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毛和中共在大饑荒時代仍大量出口糧食(圖)

大饑荒年代茅台酒產量不減反增

毛為實現其充當世界共產主義革命和世界共產主義體系的“偉大領袖”的夢想而發動的脫離科學實際、脫離現實可能的瘋狂的、異想天開的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為鋼產量翻一番的全民大鍊鋼鐵、大修水利…等一系列運動,很快就給國家和大陸民眾帶來了史無前例的災難性後果。這種災難性後果早在一九五八年就顯現出來了。筆者當年正上高三,學校食堂糧食雖未定量,但已由原來一日三餐乾飯,改為早餐稀飯,中晚餐乾飯。早餐的稀飯還要摻麥麩,原來早餐提供的豆漿也取消了。

學校為實現毛和中共提出的教育與生產勞動相結合的指示,組織學生到城郊去開荒種地,因勞動強度大,學生食量大增,數量有限的糧食令學生吃不飽肚子,學校只好在大米里加上蘿蔔、白菜煮成菜粥以使學生能找到吃飽的感覺,不過這種吃飽的感覺經過一、兩個小時,在尿了幾泡尿之後便蕩然無存了。

就在一九五八年不少地方糧食供應已趨緊張之時,各地競相放出的糧食高產“衛星”和頻頻傳來的“超產捷報”已讓頭腦昏匱處於忘乎所以的顛狂狀態下的毛和劉少奇等人,居然在為糧食多了怎麼辦而發愁。

由於各行各業的人都丟下自己的本職工作去修水利、去鍊鋼鐵、去抓糧食高產,幾乎所有的物資、交通運輸和人力資源都白白地投入到幾乎沒有產生任何效益的(有的甚至是負效益)大修水利、大鍊鋼鐵、糧食高產運動和其他許多毫無實際意義和效果的“躍進”項目中去。致使整個國民經濟嚴重夫調,民眾日常生活所必需的輕工業產品、日用百貨、副食品的生產因原材料、交通運輸和人力的嚴重短缺而陷入萎縮,產量急劇下降,已無法滿足民眾日常生活的最低需要。

毛和中共當局不得不採取計劃供應的辦法加以應對。於是種類繁多的各種票證應運而生。繼糧、油、布票之後、糖票、糕點票、煙票、酒票、煤油票(煤油燈是當時鄉村、小城鎮居民最主要的照明工具)、豆製品票、肉票、火柴票(那時打火機是奢侈品,火柴是主要的取火工具)、肥皂票、煤票(煤是當時城鎮居民做飯、取暖的最主要的燃料)…相繼發行使用,由於民眾生活日用物資的極度匱乏,這些票證的供應量遠不能滿足民眾日常生活的最低需要,至於當時被視為奢侈品的收音機、縫紉機、手錶、自行車更是一票難求,許多單位一年只能分到一兩張票。

日常生活物資的嚴重不足、憑票供應量遠不能滿足基本生活需要,導致一種新行業誕生,那就是倒賣各種日常生活物資、食品和各種票證。當局把這種行為稱為“投機倒把”。一旦被當局查獲,除沒收其物資、票證和所得金錢外,還要對當事人判處徒刑。儘管當局對“投機倒把”嚴厲打擊,但在生存物資極度匱乏的情況之下這種行業是不可能禁止得了的,不僅是因為生存物資極度匱乏的民眾有著不可扼制的需求,還因為這個行業為那些因逃避饑荒而流落各地的農民(當局稱之為“外流人口”)和城鎮失業人員(當局稱之為“無業人員”、“社會閑散人員”,他們大多為社會最底層人員,諸如:勞改、勞教釋放人員、摘帽右派、“五類份子”和他們的家屬、子女等)提供了一線謀生的機會。

自從全國實現嚴重打擊農民從事農副業生產的積極性的農業合作化之後,農副業生產日漸萎縮,到一九五七、一九五八年全國糧食和副食品的供應已顯緊張,如果是一個民選的、對選民負責任的政府,此時理應竭盡全力進口糧食和副食品以滿足民眾的需要,然而毛和中共當局在這兩年不僅沒有進口糧食和副食品,反而在這兩年總共凈出口了七百萬噸糧食和大量副食品。在全國已大量餓死人的一九五九年和一九六〇年,毛和中共當局不顧民眾的死活仍然分別凈出口了二百五十萬噸和一百萬噸糧食。毛這樣做的原因是用這些與民眾性命相關的糧食和大量副食品、日用品、礦物原料去換取外匯,以進口發展軍事工業(核武器、導彈、核潛艇…等)和作為軍事工業基礎的重工業所需的設備、儀器、原料、技術。毛把這些武器視為他在全世界推進共產主義革命、實現自己充當世界共產主義革命運動“偉大領袖”夢想必不可少的物質基礎。

為了和以赫魯曉夫以及後來的勃列日涅夫為首的蘇共爭奪國際共產革命運動的領袖地位,毛和中共不顧中國民眾的死活一方面出錢出物(主要為金錢、武器以及國內極為短缺的糧食、副食品、日用品、原料…等),大力支援拉攏阿爾巴尼亞、北朝鮮、越南、羅馬尼亞、古巴、蒙古等社會會主義國家,和亞非的一些所謂民族主義國家諸如:印尼、斯里蘭卡、尼泊爾、緬甸、柬埔寨、伊拉克、敘利亞、阿富汗、埃及、剛果、馬里、烏干達、喀麥隆…等。據統計從一九五〇年到一九六〇年六月底中國向這些些國家提供的無償援助和貸款高達40.28億元,這還不包括無償提供的武器和以糧食和副食品為主的實物在內。40.28億元現在看來數字好像不大,但在大米只有0.08元一斤、工人一般幹部平均月工資只有二十幾到四十元左右的當時卻是一筆巨資。

毛經常對那些建議他在大饑荒時代適當減少外援的手下說:“手裡沒有一把米,雞都逗不來”。在毛的授意之下,在國內已大量餓死人的一九六〇年一月成立了“中國對外經濟聯絡總局”,專門負責向外國(主要是前面所列各國)贈送現款(外匯)、食品和其他物資,致使在大饑荒最嚴重的年份對外援助激增,使因飢餓而死亡的人數也劇增。這年十一月為拉攏古巴給古巴六千萬美元貸款,並告知對方可以經過淡判不還;次年元月為拉攏阿爾巴尼亞給了五億戶布;在餓死人最多的一九六〇年,為拉攏北朝鮮還為其提供23萬噸糧食。此外,毛和中共還出錢扶持各國共產黨內極少數毛派分裂份子另組X共(馬列)小黨辦刊物,為毛和中共的世界共產主義武裝革命理論搖旗吶喊、對毛和中共加以吹捧。從上世紀六十年代起不斷有X共(馬列)的所謂代表團頻繁到訪中國。一是來接受毛和中共的指示,更主要的是來向毛和中共領取數額不菲的津貼。毛和中共對這些被他們豢養的走狗一貫是來者不拒慷概解囊。我記得來得最多的是澳(大利亞)共(馬列)的主席(書記?)威爾科克斯先生,他有時一年都要來好幾次,所以令我印象深刻,至今仍未忘記他的大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