢。

達賴喇嘛第一次到北京,毛澤東看他年輕,對科學有興趣,對毛澤東的話聽得很認真,竟會在最後一次個別談話時,對達賴喇嘛說,“你的態度很好。宗教是一種毒藥,第一它減少人口,因為和尚尼姑必須獨身;其次它忽略了物質文明。”

這引起了達賴喇嘛心裡的恐怖,他低著頭,好像在寫東西似的。達賴喇嘛心裡知道了,你們就是騙騙我的。毛澤東的蠢在這裡可見一斑了。

1958年的大鍊鋼鐵,毛澤東走火入魔,是全民砸鐵器的始作俑者。在八月份的北戴河會議上,毛澤東指示說:“要拚命干,上海有十多萬噸廢鐵廢鋼回爐。要大收廢鐵廢鋼,暫時沒有經濟價值的鐵路,如寧波,膠東線,可以拆除……

毛澤東真是走火入魔到了為達到指標而鍊鋼。把鐵路拆了,鐵軌去煉了鋼,打了個產率的折扣(毛澤東不見得懂得這個生產常識)再用鋼去做鐵路鋼軌,再去造鐵路。真是愚蠢極了。

在1958年大辦公共食堂上,可以看到毛澤東在理論上的愚,在官僚管理上的蠢,和在日常常識上的愚蠢。

恩格斯早在1845年就提出了公共食堂的設想。他說:“我們拿做飯來說,在現在這種分散經濟的情況下,每一個家庭都單獨準備一份自己所必需的、分量又不多的飯菜,單獨備有餐具,單獨僱用廚師,單獨在市場上、菜場里向肉商和麵包商購買食品,這白白佔據了多少地方、浪費了多少物品和勞動力!可以大膽設想,有了公共食堂和公共服務所,從事這工作的三分之二的人就會很容易地解放出來,而其餘的三分之一也能夠比現在更好、更專心完成自己的工作。”

恩格斯的這段話,到毛澤東的1958年已經可以看出其愚之處,就是只看到社會的一個角落。“單獨僱用廚師”是恩格斯只看到有錢人的生活,大部分人是很簡單地自己燒飯,用少許的零碎時間以滿足個人的特別需要,飯的多少軟硬和口味。恩格斯更沒有看到,隨著生產的發展,人們有更多樣的需求,需要更多的肉商和麵包商,而且要有更多的肉商和麵包商,才有競爭,才會發明新的麵包和投資新的麵包生產。恩格斯的生產還只是物質生產,沒有看到服務也是產業。毛澤東更應當看到這些都已經是歐美國家的社會現實。他一天到夜讀古書,根本連上海的資本主義都不知道,他是書讀得越多越愚蠢。

我猜毛澤東是從來不讀恩格斯的。假使他讀了,至少他會得意地指出恩格斯單獨僱用廚師這句話不代表勞動人民。毛澤東進北京帶的書是:辭海,詞源,史記,資治通鑒。沒有一本馬列書。毛澤東後來書架上有點馬列的書,是他叫人放上去擺樣子的,但沒有一本斯大林的書,因為他恨斯大林。其實毛澤東最需要借鑒的是共產黨執政的正反經驗。金日成還常到羅馬尼亞去,借鑒那裡的執政經驗。

毛澤東他自己的講話表明了他自以為掌握了辯證法,實際上是更愚,更片面。

1958年3月22日,毛澤東在成都會議上的第四次講話中說:“在社會主義中,個人私有財產還存在,小集團還存在,家庭還存在。家庭是原始共產主義後期產生的,將來要消滅,有始有終。康有為的《大同書》就看到了這一點。家庭在歷史上是個生產單位、消費單位、生下一代勞動力的單位,教育兒童的單位。現在工人不以家庭為生產單位,合作社中的農民也大都轉變了,農民家庭一般為非生產單位,只有部分副業。至於機關、部隊的家庭,更不生產什麼東西,變成消費單位、生育勞動力後備並撫養成人的單位……總之,將來家庭可能變成不利於生產力發展的東西……我們許多同志對於這許多問題不敢去想,思想狹窄得很。”

家庭就是生產人的單位嗎?“將來家庭可能變成不利於生產力發展的東西”嗎?毛澤東怎麼沒有說,將來共產黨可能變成不利於生產力發展的東西?中國共產黨許多同志對於許多問題是不敢去想,思想是狹窄得很。他們不敢去想或者不必想的事,毛澤東是在異想天開地去想,說明了他不管實際的事空閑等很。

毛澤東怎麼不敢去想,他毛澤東將來會變成不利於生產力發展的東西,實際上,毛澤東本就是不利於生產力發展的東西。

1958年夏秋以來,毛澤東多次讚揚公共食堂。他不僅有恩格斯的根據,還有中國古代的根據。12月10日,在武昌會議上,毛澤東批印《三國志•魏志》中的張魯傳,供參加會議的人閱讀。他對漢末張魯所行的“五斗米道”中的“置義舍”(免費住宅)、“置義米肉”(吃飯不要錢)、“不置長吏,皆以祭酒為治”“各領部眾,多者為治頭大祭酒”(近乎政社合一,勞武結合)等等作法十分欣賞。他在批語中寫道:“道路上的飯鋪吃飯不要錢,最有意思,開了我們人民公社食堂的先河。”

毛澤東在讀歷史上也是愚,道路上的飯鋪吃飯不要錢?天下有這等好事?這是有過幾個月,還是幾天?怎麼垮掉的?就算歷史上有此事,我猜它只不過是個做假的政治秀而已。

毛澤東在他的官僚管理上是不謙虛和違反常理,這是蠢的定義。古人說,蠢動為惡。毛澤東用他的蠢動證明了。

公共食堂一轟而起後,大吃大喝了兩個月,沒有糧食,不少食堂散了伙。相當多的食堂是開開停停。各種各樣本來就預料得到的問題重複出現,各地出現。毛澤東怎麼說和做的呢?

1960年2月24日,中共貴州省委向中共中央報送了《關於農村公共食堂的報告》,3月4日,毛澤東又對這個報告作了批示。毛澤東的批語是:

貴州省委關於目前農村公共食堂情況的報告,寫得很好,現轉發給你們,一律仿照執行,不應有例外。中央所以這樣下斷語,是因為貴州這一篇食堂報告,是一個科學總結,可以使我們在從社會主義向共產主義過渡的事業中,在五年至十年時間內,躍進一大步。因此,應當全國仿行,不要例外。仿行時要有步驟,要有堅強領導,要提高幹部和群眾覺悟,要走群眾路線。在1960年一年內,全國食堂達到貴州現時水平,也就很好了……

毛澤東的口氣里毫無謙虛,“中央所以這樣下斷語,是因為貴州這一篇食堂報告,是一個科學總結”。科學在那裡呢?在有數據,比如基本辦得好的一類食堂佔66%,二類食堂佔31.2%,三類食堂只佔2.8%。毛澤東對此深信不疑,說使人看了高興。因此毛澤東指示,應當全國仿行,不要例外。

毛澤東不知道數據是可以造出來的,畝產萬斤是假報的?這真夠蠢了。

後來的事實證明,貴州省是餓死人多的省份之一,據官方公布的數字推算,從1958年到1961年,非正常死亡人數89.59萬,婦女閉經、子宮下垂而少生人口116.97萬。

領導人不可能什麼都懂,要靠謙虛地聽各種意見和用常識來判斷。下面幾點完全是可以預料的,足見毛澤東在日常常識上的愚蠢。

一是幹部多吃多佔,公共食堂成了幹部搞特殊化的基地。

二是把社員置於非常惡劣的飲食環境中。

1960年春,新任雲南省委第一書記閻紅彥下農村搞調查。在瀾滄江山區,他看到一個老太婆挎著籃子,在風雨中爬坡上坎去食堂,渾身上下像在泥水裡滾過一般。農民們告訴閻:這位老人只爬兩座山樑,十五里,不算遠。最遠的有三十里,每天騎上毛驢上食堂,一天就忙著吃兩頓飯。閻紅彥向縣委提出,食堂“能辦就辦,不能辦就散”,可縣委書記不敢違抗中央指示,只好依舊讓農民翻山越嶺去喝粥。

三是浪費了勞動力,降低了分值。湖南省長沙縣施家沖食堂,72人吃飯,做飯,整米、種菜、挑水、餵豬,一共佔了7男個勞動力、兩個女勞動力。總人口的12.5%的人專門為食堂做事,在家裡很多做飯的事順手就幹了。

在毛澤東承諾了“不抓辮子,不打棍子,不戴帽子。”後,江渭清指出公共食堂有三個問題:一,半年吃了一年的糧,我們吃不起啊!二,公共食堂不可能養那麼多的豬。現在豬少了,雞少了。三,辦公共大食堂的損失是無法計算的。食堂里的碗天天打,筷子天天丟。樹已砍光了,都用來燒飯。原來一家一戶做飯,小孩去弄點乾柴樹葉,就行了。現在都燒木材,可惜!

毛澤東當場對周恩來說:“總理,他說得對呀!”周恩來點頭贊同。連這點兒的對都預料不到,毛澤東的愚蠢真偉大!周恩來此時的贊同也真夠奴才的了。

毛澤東自以為是救世主,熱情地說公共食堂好,他自己在中南海不實行。公共食堂的真實政治價值在於進一大步地控制了農民。結果是死了三千萬人,是世界上死人最多的饑荒。歷史以鬧劇結束了毛澤東,他的像掛在那裡,他的作為都成垃圾了。

希望中國以後再不要出毛澤東了。人民自己在演變中,自己決定在家裡燒飯還是到飯店裡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