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上市公司三隻黑天鵝同時起飛

7月29日,中國股票市場三隻黑天鵝同時起飛,最大一隻黑天鵝是暴風集團。另外兩隻黑天鵝,一個是吉葯控股,另外一個是輔仁葯業。

中國上市公司三隻黑天鵝同時起飛。(網路圖片)

7月29日,中國股票市場三隻黑天鵝同時起飛,最大一隻黑天鵝是暴風集團。7月28日,暴風集團公告稱,公司實際控制人馮鑫被警方採取強制措施,消息引發暴風集團股票跌停。另外兩隻黑天鵝,一個是吉葯控股,另外一個是輔仁葯業。這兩隻股票皆上演了跌停潮。

暴風集團遭遇黑天鵝:實控人被批捕

7月29日,中國股市起飛三隻黑天鵝,最大一隻是暴風集團,另外兩隻黑天鵝,一個是吉葯控股,另外一個是輔仁葯業。

暴風集團遭遇的黑天鵝,是實控人馮鑫被批捕的消息。受此消息影響,7月29日,暴風集團開盤跌停,報5.67元,封單逾10萬手。

曾推出“暴風影音”播放器風靡中國影視界的暴風集團,2015年達到巔峰。當年3月,暴風集團上市,最初發行價為7.24元,40天36個漲停。在2015年5月末,股價達到327.01元,漲了44倍,市值最高的時候一度超過400億元。

僅僅4年後,

團暴風集業績虧損嚴重,公司市值也只剩下20億元,面臨著退市危機,被視為“樂視第二”。

知情人士透露,馮鑫被批捕,主要涉及暴風集團2016年與光大資本投資有限公司共同發起收購的英國體育版權公司MP&Silva Holdings S.A.。

這個公司收購完之後就破產清算了,52億的資金基本上打了水漂。

知名財經評論人士水皮指出,這麼大一筆跨國收購,風控做得如此之差,很多人曾質疑這裡面會有貓膩,現在看來真相正一步一步揭開。

與馮鑫被相關機關採取控制措施相關的,還有8名人員,這8名人員中既包括暴風集團內部工作人員,以及前工作人員,也包括在MPS併購過程中為馮鑫工作的公司外部人員,其中包括暴風集團前董秘畢士鈞。

暴風集團2018年年報顯示,公司實現營業總收入11.3億元,同比下降41.2%;實現歸屬於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10.9億元,上年為5513.9萬元,未能維持盈利狀態。其中資產減值損失為7.68億元。

其2019年一季報顯示,該季度公司實現營業總收入7120.5萬元,同比下降81.6%;歸屬於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1749.5萬元,;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凈資產僅剩684.6萬元,較去年同期相比大幅下滑71.75%。

儘管暴風集團強調公司經營情況正常,但對持有暴風集團股票的近7萬股民來說,這可能是一個不眠之夜。

暴風集團旗下已無可供執行財產

陸媒《每日經濟新聞》報道,7月24日,北京法院審判信息網發布了兩份執行裁定書,兩個案件的申請執行人分別為“北京學之途網路科技有限公司”與“北京摩柏時空廣告有限公司”。

這兩份裁定書中均提到,法院通過財產調查系統對暴風集團的銀行存款、車輛、房產、股權及其他財產進行調查,未發現暴風集團有其他可供執行財產。

暴風集團已經多次被列入失信黑名單。據啟信寶數據統計,被上海、北京等地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人共計6次,此外還被列為被執行人80次,遭遇股權凍結1次。

此前,有投資者問及暴風集團退市問題,馮鑫表示,目前尚未觸及退市條件。而北京市海淀區法院的這兩份執行裁定書暴風集團的財務狀況顯示,暴風集團已經到了無資產可供執行的地步。

輔仁葯業、吉葯控股上演跌停潮

知名財經評論人士水皮7月29日撰文表示,黑天鵝每年都有,今年市場好像特別多,一天之內有三隻黑天鵝同時起飛。

除暴風集團這隻較大黑天鵝,輔仁葯業因賬上貨幣資金超18億元卻無法發放6000多萬元分紅而接到證監會調查通知書,吉葯控股則因公告“失誤”悶殺2.8億元資金。

7月29日,輔仁葯業開盤跌停,封單42萬手,為連續三日跌停;7月29日早盤,吉葯控股封跌停,股價報5.88元/股。

7月19日晚間,輔仁葯業公告稱,因資金安排原因,未按有關規定完成現金分紅款項劃撥,無法按原計劃發放現金紅利6271.58萬元,並因此繼續停牌。

7月24日晚間,吉葯控股發布復牌公告,正式宣布修正葯業重組上市方案失敗,但仍表示未來收購仍有可能。隨後,吉葯控股迎來連續兩日漲停,近2.8億資金殺入場內押注重組預期。

然而,讓股民意外的是,7月26日,借殼方修正葯業卻在官網澄清“協議徹底終止”,上市公司公告被“打臉”,近2.8億進場押注重組預期的資金遭遇悶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