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大危機靠什麼續命? 貨幣戰開打 北京只有挨揍? 習近平中央為何連連誤判?

2019年上半年以來,中共突然為各大銀行發行永續債券大開綠燈,引起外界關注。中外3位專家分析,永續債是個一直存在的無底洞,是中共為了給銀行等大國企續命。中共這樣做,很可能是它們覺得已經陷入一種巨大危機,永續債一般是服務於戰爭的目的。

法廣有文章評論,美中貿易戰從最初幾百億美元的懲罰性關稅,到最近升級到貨幣戰,出於習近平的一系列誤判。對此,新唐人報道,貿易戰不斷激化升級,還有中南海內鬥因素。事實上,中共金融底子脆弱,不具備與美國打貨幣戰的條件。2019年上半年以來,中共突然為各大銀行發行永續債券大開綠燈,引起外界關注。中外3位專家分析,永續債是個一直存在的無底洞,是中共為了給銀行等大國企續命。中共這樣做,很可能是它們覺得已經陷入一種巨大危機,永續債一般是服務於戰爭的目的。

習近平誤判連連中國捲入更兇惡廝殺

法廣一篇評論文章說,美中貿易戰從最初的幾百億懲罰性關稅,到所有的中國產品都被將被加征關稅,這是習近平一系列誤判的結果。如果習近平履行去年12月1日“川習會”上的承諾,不要在今年5月份悔棋,或許川普就不會對2000億美元產品加征25%的關稅。

而如果習近平履行6月底大阪“川習會”上的承諾,川普可能也不會宣布對全部中國產品從9月1日起加征10%的關稅。面對川普施壓,中共宣布停止購買美國農產品,同時允許人民幣匯率跌破7的心理關口,以抵銷美方加征10%關稅的壓力。

美國財政部當天即把中共列為了匯率操縱國。而中共央行在匯率破“7”後,發表聲明指責美國,這被美方抓到中方操縱貨幣報復美國的把柄。

外界擔心,美中貨幣戰如果全面爆發,會轉化為金融戰,後果將無法估量。

旅居美國的中國經濟學家何清漣說,從當前世界貿易結算體系來看,美國擁有可掌控貿易支付的全球金融控制系統和兌換交易的金融支付結算系統,美財政部可實施金融制裁。如果貿易戰延伸到金融,資本市場的制裁甚至匯率戰,可能出現資產被凍結和特定商品的世界貿易被禁止等情況。

金融時報的Jonathan Wheatley分析認為,貨幣貶值的潛在風險很大。不但招來外幣炒作大鱷的狙擊,更有可能觸發國際金融風暴,加速下跌的人民幣,同時也會引發資金逃亡潮,進入人民幣貶值的惡性循環。

另一個更大的危險是中國國內銀行的倒閉問題,如果四大銀行出了事,引出的金融危機,會撼動中共政權。

美中貿易戰為何在一周內變成貨幣戰?

既然貨幣戰後果如此嚴重,中共為什麼還以人民幣貶值應對美國的關稅制裁呢?

事實上,中共對貿易談判一直沒有誠意,貿易戰升級為貨幣戰可以說是中共自食其果。

美國福克斯商業新聞引述消息人士報道,在上海談判中,中共團隊並沒有打算達成協議,反而使用了強硬手段。中共商務部長鐘山向萊特希澤就[被中共翻盤的]貿易協議,逐行提出問題。

前財政部官員、Evercore投資公司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羅傑‧奧特曼告訴CNBC,中共沒有表現出改革技術轉讓、知識產權盜竊和網路攻擊的跡象。他說:“除非這種情況發生變化,否則我們將走向與中國(中共)形成的冷戰形式。”

另一方面,中國經濟以出口為導向,這決定了中共在貿易談判中不可能佔有優勢,正如川普總統所言,中共非常需要這份貿易協議。

前美駐華大使駱家輝8月6日對CNBC表示,“中國仍然非常依賴出口,尤其是對美國的出口。他們向美國出口的數量超過了所有歐盟國家的總和。百分之二十的中國經濟依賴出口。”

英國經濟研究機構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ncs)資深中國經濟學家朱利安·埃文斯−普理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表示,中共的選擇“基本上很少”,因為“如果(中共)要直接打擊美國,很難不傷到自己”。

然而,貿易戰對中國的這份傷害,被中共轉移到普通消費者頭上,允許人民幣貶值,首先受損害的也是中國普通消費者和民營企業,因此中共不惜利用人民幣貶值、以匯率這個“重型武器”武器反制美國的加征關稅。

自由亞洲電台專欄作家胡少江曾經表示,中共目前的立場“不想打,也不怕打”表明,其仍在對貿易戰的後果進行利弊權衡。可有一點是肯定不變的:若讓步對中國生產者和消費者有好處,給中共權力帶來致命傷害,中共一定會拒絕任何讓步;若暫時的讓步有利於穩住陣腳,可能會同意一些讓步,但當其緩過氣來時,便會撕毀協議、加倍反撲。

習近平為什麼連連誤判?

胡少江分析說,造成習近平誤判的根源,在於體制內外的“輿論一律”,在中共黨內,官媒和習近平的所謂智囊,到處宣傳貿易戰美方損失更大,中共體制的所謂優越性,決定了中共對貿易戰有巨大的承受能力,讓習近平政權“陶醉在一個自我營造的幻覺中”。

新唐人報道分析認為,美中貿易戰開打之初,坊間就有傳聞稱,中共黨內因貿易戰鬥得你死我活,習近平是被江系誤導進入貿易戰,隨著貿易戰的升級,中共內部陷入更為兇惡的廝殺。

其中,有中共大腦之稱的王滬寧一直給習近平下套,頻頻“誤導”習近平,激化貿易戰。而江派常委韓正給習近平設局,港台多個消息來源說,韓正在政治局會議上,一手攪黃了即將達成的美中貿易協議。同時,主管香港事務的韓正又以《送中條例》修訂,激起港人怒火,掀起了聲勢浩大的香港反送中運動。

香港立場新聞曾刊文說,在習近平“定於一尊”的前提下,已令中共其他勢力不滿,各方都在努力尋找機會把習近平扳倒。

中共為各大銀行大舉發行永續債開綠燈

中共與美國打貿易戰以致打貨幣戰,但中共的金融底子實際很薄弱。2019年上半年以來,中共突然加快速度發行永續債券,引起外界關注。

中共將此舉包裝為“補充其他一級資本的新型資本工具”,但專家指出,這是陷入危機的中共試圖給銀行等大型國企續命,背後則隱藏著巨大風險。

所謂永續債,又稱永久債券,是一種永恆的、沒有到期日期的債券。即債券發行方不需要清償本金,可以只派利息。

永續債的票息通常比較高,由此吸引投資者。如本次中國銀行發行4.50%的票面利率,而民生銀行、華夏銀行的永續債票面利率上升到4.85%。浦發銀行的票面利率為4.73%。

中共這次為永續債大開綠燈,央行、銀保監會和稅務三方全力支撐永繼債:保險資金對永續債開放;財政部門明確了對永續債的會計處理,還將明確稅收處理。

永續債券被認為具有持續的信用風險,債券發行人可能會遇到財務問題或倒閉。如,今年4月,中信國安集團無法償還1.95億元的利息,宣布永續債違約。

華爾街日報一篇關於永續債劵的文章介紹,對於財政保守派來說,永久性並不一定是個好兆頭,這使得債務永無止境。此外,它標誌著一種絕望的策略。

華裔獨立經濟學者冷山指出,地方債在今年對個體投資者放開後,跌破面值,很多投資者都被套了。他預測永續債會和地方債有一樣的命運。

中共陷入危機發永續債續命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接受大紀元採訪表示,永續債券因為沒有債券到期日期,一般做為一個資產而不是做為一個債務,對於發行永續債的銀行來說,只付利息,不需要歸還本金。也就是說,對中共銀行發行的這些永續債來說,只能進入它們的資產,而不是做為銀行的債務。

謝田指出,問題在於,雖然永續債類似於股權,但是投資者沒有投票權。換句話說,投資者貢獻他們的很多資產給國有銀行,但是投資大眾沒有辦法監督和管控銀行的行為,這就是最關鍵的問題。

謝田表示,永續債在西方確實有,但是並不是特別的流行。以前在英國和美國用過的時候,都是國家來發行的,是服務於戰爭的目的。因為那時候國家特別需要這些錢。實際上中共這些銀行在發這些永續債券,正好顯示了它們自身壞帳問題的嚴重,在房地產泡沫和股市泡沫風險之下,中共是出於“穩金融”的目的。

謝田說,“現在中國不少銀行透支倒閉,有的已經進入債券違約、破產保護了。現在它發布永續債券就是換一個方式,從西方拉來一個新的名詞、新的方式,來給它們自己籌款、籌錢,讓民眾的錢來幫助它們過關。”

謝田認為,中共這樣做的話,很可能是它們覺得已經陷入一種非常大的危機。這種永續債對老百姓來說,他們投入的本金可能永遠拿不出來,實際上幫助來銀行滿足資本的需求。雖然銀行這些債券過多少年之後是可以兌換的,但是最早5年之後才可以,也是在用5年的期限來保護中共的銀行。

冷山對大紀元表示,發永續債是中共為了給銀行等大國企續命。目前發行永續債的主要是國有商業銀行、大型國企,比如電力、城鐵、地產企業等。企業股權融資成本高,會稀釋股東的股份;而債權融資存在到期還本付息的問題。發債的企業通過發行永續債既籌到了錢,增加了企業的凈資本,又沒有提高企業的資本負債率,是為了解決企業的債務危機。

獨立經濟學家鞏勝利向也向大紀元表示,(1)差錢,是中國現在及未來的大勢所趨。中國發展是成本最高的大國,黨政成本之高,全球絕無僅有。永續債是個一直存在的無底洞;(2)永續債,不符合大自然的生生死死法則,一直產出怎麼可以、可能?一旦形成規模,社會就無法承受之重,成為壓垮債務危機的最後一根稻草;(3)負債發展,不是無本之木,必須有一定、社會承受的起產出,那才能持續的發展、生存、有生態環境的延伸;(4)一個國家的總債務超過它GDP總產出的30%之後,那麼危機時代就逼來了……

阿波羅網陸凡客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陸凡客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