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周曉輝:李鵬追悼會高規格透露什麼信息?

這樣的信號極其危險和不祥,這不僅預示著本質不改的中共將一條死路奔到頭外,也預示著中共高層迄今為止依舊不想放棄「老路」、「邪路」,為了權力不想放棄保黨。

2019年7月24日在北京的一家報攤上有關前總理李鵬逝世頭版報導。

7月22日,中共前總理李鵬去世。27日,中共新華社發布消息稱,其遺體將於29日火化,當日,全國各地和中共駐外使領館將下半旗致哀。這也意味著其追悼會亦將以高規格舉行,屆時,不僅現任中共政治局眾常委出席,而且若干中共元老也會現身。

李鵬死後獲得如此高規格待遇,應是中共黨內慣例,除了給其家人和中共黨內外看外,也是給普通的中國人看。而中共對李鵬的公開肯定,包括肯定其在“六四”鎮壓和三峽工程決策中的所為,也凸顯了中共狂奔在邪路上絕不回頭。

在新華社的悼詞中,對兩件李鵬生前竭力擺脫責任的兩件事這樣寫道:“他在三峽工程科學民主決策和建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風波中,在以鄧小平同志為代表的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堅決支持下,李鵬同志旗幟鮮明,和中央政治局大多數同志一道,採取果斷措施制止動亂,平息反革命暴亂。”

顯然,中共官方的定性與李鵬生前的願望是有些背道而馳的。對於“六四”鎮壓學生,李鵬認為自己只是在執行鄧小平的命令,他希望廓清誰是最大的責任者與受益人,希望活著或死後能有一個實事求是的歷史結論。為此,《李鵬六四日記》披露了外界所不知道的幾點:一、鄧小平早已定下讓趙紫陽下台。二、鄧在調動20萬軍隊進入北京後,才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宣布趙紫陽下台,江澤民任總書記,同時下令六四屠城。三、鄧批准了6月3日晚的清場方案,江澤民“在警衛大樓四樓上,從窗外可以直接看到天安門的動態”。四、江澤民負責起草的《告全國人民書》。

也就是說,“六四”下令開槍和鎮壓學生的是鄧小平,而江澤民是“六四”屠城的現場指揮者與最大受益者。這兩點的確是事實,但李鵬的責任同樣擺脫不了,這大概也是他的心病。

至於業已變形、為禍長江和百姓的三峽工程的決策人和最大責任者是誰,是李鵬的另一塊心病。1985年1月三峽工程決定上馬時,李鵬是時任副總理、三峽工程籌備領導小組組長。拍板上馬的是掌實權的鄧小平。2003年,李鵬出書稱,1989年以後,所有關於三峽工程的重大決策,都是由江澤民主持制定的,其對三峽工程的建設發揮了重要的領導作用。

從2004年到2006年,李鵬又先後出版了4部日記體回憶著作,再次將三峽工程的責任人指向江澤民。身在德國的水利專家王維洛指出,當年剛上台的江澤民,為了得到李鵬的支持,與其做了一筆政治交易,即不顧反對之聲,強行上馬三峽工程。因此,儘管無能的江澤民負有主要責任,但李鵬無視反對聲音,支持三峽工程,其重要作用也是不能忽視的。

或許在李鵬看來,這兩件為千夫所指的大事,自己扮演的並非是決策者的角色,但歷史無數事例證明,決策者身邊人的建言同樣至關重要,他們所要承擔的責任同樣也不小。

既然如此,中共最高當局高度肯定李鵬的所為,實際上也在肯定鄧小平、江澤民在這兩件註定遺臭萬年的事情上的決策。在6月初中共國防部長魏鳳和在新加坡參加香格里拉對話時,公開表示“六四鎮壓”是正確的,讓世界嘩然。此次高度評價李鵬所為並給予其高規格待遇,亦有類似效應。

這樣的信號極其危險和不祥,這不僅預示著本質不改的中共將一條死路奔到頭外,也預示著中共高層迄今為止依舊不想放棄“老路”、“邪路”,為了權力不想放棄保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