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胡平:美中貿易戰之我見 川普習近平誰贏?

這次習近平對美國採取強硬態度,是看準了川普總統有連任的壓力。但問題是,作為民選總統,川普的權力固然有很多限制,包括定期改選和任期限制;但在其許可權範圍內,他的權力是穩固的、安全的。習近平則不然。獨裁者儘管理論上享有無限制的權力,但缺少內在的穩定性和安全感。習近平必須隨時用自己的權謀強力壓住內部的反對聲音,一旦內部的反對聲音藉助於某個事由公開爆發了,那就得倒台。習近平上台以來的所作所為讓他樹敵無數,一旦下台就是個滅頂之災。

美國總統川普(左)和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日本G20峰會上。(美聯社

美中史詩級貿易大戰高潮迭起,令人眼花繚亂。這裡我談談我對這場貿易戰的一些看法。

首先要解釋一個問題:美國政府對中國商品加征關稅,是誰埋單?是中國人埋單還是美國人埋單?

答:確實是美國人埋單。舉個例。假如一家美國進口商要買10萬美元的中國商品,關稅是10%,那麼他就要付11萬美元,其中10萬是付給中國廠商的,另外1萬是交給美國海關,即交給美國政府的。現在美國政府把關稅提高到20%,那麼他買同樣數量的中國商品就要付12萬美元,其中10萬付給中國廠商,另外2萬交給美國政府。這樣,美國政府的收入增加了,可是增加的部分是出自美國進口商的荷包。這就是說,川普對中國商品加征關稅,埋單的確實是美國進口商而非中國。

既然美國政府向中國商品加征關稅是美國人埋單而非中國人埋單,這是不是真像中共說的,美國人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呢?當然不是。

因為中國商品的關稅增加了,美國進口商覺得再買中國商品不合算,他就會轉而從其他國家買,雖然別國的同樣產品價格高一點,但由於關稅低,因此要比繼續買中國商品合算。但是因為美國買家是中國廠商的大客戶,美國人要是不買了,中國廠商的產品大量賣不出去,會造成巨大損失;為了拉住美國這個大客戶,中國廠商就只好向美國進口商提供折扣,比如把原來10萬美元的商品以9萬5賣出。美國進口商一算計,9萬5加20%的關稅,雖然比過去要多一點,但相比之下,還是比買別國的同類商品便宜些,於是就繼續買中國的商品。

這樣的結果就是,美國政府的收入增加了,美國進口商付出了比原來多一點的錢,有損失;為了減小損失,美國的進口商免不了會提高中國商品的價格賣給美國的消費者;因此美國的進口商和消費者的經濟利益都受到一定的損害。但是相比之下,中國廠商由於不得不把它的商品降價賣給美國,其損失更大。基於同理,中國政府對美國商品加征關稅也會造成同樣的後果,只不過受損大小正好反過來。

總而言之,用加征關稅的辦法打貿易戰,確實能給對方造成更大經濟損失。只不過這種做法常常是“殺敵一千,自傷八百”。它使得對方受損失,也使得自己一方受損失,只不過對方的損失大些,己方的損失小些。問題在於,對方的損失並不會自動轉化為己方的收益,你流失的血並不會流進到我的血管里。打貿易戰,讓雙方的老百姓都受損失,因此雙方的老百姓都不高興。因此打貿易戰實際上是打消耗戰,看哪一方更耗得起。

川普發動貿易戰,加征關稅是手段不是目的。川普是通過加征關稅的方式,迫使中國政府改變其相關的經濟政策或經濟結構。因為美國的經濟比中國強,因此美國發動貿易戰,即便中國也採取反制措施,打來打去,還是中國的經濟損失更大。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

但由於中國是專制國家,政府很可以把貿易戰造成的經濟損失轉嫁到老百姓身上,老百姓缺少向政府施壓,迫使政府作改變的能力。所以儘管貿易戰導致中國經濟蒙受很大損失,但獨裁者本人很扛得住,他就是不改。換言之,中國的承受能力更強。這就是中共《環球時報》誇耀的“制度優勢”。與此相反,美國是民主國家,只要川普的貿易戰在短期內不見成效還招致一些群體的利益受損,美國人就可以用這種或那種方式投下反對票,使得川普發動的這場貿易戰半途而廢,難以為繼。這就是為什麼一般來說,民主國家和專制國家打貿易戰,民主國家很難取勝。

但是,美國打貿易戰確實取得了不小的勝利。原因很簡單,因為中共統治集團並非鐵板一塊。美國對中國發動貿易戰,無非是要求公平貿易,無非是要求中國的經濟更自由化更市場化更對外開放。習近平上台以來不但沒有深化經濟改革,反而大搞國進民退走回頭路。體制內的經濟改革派早就十分不滿,如今正好借美國發動貿易戰之機,向習近平施加壓力,倒逼改革。迫於體制內壓力,習近平不得不同意做出若干讓步。

在過去一年間,中共當局趕緊通過了不少放寬外資准入和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的一類法規,並且向美國承諾更多的讓步,美中達成貿易協議似乎勝利在望。可是後來,習近平又聽信了另外一些強硬派官員和學者的觀點,認為中國的經濟並不差,不需要做那麼多讓步,美國方面也有很多麻煩,尤其是川普總統有連任的壓力,於是就出爾反爾,回歸到他本來就偏愛的強硬立場,同時又趁機發動一場大批判,批判“對美投降派”,為“厲害了,我的國”翻案,打壓黨內、體制內那些經濟改革派,這就導致了貿易談判陷入僵局。近一個多月來,美中雙方都硬碰硬,形勢更是急轉直下。

月底,在上海舉行的中美貿易談判不歡而散,美國總統川普隨即在8月1日宣布將從9月1日開始,對中國其餘3000億美元商品徵收10%的關稅;還指責中方3個月前,對即將達成的協議突然反悔,且沒有兌現最近做出的兩項承諾。8月5日,中國商務部宣布暫停新的美國農產品採購,接下來中國央行允許人民幣貶值,人民幣兌美元立刻“破七”。與此同時,美國政府宣布將中國列入匯率操縱國。8月7日,美國政府部門發布臨時規定,禁止聯邦機構及承包商向華為、中興等5家中國企業採購電訊設備。該規定將於8月13日生效,明年8月會全面生效。

至此,美中貿易戰已經大幅度升級,除了科技戰外,又加上了貨幣戰。雙方達成協議的可能性似乎更渺茫。

不過,達成協議的機會的窗口好像也還沒有完全封閉,美國方面仍在喊話。8月6日,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說,川普總統仍將與中國保持貿易談判,並希望達成協議。就在同一天,中國國務院印發了《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臨港新片區總體方案》,明確指出要建立以投資貿易自由化為核心的制度體系。專家表示,新片區最終目標是實現高標準的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並獲得主流國家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的認可。

我們知道,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早就說過,美國要求“三零”,即“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中共官員黃奇帆則說,中國如能實施“三零”(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原則,將等於第二次“入世”。現在中共同意把上海自貿區做“三零”的試點,應該說是對美國要求的一種積極回應。只是,這種回應和美方的要求還有不小的距離。鑒於中國方面不遵守承諾的過往歷史,美國強烈要求建立監督實施機制,而中方則認為這是有損國家主權尊嚴。固然雙方都有達成協議的願望,但要達成協議仍然很困難。

2019年2月21日,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帶領的美方談判人員與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帶領的中方談判人員在華盛頓艾森豪威爾行政辦公大樓進行貿易談判。

美中貿易談判觸礁,和習近平出爾反爾、轉為強硬立場有直接關聯。其實近些年來中共當局遇到的種種麻煩,都和習近平的個人因素密切相關。例如,去年台灣九合一選舉,民進黨大敗,士氣本已低迷,就是習近平今年1月1日紀念《告台灣同胞書》40周年的講話,大講什麼“一國兩制”的“台灣方案”,從反面大大幫助了民進黨。現在香港陷入自97以來最大的政治危機,起因是港府想修例,想把銅鑼灣跨境綁架一類行為合法化,而中共之所以要跨境綁架書商,就是因為他們出版了關於習近平緋聞的書。

這次習近平對美國採取強硬態度,是看準了川普總統有連任的壓力。但問題是,作為民選總統,川普的權力固然有很多限制,包括定期改選和任期限制;但在其許可權範圍內,他的權力是穩固的、安全的。習近平則不然。獨裁者儘管理論上享有無限制的權力,但缺少內在的穩定性和安全感。習近平必須隨時用自己的權謀強力壓住內部的反對聲音,一旦內部的反對聲音藉助於某個事由公開爆發了,那就得倒台。習近平上台以來的所作所為讓他樹敵無數,一旦下台就是個滅頂之災。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美國問題專家金燦榮上月底發表講演,金燦榮說,川普班子里有一批極右派,以副總統彭斯為代表,對中國有戰略敵意。他們不但要和中國打貿易戰,而且還想跟中國打全面的新冷戰,甚至不排除想在東海、南海、台海製造某種局部熱戰。金燦榮說,實際上川普總統對中國還沒有什麼很深的成見,他就是商人,覺得你過去賺錢賺多了,你現在回報一點,這是他的想法。

我覺得金燦榮的這一分析比較客觀。按照這種分析,川普還不算對華鷹派,他主要關心的是打贏貿易戰,如果中方能給他一個看上去不錯的協議,他很可能就滿足了。那麼對中共而言,讓川普贏一把反而更合算。如果硬是要在貿易戰上把川普打得下不來台,川普豈肯善罷甘休,很可能全面倒向鷹派,手裡有什麼牌就出什麼牌,美中對抗逐步升級,一定會拿出全部家當和你干。現在還有一年半的任期,川普還大有折騰的時間,對中共說不定更麻煩。川普敢出大招、走險棋,大不了不連任回家抱孫子。習近平敢嗎?

讓我們拭目以待。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