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六四」鎮壓是李鵬決策 鄧小平首肯?

1985年,時任副總理的李鵬和鄧小平在一起。(網路圖片)

李鵬死後,隨著習近平弟弟習遠平親臨李鵬遺孀在家中私設之靈堂的消息被從非官方渠道傳出後,外界媒體及時注意到了“李鵬靈堂門可羅雀與趙紫陽去世時情景呈天壤之別”。說的是李鵬死後,李家設了靈堂供眾人弔唁,但上門弔唁者門可羅雀。與當年趙紫陽過世,去趙家弔唁的場面不可同日而語。

門可羅雀也許還有待確證。但是,咒罵李鵬的多到不可計數卻是無可爭辯。李鵬死了,中國人風俗死者為大,先不管他善與不善,但李鵬身後人們對他嚴重缺少這種敬意,西方媒體幾乎一致地用“天安門屠夫”形容李鵬,自由網路上也自然是詛咒聲不絕。即使在中國,在嚴禁的情形下,中國社交網路或媒體也顯現出對李鵬的某種輕蔑。比如官媒新華社播報李鵬死亡新聞下曾經數以萬計的“點贊”,在23日晚間8時後被全數歸零。死了還要“點贊”,這是一大發明。人民日報有關李鵬逝世的微博下面有幾萬條評論,也全部清零,估計說好話的不多。在微博上,幾乎所有涉及李鵬死亡的報道下面的跟帖評論統統清零。但是民間自有其表達方式,“點贊”是一種,這幾天朋友圈裡互寄一種死鳥圖片的,鳥名月月鳥,何哉?原來月月鳥合一個李鵬的“鵬”字,算是以這種方式表示一點對李鵬死亡的興奮。

去李鵬家弔唁者與去趙紫陽家弔唁天壤之別,唯一區別的是,趙家當時是完全禁止或者嚴格限制弔唁的,李家是大門敞開。可是想去趙家表示哀情的多的攔都攔不住,有的冒著人身安全,這些年下來年年如此,許多前往追思的是無官階的平民。每逢他的忌日,警方總是如臨大敵。

綜如上法廣文章所述就是:紫陽去世後民眾送挽擋都擋不住,李鵬嗚呼了找人弔唁請都請不來;紫陽去世中共如臨大敵嚴禁百姓哭,李鵬死了中共草木皆兵不準民眾笑。

不準民眾笑也就罷了,習近平前腳把李鵬送進八寶山火化爐,那位除了為他爹哭靈那天永遠都是一襲粉紅的李小琳居然發祭文稱“億萬人民同揮淚,父親的英靈永在,千秋功績化長虹,天地日月共緬懷”?難怪有網民怒罵“這是我這輩子讀過最無恥、最無賴、最不要臉的文章”,“這也是我這輩子見過的最無恥,最無賴,最不要臉的女人”,“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不過筆者讀過一些被李小琳此文噁心得無以復加的看官網帖後到是悟出了李小琳此舉之用心的聰明之處:李鵬死了誰讓你們都開懷大笑來著?他的孝女如此一來的目的就是要用這篇令人作嘔的東西趁你們笑得合不攏嘴的時候往你們的嘴巴里扔只死蒼蠅。

再說了,既然習近平能夠對外公開宣稱全黨上下,全國人民都已胸懷“四個自信”,人家李鵬孝女為什麼就不能相信一把他爹的“千秋功績”能讓“億萬人民同揮淚”?

說到習近平,我們在上篇文章中已經介紹了只要能耐著性子看完了習近平等人為李鵬送別的官方視頻新聞,就不難注意到出其中特別突出的習近平雙手緊握朱琳和李小鵬母子一再叮嚀久久不忍鬆開的一段鏡頭,足可以證明他習近平對李鵬的依依不捨之情,證明所謂“沒有李鵬同志三十年前的立場堅定和措施堅決,沒有李鵬同志三十年前的勇於擔當和敢於鬥爭,就沒有我們黨和國家日後的安全和穩定,更沒有我們今天的大好局面”的說法應該是肺腑之言。

為了自證“所言不虛”,筆者在上篇文章刊播之後又上網比對了習近平率眾常委和胡錦濤為喬石送別的官方視頻新聞,他只向喬石家人伸出一隻手敷衍而過的鏡頭與他和李鵬遺孀遺孤雙手緊握難分難捨的場合形成鮮明對比,遠近親疏立見高下。

再說習近平胞弟習遠平到李家後,代簽了母親齊心的名字,令我們不由得想起當年趙紫陽先生去世後,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的母親齊心曾親自登門致哀。

趙紫陽於2005年1月17日病逝,日後總部設在北京的多維新聞網以《習近平母親不避嫌公開給趙紫陽送花圈》為題詳細報道說:中共十八大前夕,前總書記趙紫陽女兒王雁南罕見接受了官媒的專訪,同時胡耀邦的長子胡德平、三子胡德華也高調出聲談論政改。在中共高層大換班的當下,爆出即將上任中共第五代領導習近平的母親齊心,在被幽禁終生的趙紫陽去世時,曾為“犯了分裂黨的錯誤”的趙紫陽公開弔唁,並獻上了花圈。

2005年1月17日,趙紫陽病逝後,不少高幹或其家族罕有地不理會“黨”的指示,自發前往趙家在北京富強衚衕住所所設靈堂弔唁,並送上花圈或花籃。在靈堂上,有一顯眼的花圈寫著“齊心率子女上挽”。當時,中共元老習仲勛的夫人、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的母親齊心不避嫌,以其個人和“率子女”的名義向趙家送上了花籃。與習仲勛夫人齊心一同去弔唁並送花圈的還有李昭(胡耀邦夫人)全家、陸定一全體子女、原新聞出版署署長杜導正等。有分析人士認為,習仲勛的夫人率子女獻花圈,其中當然包括習近平了。李昭率全體子女給紫陽獻花圈當然包括胡德平了。他們之所以能獻花圈,說明他們之間的關係很好。也表明習近平在心目中是尊敬紫陽的。

那麼對比當年習近平對趙紫陽的同情或者說是惋惜與如今對李鵬的高度評價,到底哪個是真呢?如果把習近平當浙江省委書記時居然還膽敢宴請李銳先生與他同意母親代表他本人到趙家靈堂向趙紫陽獻輓聯系起來分析,就不難得出習近平即使已經官至省委書記的時候,也還曾經有著也為自己在政治上留條後路的念頭。

但習近平一旦被推上中共總書記的位置之後,行為就變了,正如李銳先生生前在抨擊習近平重搞終身制時所分析那樣:“紅二代現在有些人,保護毛澤東保護得厲害,習近平也保護毛澤東,他不保護毛澤東他自己就垮了。”

再舉一個王滬寧的例子,整個八九學運過程中,王滬寧表現非常低調,既未熱血沸騰,也未公開出面替政府辯護。“六四”鎮壓過後,凡有較大影響力和讀者群的刊物、報紙上乾脆見不到王滬寧的文章,自然給人以消極抗議的感覺。所以當年北京方面的自由派知識分子在剛剛聽到王滬寧調進中南海的消息,一時都覺得難以置信,弄不明白王滬寧是什麼時候開始受到江澤民的器重。

而如今的王滬寧呢?李鵬訃告中肯定他“六四鎮壓”之豐功偉績的那段內容,肯定是經過他王滬寧和中共高層字斟句酌的,包括把三十年前所說的“政治局常委多數同志”改成“中央政治局大多數同志”這樣的重要細節的改動,都是他們深思熟慮的結果。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正所謂此一時彼一時也!

在對“六四”鎮壓的態度問題上,當年還沒有被知會即將會成為總書記備胎之前的習近平,對1989年派“人民子弟兵”駕坦克進城使用真槍實彈對付北京大學生和老百姓的作法至少也應該是心中暗暗叫苦。而今天卻要硬著頭皮力挺李鵬並將已經在黨內低調和淡化的對“六四”鎮壓的強硬肯定,特別是“平息反革命暴亂”這句重新祭出,說到底就是因為北京已經對用非暴力方式對付日益緊張的國內局勢和香港局勢越來越沒有信心,所以必須將“六四”鎮壓重新“合法化”高調對外宣示。

迄今為止,總共只在三個先後撒手人寰的“老同志”的訃告中提及了1989年的“政治風波”,其他如陳雲,王震等人無論去世的當時還是日後的懷念,均沒有涉及所謂“政治風波”的哪怕是一言半語。即使是習近平在2014年8月為紀念鄧小平誕辰110周年所做的講話中,也是只用一句“面對國際國內政治風波,他冷靜觀察、從容應對”來證明當時的中共決策層仍然還是在執行著淡化“六四”的黨內共識。

而對比一下中共當局按死去時間的順序先生在鄧小平,楊尚昆以及如今剛死的李鵬訃告中分別針對“政治風波”的一段,就不難發現北京已經在重新強硬肯定“天安門平暴”無比英明無比及時無比正確的前提下,把三十年前“採取果斷措施”,“穩定了國內局勢”之“豐功偉績”的首功記到了李鵬頭上。

給李鵬的訃告中說:“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風波中,在以鄧小平同志為代表的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堅決支持下,李鵬同志旗幟鮮明,和中央政治局大多數同志一道,採取果斷措施制止動亂,平息反革命暴亂,穩定了國內局勢,在這場關係黨和國家前途命運的重大鬥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眾所周知,當年在趙紫陽已經出局的前提下,李鵬事實上已經以政治局常委會議的主持人身份成為檯面上的一把手。而鄧小平雖然掌握著軍隊但因為在黨中央和政府中已經沒有任何身份和職務,所以無論當時的鄧小平在“六四”鎮壓的決策過程中所幕後扮演的角色為何,黨史上的公開記載中只能說他是“支持”而不是決策,從公開的“法理”角度,“制止動亂,平息反革命暴亂”的“果斷措施”,是李鵬作為當時的台前的“合法”一把手主持制定並“採取”的。而沒有鄧小平的“支持”李鵬沒有權力調動軍隊的說法當然不錯,但把在整個“八九政治風波”的從始至終都是唯恐不亂的李鵬說成是為中共政權的“六四”鎮壓立了“頭功”的確也符合事實。簡言之就是李鵬先用一紙“四二六社論”刺激出一場“動亂”,然後再用“動亂”的事實刺激鄧小平相信他李鵬的“反革命動亂”的定性既英明又準確,在此基礎上同意他李鵬“在北京部分地區實行戒嚴”的動議,從而達到了進一步刺激廣場大學生和北京市民群情激奮的目的,最終讓“人民解放軍武力收復天安門廣場”成為血淋淋的事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