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金鐘呂秉權:北京警告「觸碰底線」 香港局勢陷入「惡性循環」?

香港反“送中”示威抗議持續擴大,演變成激烈的警民流血衝突。北京當局星期一正式表態,力挺港府,譴責暴力,並警告“一國兩制的底線不可觸碰”。

有香港泛民派議員說,香港已經陷入“惡性循環”,政府對和平示威置之不理,釀成嚴重的警民暴力,而警方強力清場,只會激發更多的強硬反抗。

香港局勢為何演變至此?最終將如何收場?北京是否誤判香港問題?其所謂“不可觸碰的底線”在哪裡?

參加討論的嘉賓是:香港《開放》雜誌網主編金鐘;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

星期一中共港澳辦新聞發布會,說了幾點,堅決支持港府和林鄭月娥“依法行政”、支持港警“嚴正執法”、“依法懲治暴力犯罪分子”,怎麼看北京的首次公開回應?

金鐘說這次港澳辦記者會給人的印象的確比外交部所謂戰狼式的強硬姿態要相對溫和,這應該是中共刻意讓這次記者會扮演這樣一個角色,希望緩和北京和香港的對立情緒。這是否可以解決香港目前火頭上的反對浪潮呢?當然不是一個記者會可以解決的。但是記者會放出一個信息,就是北京當局無法控制香港目前局勢。

這讓人想起2014的佔中運動,金鐘當時在香港現場。中共當局誤判形勢、暴力鎮壓,反而激發運動,讓本來一個星期的運動延長到70多天才結束。北京現在對這次香港運動還是束手無策。因此這次記者會強調的一件事情就是讓特區政府來解決,讓北京的角色退居幕後。

呂秉權補充說首先記者會的級別比較低,本來應該是副部級人物,但這次有新加入的兩個發言人,果然他們的記者會也只是重申已有立場。中共這次記者會的立場的確是不想與香港民眾站在對立面上,希望這件事在香港內部化解。這些都可以從他們提到解放軍時候的口吻可以看出,中共的確是想把自己的角色退後。

呂秉權說中共現在準備北戴河會議,香港問題和中美問題很可能是北戴河會議的重要議題。特區方面肯定也是在等重要領導人的指示。現在的記者會無非是在搶奪話語權。因為在整個反送中時間上,北京和港府都處在言論下風,在這個時候開記者會並現場有英語翻譯、面向外國記者,等於是想把話語權搶回來,換上一副善意的面孔。

呂秉權說至於能否真的奪回北京的話語權,只能說這次記者會沒有火上加油。整個問題的癥結就是政治問題、政治解決。香港民眾的意願真的希望條例被徹底撤回,第二就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連建制派和商界保守勢力人士都贊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整個事件是否有外國勢力、元朗白衣人恐怖襲擊背後是否有黑社會和警方合作。如果能過解決這些實際問題,香港的火肯定會大大降溫。

港澳辦發言人還划出了中共當局對香港問題的三條底線。他說:“這三條底線就是:絕對不能允許任何危害國家主權安全、絕對不能允許挑戰中央權力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權威、絕對不能允許利用香港對大陸進行滲透破壞的活動。”反送中抗議觸碰到北京的哪一條底線?

金鐘說很顯然這三條底線中,中共認為香港觸犯的是第二條“絕對不能允許挑戰中央權力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權威”。這三條底線從北京的角度講,最重要的是第一條。現在就是盡量避免香港人把火燒到北京去直接反中央、反中共。現在根本的就是把這個問題保持在特區的問題、地區性問題。金鐘個人感覺中央現在沒有把香港問題看得很大。

許多人認為,香港警察應該保護市民和其權力,而不是為鞏固港府或北京政權來打擊抗議者。怎麼看香港警方過去兩個月的處理?

呂秉權說最近他特別觀察警察執法情況,香港警方壓力很大。整件事情有百萬人上街,政府又不去解決,只是把警方做擋箭牌。根據呂秉權的觀察,警方執法時候也不光是針對暴力示威者,對溫和示威者也會用警棍和胡椒噴霧,這是非常不應該的。

縱使警方受到很大壓力、受到示威者挑釁,但是作為受到專業訓練的執槍人士是要會控制自己的。警方執法在這次事件中對群眾和媒體是涉嫌亂用暴力的。

呂秉權說,721元朗事件持續一到兩個小時,警察集體失蹤。警方給出的解釋也難以服眾,背後不少人懷疑是警方和黑社會的默契。表面證據對警方不利,香港民眾對這件事也非常生氣。作為國際著名的警察執法隊伍,香港警方的確令人失望,也徹底破壞了香港警民關係。

香港民主黨議員毛孟靜對法新社說,香港現在已經陷入了她所說的“惡性循環”。她說政府對大規模的和平遊行示威置之不理,結果釀成警方和少數強硬抗議者之間出現暴力。毛孟靜說,雖然雙方行動不斷升級,但警方擁有致命的武器,造成嚴重不平衡。怎麼看這種“惡性循環”?

金鐘說呂秉權剛才對警方的評價很中肯。現在港府是在毀掉香港專業警隊的名譽。特區政府和北京中央就是希望把香港警方變成維穩工具,當作大陸的公安武警一樣的專政工具,這讓香港警方里外不是人,處於尷尬地位。

金鐘說毛孟靜提到的“惡性循環”,不如說是周期性循環。香港回歸以來,香港人的抗議示威遊行不斷,且一浪比一浪高。一方面是香港特區政府的無能,另一方面更是反映背後更深刻的原因:香港人民要民主,而中央不給,甚至說《中英聯合聲明》是過時文件。即使這次運動終止,以後到了一定時候又會爆發。所以這是一個周期性循環的中港關係。

從6月9日百萬人大遊行開始算起,反送中運動已經進行了52天。每星期至少一次以上的集會遊行,已經成為香港的“新日常”。從一開始要求撤回“逃犯條例”,到現在要求關注警察暴力、選舉機制、官員問責等香港的各項問題,香港要走向哪裡?誰能給港人一個滿意的答覆?

呂秉權說現在要觀望北京方面的態度,除了北戴河會議,接下來的新中國國慶、澳門回歸20周年都值得觀察。

按常規,習近平和國家總理都要去澳門視察。如果香港事情沒有得到妥善處理,對有關方比如台灣選情、國慶閱兵都不好。呂秉權留意港澳辦發言人被問到是否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時候,發言人沒有給出答案。國內和國際上都有不少人拿香港問題對習近平叫板,或者藉由香港問題作為對大陸施加影響的窗口。現在最關鍵的問題就是官員問責、徹底撤回條例、和獨立調查。

北京是否從一開始就錯誤判斷香港情勢和港人訴求?中央和港人的對立情緒是否有調和的可能?

金鐘說這種對立情緒根本上來說是不可調和的,但是剛才提到的專門調查委員會做出的技術性回應會有幫助。

討論這個問題,我們必須回到一國兩制的根本背景上面。一國兩制這個決策完全是個人人治的結果。金鐘說當時他還在香港,鄧小平從一開始的15年不變後來變成50年不變,這中間沒有一個法治決策的過程。並且,這個一國兩制是違憲的,公然對抗社會主義。這個決策本身就是非理性、非法的,這就埋藏了80年代以來的中港對抗。

全世界都看到,現在起來反抗對中共絕對控制的都是沒有經過港英時期的年輕一代,所以指責“外國勢力干涉”完全是一派胡說,這樣的運動完全是出自港人本身的醒悟和訴求。所以這種中港對立是不可調和的。香港鬧翻天,中共在國際上失了面子。接下來中共又有大事件,中央很希望在國慶前把香港問題解決。

星期一港澳辦發言人沒有正面回應美國CNN記者詢問,解放軍是否會介入香港的問題,只表示一切依據“駐軍法”規定。中共解放軍是否可能入港強力鎮壓?

金鐘說這個可能性很小,在香港重演八九六四,那中共的面子恐怕就絲毫不剩了。香港基本法都寫明了,解放軍是不能干預特區地方事務的。現在香港抗爭活動還是被定性為地區性事件,那麼動用解放軍就沒有法律依據。這是一個不必要的恐懼。

《外交政策》期刊星期一文章說,“對於香港,北京只剩下兩個選項,妥協或鎮壓……強力鎮壓對北京的國際地位和香港金融中心會帶來災難後果,也可能激發全港民眾的反抗……但北京也不可能給予港人所要求的民主和自治。”如果不會武力鎮壓,北京還有什麼辦法可行?有分析認為,北京只會拖下去,讓港人自己厭倦抗爭而放棄。這種可能性有多高?

呂秉權也認為北京不會去鎮壓,鎮壓標誌一國兩制結束、一國一制開始,習近平會成為歷史罪人,全世界會擔心香港經濟,樓市、股市、匯市會全面下跌,考慮到香港利益,北京也不會去鎮壓。但是目前香港警方強力鎮壓也解決不了這個問題。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實事求是、盡香港民意去妥協。

中央拖到香港群眾貧乏而放棄嗎?

金鐘說拖當然是北京當局沒有辦法之下的舉措。雖然任何反抗運動都有它的規則,也不可能漫無終止進行下去,但是最後北京順利度過今年的大日子的夢想可能會破碎。香港人不會輕易放過這個機會,香港的抗議會持續到十月之後。

呂秉權說香港年輕人意志堅定,做好了犧牲的準備,在書包里寫了遺書,前仆後繼做抗爭。年輕人也不像2014年的抗爭一樣,長期佔據讓自己身心疲憊,而是來去自如有彈性,來勢兇猛的時候也抵擋不了。面對新世代的強硬、對香港的愛,北京的領導人應該具備一定的智慧來妥協。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