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李平:文攻武嚇 台灣不怕香港怕?

中共是否出動駐港解放軍介入香港平亂的輿論近日驟然升溫。有親共政客上竄下跳,把7.21包圍中聯辦及元朗恐襲都列為出動駐軍的依據,企圖以北京六四屠城的血腥恐嚇香港示威者,也有勇武抗爭的同情者因擔心示威者安全而呼籲鳴金收兵。以中共、港共的邪惡,當然不能無視中共出兵突襲的可能性,但從台灣20多年來成功抗禦中共文攻武嚇的歷史來看,台灣不怕,香港要怕嗎?

梁振英何君堯鼓吹解放軍出兵

北京六四屠城陰影籠罩香港,在2014年佔中運動初期也出現過。當時,解放軍將出動及開槍的傳聞甚囂塵上,社會賢達爭相緊急呼籲佔領者撤離,時任港大校長馬斐森、中大校長沈祖堯還到現場探望靜坐學生。佔中運動歷時79日雖被清場告終,所幸並未發生解放軍進場開槍的慘劇。

今年6月以來,反送中運動高潮迭起。前特首梁振英在競選時就被踢爆提議用防暴警察和催淚彈對付示威者,在任時就下令向佔中示威者發射了87枚催淚彈,如今又不惜污衊示威者“在有心無意間逼特區政府要求解放軍出動了”。而西環契仔何君堯接受中共官媒《環球時報》專訪時更明言,若香港警方難以再維護香港局勢,解放軍可按照法律來維護香港社會的安寧。

在親共政客眼中,示威者7.21包圍中聯辦、塗污國徽已構成挑戰國家主權,構成出動駐港解放軍的理由。其荒謬之處在於,中聯辦違反《基本法》22條不得干預香港事務的規定,反而成了執行《基本法》14條出動駐軍的理由。元朗恐怖襲擊令輿論質疑警黑合作,是警隊不作為問題而不是能力問題。其荒謬之處在於,被指與這場恐襲脫不了干係的何君堯,反而大有指證警方無能可由解放軍接手之意。

梁振英、何君堯之流鼓吹解放軍出兵之際,中共國防部、外交部發言人在被問及出兵問題時都含糊其辭地重申法律規定,更令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海內外支持者、同情者,感受到中共正為出兵製造輿論先行的氣氛。中共港共這一番文攻武嚇,正面的效果是,政商界敦促特區政府回應示威者訴求、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聲浪高漲,希望阻止玉石俱焚的悲劇;負面的效果是,勇武抗爭的同情者因憂心示威者安全而呼籲鳴金收兵,削弱了遍地開花、如水抗爭的基礎。

文攻武嚇是中共慣用流氓手段

中共悍然出兵鎮壓香港民運的危險雖然不能排除,但要國內外局勢完全配合才有可能發生。巧合的是,1989年簽署戒嚴令的中共總理李鵬在元朗恐襲翌日死掉了,那些想藉元朗恐襲策動出兵、策動香港戒嚴的人,能不想想李鵬30年來為洗脫六四屠夫罪名勞而無功的經歷?能不想想習近平、李克強能否承受簽署出兵令、戒嚴令之重?今日的香港不是30年前的北京。中共一旦出兵或宣布戒嚴,香港崩潰的不只是民心,還有金融體系,中共權貴、富豪隱藏在香港的天價財富都要化水。

文攻武嚇是中共慣用的政治流氓手段,在台灣問題上更是司空見慣,甚至曾向台灣外海試射導彈以干擾台灣大選,但20多年來未能阻止首倡兩國論的李登輝贏了第一次總統直選,也未能阻止台灣變天、民進黨二度上台執政。

國際社會不會坐視中國武力攻擊台灣,也不會坐視中國武力鎮壓香港。因此,香港的抗爭固然要遵循有理有利有節的原則,爭取更多公務員、政商名流支持,也不必因中共的武嚇而放棄遍地開花的如水抗爭。中共的文攻武嚇,嚇唬不了台灣人,也別想嚇唬香港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