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民意 > 正文

張傑:習近平看不懂靠興奮劑強大的中國!

7月21日,中國游泳名將孫楊在世錦賽上以3分42秒44的成績奪得男子400米自由泳冠軍,澳大利亞選手霍頓奪得第二。頒獎儀式上,霍頓沒有登上領獎台上,而是站在後面接受獎牌。奏完國歌后,前三甲選手按慣例應該站在一起合影留念,但霍頓仍然拒絕站上領獎台,與孫楊一起合影。孫楊心裡很不痛快。兩天後,孫楊又在男子200米自由泳決賽中獲得冠軍。在頒獎禮上,並列第三名的英國斯科特與銀牌和銅牌得主握手致意,卻不理睬孫楊,也沒有站上季軍的領獎台與孫楊合影。心高氣傲的孫楊再也壓抑不住內心怒火,他走到斯科特身前,回頭對斯科特說:“你是輸家!我贏了!”

孫楊得了冠軍卻在國際上遭到羞辱和冷遇,中國人的玻璃心碎了一地。

國際泳聯對三人都發出了警告,7月23日,國際泳聯又頒布一項新的規則:禁止各國選手在頒獎典禮和記者會等場合針對其他參賽者做出冒犯或不當舉動,嚴禁任何政治、宗教或歧視性言論和行為。霍頓和孫楊之間到底什麼仇什麼怨,能讓霍頓這麼作妖呢?

這一切要從興奮劑說起。霍頓在2016年里約奧運會上就指責孫楊是個“嗑藥的騙子”,聲稱自己與葯檢呈陽性的運動員勢不兩立。這話又從何說起呢?原來,2014年孫楊在中國全國游泳冠軍賽上藥檢呈陽性,曾被禁賽三個月。2018年9月,國際泳聯對孫揚進行“飛行葯檢”,結果孫楊以質疑葯檢員資質為由,讓保安用鎚子把血樣給砸了。有點猛吧。後國際泳聯委託一個獨立小組進行調查,調查報告認為,葯檢人員採樣過程不符合正規程序,孫楊未違反反興奮劑條例。國際泳聯認可調查結果,但是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向體育仲裁法庭提出了上訴,今年9月仲裁庭將就上訴作出裁決。如果體育仲裁庭裁定孫楊違規,他將可能被剝奪本屆世錦賽上的獎牌,並可能失去參加明年東京奧運的資格,甚至面臨終身禁賽,但是他也可能被再次裁定沒有違規。但孫楊抗拒葯檢的舉動和國際泳聯的表態讓很多運動員不服氣,霍頓就是其中一個。

霍頓不與孫楊合影儘管激怒了大多數中國人,但幾乎所有外國運動員都支持他的行為。斯科特說:“如果他(孫楊)不尊重我們這個體育項目,那我為什麼應該尊重他?”另一名英國泳手佩蒂也支持隊友的做法,表示“我甚至不明白為什麼他(孫楊)能來這裡”。持同樣看法的還有德國游泳選手海德曼,他向德國媒體表示,“他(孫楊)在這裡游泳,對於所有乾淨的運動員、所有支持乾淨體育的人,是一種冒犯。”大量中國網民將霍頓的行為看作缺乏體育道德,“做人不能太霍頓”成為部分網民的流行語。孫楊的澳大利亞籍外教丹尼斯說:孫楊是清白的,澳洲隊員違規磕葯還質疑孫楊“很虛偽”。

孫楊在接受採訪時表示:霍頓可以對他個人有意見,但必須尊重中國。如何理解孫楊的話呢?霍頓並沒有發表攻擊中國的言論,為什麼會認為他不尊重中國呢?我的理解是,孫楊認為自己參加比賽是代表中國,你不尊重我就是不尊重中國。但這個邏輯是錯誤的,因為你代表中國參賽不等於你就是中國,舉例說,比賽中你刑事犯罪,就不能說中國犯了罪,只能說中國隊某隊員犯了罪。但就游泳項目而言,中國真的應該尊重嗎?

今年79歲的薛蔭嫻,自1970年代起就為中國幾個國家隊做隊醫。薛蔭嫻透露,從1979年初國家體委就派人到法國學習興奮劑的使用方法,79年下半年,國家隊開始從上至下系統推廣興奮劑。以漢城亞運會為起點,中國體育開始進入了興奮劑新時代。時任體委主任的伍紹祖在其回憶錄中寫道:90年代初有個共識,成績不行就得服興奮劑。服用興奮劑三個原則:有用、無害、查不出來。薛蔭嫻還說,一些運動員年僅11歲就被迫服用興奮劑。80、90年代所有國家隊的運動員都服用興奮劑。那時候,人們把服用興奮劑看作是捍衛祖國、為國家爭光的行為。這些興奮劑都是由官員發給這些運動員的。以訓練“馬家軍”而聞名的馬俊仁曾強迫長跑隊員使用興奮劑來提高成績。前“馬家軍”的一些運動員說,“我們是人,不是動物。多年以來我們被強迫大量服用興奮劑的消息是真的。”

中國體育所有的運動隊里,游泳隊是名聲最差、劣跡最多的。僅僅90年代,中國就有將近50名游泳選手被查出服用興奮劑。1994年廣島亞運會,國際反興奮劑機構突擊檢查了亞運村的中國代表團駐地。現場滿地被隨意丟棄的針管和藥瓶震驚了國際社會,由此剝奪了多達十一名選手的12塊金牌,其中游泳項目就佔了整整7塊。緊接著在1998年澳大利亞珀斯游泳世錦賽上,中國選手原媛和教練進入澳洲海關時被查出攜帶生長激素;當被海關攔截後,原媛當即奪路而逃。90年代,中國游泳運動員被查出使用興奮劑的數量是其他國家和地區游泳運動員使用興奮劑人數的三倍。

說到這裡,我們應該可以理解霍頓和斯科特的憤怒了,但有一個問題卻值得我們思考,那就是孫楊的遭遇與當今中國似乎同命相連,越來越不受國際社會待見,按理說中國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了,如同孫楊已經是世界第一了,這又是為什麼呢?我們一起來思考一下。

我的看法是兩個字“規則”。霍頓和國際運動員鄙視孫楊是認為他服用了興奮劑,在進行不公平的競賽,違背了國際體育競賽精神。當今中國也一樣面臨“規則門”問題。2001年中國加入國際世貿組織,最重要的推手就是美國,但十八年後的今天,我們當年作出的承諾又兌現了多少呢?一個講規則的人遇到一個不講規則的人,不講規則的人可以因不講規則而獲得短期利益,甚至成為暴發戶,但也必將激怒守規則的其他人。即使你靠不守規則成為暴發戶,但你得不到其他人的尊重。就中美貿易戰而言,中國官媒誤導民眾說是美國要阻礙中國的發展,其實不然。客觀的情況是,中國長期執行不公平的貿易政策,不保護美國的知識產權,竊取美國公司商業機密,結果美國公司在對華貿易中損失慘重。遏制中國,並不僅是川普總統的意見,而是美國政治和商業精英的共識。

習近平上台以來,政治上嚴重倒退,打擊言論自由和宗教自由,抓捕維權律師和異議人士,強調共產黨的絕對領導,大搞個人崇拜,廢除國家主席任期制,壓榨民營經濟,實行種族迫害和文化滅絕,非法拘禁百餘萬維吾爾人等等,使國際社會認為,習近平已經拋棄了鄧小平改革開放路線,而是要走一條違背人類普世價值的極權主義之路,其結果必將危及世界發展與和平,不及時遏制就是養虎為患。就孟晚舟事件而言,加拿大根據與美國簽訂的司法協助條約,拘押孟晚舟合法正當。中國政府正確的做法是協助孟晚舟進行引渡聽證,如果被引渡則幫助她到美國法庭行使辯護權。但習近平政權的做法則相反,採取了人質外交手段,非法拘押加拿大公民,並干預司法將一審已判15年有期徒刑的謝倫伯格改判死刑。中國的做法令國際社會匪夷所思,也使“中國是法治國家”的謊言破產。市場經濟是法治經濟,司法獨立是法治的基本內容。但最高法院法院周強院長竟要對西方司法獨立亮劍。習近平說,中國對外開放的大門將會越開越大,但他不知道沒有法治,誰敢把錢送入虎口呢?面對中國的外資企業撤離潮,中國金融機構在不斷放開外資進入的渠道,但問題是沒有獨立的司法,誰來保障資金的安全呢?

孫楊的葯檢事件九月份會有定論,我也希望他是清白的。但是無論如何,摔了葯檢血樣,還希望獲得別人的一致尊重,確實有點強人所難。縱觀中國經濟的快速崛起,也是服用了“低工資、低福利、低人權和高污染”這個興奮劑,並搭上了全球化的便車快速崛起,但要與世界相向而行,必須遵守人類社會通行的民主、法治、人權規則。大國強大要行王道,而非霸道。秦朝強大行虎狼之道,固然可以一統江山,但難以持續,僅僅十五年就飛灰湮滅了。要做千年聖君的習近平能明白這個道理嗎?一個字: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博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