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小危被正式逮捕

如果我們還認為勞動是最光榮的,認為有付出就應有合理的回報,那警方就不該打壓工人維權,不該打壓那些用愛心去幫助工友的正義人士。再問相關部門,工人維權有何罪?楊鄭君、危志立、柯成兵有何罪?

8月5日,危志立的母親聯繫辦案警察時被告知,小危已以“尋釁滋事”的罪名被正式逮捕,通知書將24小時內寄出。但五天後,小危家人還沒有收到正式逮捕通知書。楊鄭君(包子)和柯成兵的家屬也沒有收到任何口頭或書面通知。

8月5日正是楊鄭君六個月監視居住的最後一天,三人很有可能是同時被逮捕,通過這樣的操作,警察因此得以繼續關押三人,尤其是監視居住已經到期的包子。但到目前為止,包子的家人也未收到他被正式逮捕的通知。包子指監期限已經到了,警察也未對他家人有任何交代。

警察不僅沒有放包子、小危和老柯,同時還不斷拒絕律師會見他們。

8月5日小危母親見警察的時候,警察告訴他母親他已經被逮捕之後,出示了一個據稱是小危當天早上錄製的視頻。視頻里,小危叫家人“不要花錢請律師”。警方藉此視頻拒絕給律師會見小危。而這不是警方第一次拒絕小危的律師的會見申請。在被抓初期的30天刑拘期里,小危一直堅持請律師,並表示同意由同為行動者的妻子鄭楚然決定律師人選。但自從他4月19日進入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就沒有律師成功會見過他。警方一直拒絕律師會見,都說是小危不願意請律師,並展示了一張聲稱小危“自願”寫的解除律師委託聲明。現在小危已經被正式逮捕,但警方同樣以小危不願意請律師的理由拒絕律師會見。而根據我國法律,律師本應有當面確認解除是否案件當事人本人意願的權利,但警方一直沒有給律師當面確認的機會。在這樣的情況下,警方口稱的“自願”難令人信服。

而小危不是唯一一個所謂“自願”不聘請律師的。包子、老柯的家人均被告知,兩人寫了聲明,解除律師委託。

警察甚至還給家屬壓力解除律師委託。早在4月,柯成兵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之後沒有多久,警察就到了柯成兵的老家,帶走柯成兵的父親,與其談上了5個多小時,要求其解除律師委託,並已列印好了解除律師委託聲明書,要求柯成兵的父親簽字。五個多小時的談話里,警察沒有給柯成兵父親吃或喝任何東西,一直要求柯成兵的父親簽字。

深圳警方一邊演練如何武力鎮壓討薪工人,一邊拘留支持工人合法維權的正義人士。這顯然是抱著打壓工人合法維權的目的,恐嚇敢於幫助工人的正義人士,撲滅工人遭遇不公時僅剩的一點支援力量,準備繼續對工人的合理訴求置之不理。教科書上尚且寫著工人階級是我們國家的領導階級,人警察察應當為人民服務,維護社會的正義,而不是充當反對正義的角色。試問,深圳警方到底是站在誰的立場上?我們國家領導階級的合法權益還能不能得到保障?

包子、小危和老柯一直堅持用自己的一點力量去幫助工人發聲,幫助工人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他們被捕的時候,正在儘力幫助數百名在爭取合理賠償的湖南塵肺病工人。這些塵肺病工人代表了為我們國家付出的工人階級:他們付出了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在深圳的地下岩層里打風鑽。他們天天挨熱挨累,吸著滿是灰塵的空氣,親手將深圳從一個偏僻的漁村,建成了今天的國際都市。多年後,他們卻因這些年的付出,患上塵肺病這個絕症。他們的家庭也因此失去了頂樑柱。當時深圳相關部門沒有監督好建築公司的職安康情況,如今難道不應該為這些工人負一點責任嗎?

如果我們還認為勞動是最光榮的,認為有付出就應有合理的回報,那警方就不該打壓工人維權,不該打壓那些用愛心去幫助工友的正義人士。再問相關部門,工人維權有何罪?楊鄭君、危志立、柯成兵有何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新生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