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中美貿易戰中習近平繼續「左傾冒險」 無緣無故開闢香港台灣戰場

——台灣2020最大變數!「台民黨」裂解藍綠版圖?

中國經濟的寒冬其實是內生的,這裡我想用一個比喻來描述這個狀況:其實中國經濟能夠發展到今天,其實中國是替自己發了四張信用卡。第一張信用卡是,搭了美國戰後秩序的便車;第二張信用卡就是大家所知道的人口紅利;第三張是外銷;第四張就是國內的投資,也就是所謂的鐵公雞。第五張信用卡中國打的如意算盤就是「一帶一路」,就是從東南亞開是把整個沿線,海線陸線當作他的後花園,把「一帶一路」上的資源當作自己的資源,把「一帶一路」的市場當作他的市場。但是,這個第五張信用卡可以說是被美國戳穿了。

台灣總統選戰出現最大變數!台北市長柯文哲組黨能否裂解藍綠版圖?為台灣找出一條中間的路?台灣民眾2020究竟票投白宮還是中南海?中華民國是否有希望“轉基因”改變病入膏肓的中國?《海峽論談》請《2022台灣最後的機會窗口》作者範疇與國際政治金融專家汪浩深入分析。

中國經濟算總漲刷爆四張“信用卡”

範疇在他最新出版的《2022台灣最後的機會窗口》一書中指出,接下來從2020台灣總統大選到2022這三年對台灣來說極為兇險,因為有五個“算總賬”的日子即將到來。第一個就是中國經濟“算總賬”的日子。範疇在美國之音《海峽論談》節目中表示:從2010年開始,我就判斷中國的經濟肯定是要硬著陸,只是時間到來的先後罷了。美國現在對中國經濟的圍堵可以說是加速了進程。中國經濟的寒冬其實是內生的,這裡我想用一個比喻來描述這個狀況:其實中國經濟能夠發展到今天,其實中國是替自己發了四張信用卡。第一張信用卡是,搭了美國戰後秩序的便車;第二張信用卡就是大家所知道的人口紅利;第三張是外銷;第四張就是國內的投資,也就是所謂的鐵公雞。但是在這個過程中,是一個剝削式的經濟,同時中共作為一個集權政黨,他的家族派系是一個雁過拔毛的過程,所謂這個過程中的腐敗是極為巨大的,腐敗的金額跟尺度我想各位專家都已經談的很多了。曾經在中國有過一句名言就是,腐敗也是一種生產力。就是通過腐敗這個潤滑劑,中國的經濟才得以起來,但是,這四張信用卡已經快刷光了。如果你的信用卡都快刷光了的時候,就會去申請第五張信用卡,那就是用第五張信用卡的新卡還舊卡。這第五張信用卡中國打的如意算盤就是“一帶一路”,就是從東南亞開是把整個沿線,海線陸線當作他的後花園,把“一帶一路”上的資源當作自己的資源,把“一帶一路”的市場當作他的市場。但是,這個第五張信用卡可以說是被美國戳穿了,所以中國經濟的硬著陸這是內生的,不僅僅是因為美國的壓力。

中國經濟迎寒冬貿易戰雪上加霜

英國牛津大學博士、國際政治金融專家汪浩則認為:從目前中國國內的經濟狀況來看,今年經濟上的三大危機,第一個是高負債,高槓桿的經濟狀況。過去兩年習近平曾經一度說要給中國經濟“減槓桿”、“去槓桿化”,但實際的結果是今年上半年的中國經濟的槓桿率又比去年年底大大提高了。因為整個經濟的增長模式是由高槓桿,高負債來推動的,所以根本沒辦法“去槓桿”。

第二個問題,過去三個月中國銀行界出現了非常嚴重的流動性緊縮,中國政府不得不直接出面,國有化了兩家銀行,一家包頭銀行一家錦州銀行,但實際上現在市場上普遍認為,中國現在有20家的中型銀行都有嚴重的流動性問題,這20家銀行涉及的資產相當於45兆人民幣。

一旦銀行危機爆發,這個對中國整個銀行業和中國整個經濟會有巨大的負面影響。現在這個情況下面,中美貿易戰只是一個推波助瀾雪上加霜的狀況,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兩天川普總統決定在2500億美元25%關稅之上,對新的3000億美元增加10%關稅。

第一點,對於中國政府來說是有點出乎意料的,因為本來在6月底的G20大阪會議上,習近平跟川普是達成了某種協議,貿易戰暫停,雙方花一段時間重新談判貿易協議,可以這一個月下來這個談判幾乎毫無進展,在上海的最新一輪談判本質上是破局的,所以川普非常惱火,立刻加征了關稅,而且威脅隨時可能把10%的關稅調整到25%的關稅。現在根據中共官方的報道,這些關稅已經造成了中國將近500萬人的失業,這個情況我覺得還在惡化。

美國對中共算總賬遏制“數字911”

美中之間現在不只是貿易戰,也是戰略上的對抗,甚至有人說是文明的衝突。川普政府的戰略轉向與眼前香港局勢的發展有可能導致最終中共政權的鬆動嗎?

範疇:我個人認為,2020到2022年的局勢有兩個發展的主軸,大概所有的大事情的發展都離不開這兩個主軸。

一個主軸其實中共已經達到結論了,如果不進行經濟政治上的全球擴展,他的一黨專政是維持不下去的。

第二條主軸是,美國已經知道,如果繼續容忍中共擴張,那麼美國在二戰後所搭建的世界秩序也就維持不下去了。

在這兩個主軸之下,其實我們可以看得出來,這完全不是貿易戰科技戰所能夠解釋的。甚至於,不是經濟行為規範,比如WTO的規則,甚至不是這個層次,而是政治制度和價值觀的衝突的戰爭。

我看到說的最到位的一句話來自一位俄羅斯的專家,他說,美國之所以不能容忍中共擴張,其實經濟跟軍事都還只是次要的因素,最主要的因素是中共的數位化集權手段建制,開始向全球輸出了。這個是美國絕對不能夠容忍的。

一年多兩年前發生過一件事情就是,中共牽動美國的電腦系統大數據,不但把聯邦公務員的資料都盜走了,其實那個時候中共也侵入了美國的國防部,許多軍事數據資料都被拿走了。所以我把這個事件稱為“數字的911”。

所以美國現在對中共是“四爪戰略”。第一個爪子就是現在表面上看的貿易戰科技戰。第二個爪子就是經濟行為的規範戰;要遵循WTO,要開放政府採購,要開放網路,要注重人權,這個已經是夠要命的了。但是還有第三個戰場就是,將來一定會出現在南海,因為南海現在是60%貿易的通道,而中共在南海島礁的軍事化是美國和整個西方世界無論如何不可能允許的。很不幸的,台灣就是被用來做第四個爪子,就是台灣牌。關於台灣牌的細節跟問題,稍候會繼續深入。總之,現在美國圍捕中共的本質是文明性的,制度性的,而不僅僅只是經濟性的。

習近平“左傾冒險主義”引火燒身?

汪浩:這個問題我會先從中共的作為和歷史的角度來分析。套用一個中共慣常的術語,過去7、8年,習近平逐漸地加大犯一個“左傾冒險主義”的錯誤。中共歷史上曾經有三次巨大的“左傾冒險主義”錯誤,一次是王明路線,一次是毛澤東的大躍進到文化大革命,而這一次是第三次“左傾冒險主義”錯誤,會導致中共的徹底垮台或者巨大挫敗。這個所謂“左傾冒險主義”的錯誤最主要的表現就是從鄧小平的“韜光養晦”埋頭掙錢的政策,轉變成習近平的“國進民退”到全球擴張的“一帶一路”的政策,導致了跟美國的直接衝突。

這個衝突本質上有三層意義,一層是地緣政治的衝突,一層是價值觀的衝突,第三層才是文明的衝突。但是我覺得,地緣政治和價值觀的衝突,這兩方面是密切相連的,而且特別是在這種“數字化”的衝突方面表現的特別明顯。現在的情況就是,中美兩國在地緣政治“一帶一路”上面的衝突,在中美貿易戰衝突上,但是習近平繼續推行“左傾冒險主義”,無緣無故又開闢了香港的戰場,而現在又想開闢台灣的戰場,這種做法實際上對中共是巨大的威脅,等於是全方位出擊,到處點火製造動亂。我個人認為,最後他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燒到自己身上。

台灣國家定位算總賬可制定“反并吞法"

範疇:海外的華人看到現在台灣的亂象,習慣性的用藍綠和統獨來看待台灣問題。事實上,台灣的內部有一個非常深刻的矛盾,是很多海外人士不太了解的。

我們所謂的深綠的台獨,本質上不是從中華人民共和國獨立,因為如果你是深綠的台獨,你根本就徹底否認跟中國的關係,不管是過去的中國還是現在的中國。所以他並不是想從中華人民共和國獨立,而是想從1949年以後到了台灣的中華民國切割出來,獨立出來。

所謂的統派也不是想和共產黨統一。在台灣,如果做一份民調,願意被共產黨統治的今天居住在台灣的人,不會超過一千人。可是統派的人數,少則5%,多則15%。但是這些統派都不願意跟共產黨統一。所以所謂的統派,是說因為歷史的因素,感情上不願意跟中國或者跟中華的文化切割。

在這個情況下,所謂統還是獨,藍還是綠,或者說中間力量,無論怎麼看問題,台灣最大的公約數就是拒絕被共產黨統治,就這麼簡單。所以為什麼現在香港的事件對台灣的意義這麼的大,因為它讓台灣人坐實了一個看法就是無論如何絕對不能被共產黨統治。

就台灣2020年選舉,台灣最好在選舉之前最好立一個法,叫做反并吞法。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有反國家分裂法,台灣需要有一個相應的反并吞法。反并吞法的要素其實深受藍營包括深藍的人同意,所以這不是少數人的意見,而是多數人內心深處的意見,反并吞法就是說如果有人要武力并吞台灣,無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還是美利堅合眾國,日本共和國,只要想武力并吞台灣,台灣就不用經過公投,不用經過立法,自動獨立。這一點是最大公約數。

汪浩:這可以從三個層次看。台灣國家認知的定位混亂或者沒有共識,當然最重要的原因是中共不斷的統戰,宣傳和搗亂的結果。這和中國過去對於台灣的統戰70年來沒有本質的變化,他們一直堅持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至於怎麼樣實現統一台灣,是用武統還是和平統一對於中共來說沒有本質的差別。第二,台灣內部確實在於是從中華民國獨立出來還是從中華人民共和國獨立出來這個定位有一些不同的意見。第三,在維持現狀的情況下,台灣應該採取親美的國防外交還是友中共的外交國防路線,這個在台灣內部有分歧。至少從親美和友中共有主要分歧的台灣政治人物來說,他們沒有一個敢公開否認說,中華民國的現狀是中華民國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起碼沒有一個想要競選總統的人會公開的說,中華民國不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這是台灣內部政治的現實。

中共對台算總賬習近平三年內武統台灣?

範疇:這個問題已經有相當的廣泛共識。如果是軍事騷擾,他任何時候都可以做,如果是武力犯台,他必須要登陸台灣,而中共現在是沒有能力打這場戰的,即使美國不完全介入,中共都未必有這個能力,如果美國介入的話,中共是沒有這個能力的。這已經是軍事界的共識了。但這個並不排除中共對台灣某種武力的措施。這裡中共內部派系鬥爭使得它有同歸於盡的念頭了,這個很可怕。中國的命脈在經濟,經濟的命脈在金融,金融的命脈在香港,而中南海最近敢對香港作出這幾天的動作,如果再進一步的話就是要同歸於盡。為什麼香港對它這麼重要的命脈,它都敢動香港。這個是很危險的訊號。不僅僅是台灣,現在整個華人世界都陷入了要統還是要獨的博弈。

台灣很多人對中華民國很有感情,現在大陸那邊也有很多民國情懷,所以我常對深綠的朋友說,你想從中華民國獨立出來沒有關係,但是不要只從政治面看這個觀念,要從品牌面,中華民國是一個很不錯的品牌,品牌是有品牌的價值,如果美國對中共的政策是希望鬆動中共的一黨專政,它不見的是希望中共立刻垮台,立刻垮台在經濟方面的震動太大了,對美國也未必有利。但是鬆動中共的一黨專政,它是絕對有這個興趣的。所謂鬆動中共的一黨專政就是要它有競爭者了,但是今天中國大陸要是有共產黨的競爭者的話,就是國民黨最合適。只要恢復國民黨的合法競爭地位,中國就已經進入了某種的民主狀態了。

習近平上任的時候,特別開了黨會討論中國共產黨要不要改名為中國社會黨,也就是說在習近平上任的時候,大家是抱著某種希望的,希望擺脫共產黨的牽絆,如果有一天中華人民共和國要改名字的話,何妨就叫中華民國呢,所以中華民國這個名字有品牌價值的,八年前馬其頓共和國把名字品牌轉移給了希臘。所以中國內部要出現劇烈的變化的話,不要忘記中華民國是一個很好的品牌,是可以轉移過去的。這個不管是深藍深綠還是深紅都可以找到一個落定。

美中台賬本環環相扣,香港若垮玉石俱焚

汪浩:中共現在對於香港的狀況惡化的處理確實有一個不惜兩敗俱傷的備案。某種意義上,這跟它在中美貿易戰的處理有非常類似的情況,這就是習近平的左傾冒險主義。他寧可跟美國在中美貿易戰上達不成協議,造成中國的出口,中國的貿易,經濟受到很大的影響,但是這個可以保住中國的權貴資本主義的基本經濟結構。

同樣的香港的狀況也是,它寧可讓香港的國際金融地位徹底垮掉,讓香港的股市徹底崩盤,但是也要保住他在政治上對於香港的統治,最終所謂的中國的主權安全的底線,不能允許香港成為一個可能挑戰中國絕對統治的反共基地。這個是中共現在的想法,兩害相權取其輕。對於中共來說,保住它的獨裁是它的最終目標。

`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