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後范冰冰時代——影視行業 一地雞毛

話說2018年的時候,最大的瓜就是崔永元崔爺在5月份的時候開懟電影《手機2》的各路主創人員,聲稱他們逃稅,不過其實這事發展到最後,崔爺拿出所謂真材實料懟的也不是手機2,而是電影《大轟炸》,並且非常莫名的,還牽扯出了影視行業最大的黑幕:洗錢。

話說2018年的時候,最大的瓜就是崔永元崔爺在5月份的時候開懟電影《手機2》的各路主創人員,聲稱他們逃稅,不過其實這事發展到最後,崔爺拿出所謂真材實料懟的也不是手機2,而是電影《大轟炸》,並且非常莫名的,還牽扯出了影視行業最大的黑幕:洗錢

話說洗錢這事,算是影視行業最大的作用了。拍一部電影電視,總成本根本無法核算,並且大量的成本是現金支出,類似群眾演員、場地租賃等等,都是當天現鈔結算,沒有銀行交易記錄,所以也無從核算。在收入方面,同樣難以核算。電影票房可以作假,可以自己買自己的票;電視劇作品版權費用可以虛高,可以假裝收到了高額的廣告收入之類。灰色資金在影視領域走一圈,就算是洗乾淨了。基於這樣的理由,影視作品本身不掙錢乃至是虧錢,都是沒關係的,就當是洗錢的成本了。

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大中國發展起了一個極其龐大影視企業群,大量製作爛片。充斥屏幕的抗日神劇,就是由此而來。它們大多註冊在霍爾果斯,家數超過1600家。這些企業幹了些什麼呢?以崔爺開懟之前的2017年為例,在電影方面,這一年有970部電影拿到了公映許可,也就是通過了不可細說的各種審批,但其中僅376部正式公映,公映率38.8%。不能公映,對影視行業來說其實問題並不大,浪費掉的製作費就當是洗錢成本了。在電視劇方面,2017年總投資426億,拍攝了15.3萬小時的電視劇。有意思的是,由於我大中國地方電視台眾多,連縣級都有電視台,這些爛劇多少還能找到地方露一把臉。

好吧,到2018年,崔爺把黑幕揭開之後,影視行業開始遭遇嚴厲的資金審計和稅務審查,洗錢的功能突然就消失了。要知道洗錢靠的就是偷偷摸摸,現在全國的眼光都聚焦在這個行業,將這個行業的資金流向敞開在了全國人民的視野之下,這還洗個毛線啊,資金紛紛奪路而逃。

於是最壯觀的一幕出現了,霍爾果斯出現了所謂的影視企業大逃亡,從2018年9月份開始排著隊在報紙上發布註銷公告,這種壯觀的場面持續了整整一個多月,到11月的時候才被國家工商總局叫停。稅務總局隨之正式啟動對影視行業的稅務清查運動,整個行業就此面臨絕境。

現在我們再來看之後的數據。先看電影,2018年國產電影獲得公映許可的數量為1082部,其中正式公映數量430部,公映率39.7%。這種數據顯示洗錢依然是電影行業的主功能。伴隨著2018年年底發起的稅務審計風暴,再到2019年上半年,獲得公映許可的國產電影僅296部,只相當於去年全年的27%,理論上本來應該是時間過半數量過半,現在這個高度萎縮的情況,當然是通過電影洗錢的資金大規模跑路的緣故。今年上半年正式公映的國產電影數量僅142部,預計全年總正式公映數量也就是300部上下,甚至有大量影片臨時撤檔。這樣的數據,與2018年全年430部的正式公映量比起來,還真是凄涼。

在電視劇方面,更是一片愁雲慘霧。各位必須意識到,電視劇是洗錢的重災區,電影領域雖然也是爛片無數,不過社會關注度也高,所以洗錢程度還沒那麼慘烈,電視劇方面根本就沒能熬到2018年底,5月份一看到崔爺開懟,各路黑錢就已經是奪命狂奔了。2018年電視劇總投資243億,較2017年的426億劇烈下降42.9%;電視劇總時長11.8萬小時,較2017年的15.3萬小時,降幅達到22.8%。2019年上半年,電視劇的投資和總製作時長數據雖然沒有發布,不過我這裡可以提供另外一組參考數據:2019年上半年在電視台播出的國產新劇166部,與去年同期相比減少61部;幾大視頻平台新播國產劇190部,同比去年減少48部

好吧,這就是國內影視行業的現狀了。在這樣的背景下,所謂今年上半年電影總票房減少了3%的事,那都不叫事。資金跑了,一地雞毛,這才是影視娛樂圈人士內心深處最大的恐懼。畢竟,沒有了渾水,就摸不了魚了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