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古詩古文 > 正文

溫庭筠的10首經典詩詞 美到讓人心碎

溫庭筠

溫庭筠,唐代詩人、詞人。本名岐,字飛卿,太原祁(今山西祁縣東南)人。富有天才,文思敏捷,每入試,押官韻,八叉手而成八韻,所以也有“溫八叉”之稱。然恃才不羈,又好譏刺權貴,多犯忌諱,取憎於時,故屢舉進士不第,長被貶抑,終生不得志。

工詩,與李商隱齊名,時稱“溫李”。其詩辭藻華麗,穠艷精緻,內容多寫閨情。其詞藝術成就在晚唐諸詞人之上,為“花間派”首要詞人,對詞的發展影響較大。在詞史上,與韋莊齊名,並稱“溫韋”。

商山早行

晨起動征鐸,客行悲故鄉。

雞聲茅店月,人跡板橋霜。

槲葉落山路,枳花明驛牆。

因思杜陵夢,鳧雁滿回塘。

這首詩之所以為人們所傳誦,是因為它通過鮮明的藝術形象,真切地反映了封建社會裡一般旅人的某些共同感受。三、四兩句,歷來膾炙人口。純用名片語成詩句,寫早行情景宛然在目,確實稱得上“意象具足”的佳句。

望江南·梳洗罷

梳洗罷,獨倚望江樓。

過盡千帆皆不是,斜暉脈脈水悠悠。

腸斷白蘋洲。

此詞寫一女子登樓遠眺、盼望歸人的情景,表現了她從希望到失望以致最後的“腸斷”的感情。在有著綺靡側艷“花間”氣的溫詞中,這首小令可說是情真意切,清麗自然,別具一格的精品。

新添聲楊柳枝詞

井底點燈深燭伊,共郎長行莫圍棋。

玲瓏骰子安紅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這首詞最精粹之筆,在於後二句以相思子(紅豆)為喻,寄託女子的摯愛深情。全詞採用諧音雙關的手法,有助於詞境的深婉含蓄。

夢江南·千萬恨

千萬恨,恨極在天涯。

山月不知心裡事,水風空落眼前花,

搖曳碧雲斜。

這首詞以意境取勝,通過描寫思婦在孤單的月光下獨自思念的情景,表現了其內心的悲戚和哀傷。

更漏子·玉爐香

玉爐香,紅蠟淚,偏照畫堂秋思。

眉翠薄,鬢雲殘,夜長衾枕寒。

梧桐樹,三更雨,不道離情正苦。

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

這首詞通首寫畫堂人的“秋思”“離情”,上闋的意境,在《花間集》中頗常見,下闋的寫法則獨闢蹊徑。

瑤瑟怨

冰簟銀床夢不成,碧天如水夜雲輕。

雁聲遠過瀟湘去,十二樓中月自明。

這首詩詠閨怨。全詩沒有透出一個“怨”字,只描繪清秋的深夜,主人公凄涼獨居、寂寞難眠,以此來表現她深深的幽怨。

荷葉杯

一點露珠凝冷,波影。

滿池塘,綠莖紅艷兩相亂。

腸斷,水風涼。

作品寫的這段生活發生在蓮塘里,故而有意選用了切“荷”的調名,用以創造出一個波寒浪靜的凄迷意境以寄託惜別之思,表現了一種惜別的凄苦之情。

贈少年

江海相逢客恨多,秋風葉下洞庭波。

酒酣夜別淮陰市,月照高樓一曲歌。

浪跡江湖的詩人,在秋風蕭瑟的時節與一位少年相遇。彼此情味相投,但只片刻幸會,隨即就分手了。詩人選擇相逢又相別的瞬間場面來表現“客恨”,自然地流露出無限的離恨別情,給人以頗深的藝術感染。

更漏子·星斗稀

星斗稀,鐘鼓歇,簾外曉鶯殘月。

蘭露重,柳風斜,滿庭堆落花。

虛閣上,倚闌望,還似去年惆悵。

春欲暮,思無窮,舊歡如夢中。

此詞意蘊豐富,既可作思婦念人之看。亦可作人臣失位之想。全詞語淡情濃,把主人公的懷人之情寫得千轉百回,纏綿不盡。這在溫詞中也可謂別具一格。

菩薩蠻·小山重疊金明滅

小山重疊金明滅,鬢雲欲度香腮雪。

懶起畫蛾眉,弄妝梳洗遲。

照花前後鏡,花面交相映。

新帖綉羅襦,雙雙金鷓鴣。

這首《菩薩蠻》,為了適應宮廷歌伎的聲口,也為了點綴皇宮裡的生活情趣,把婦女的容貌寫得很美麗,服飾寫得很華貴,體態也寫得十分嬌柔,彷彿描繪了一幅唐代仕女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詩詞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古詩古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