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科教 > 正文

和中國高中生談性開放 讓幾個媽媽們差點驚掉下巴

家長們在一昧只追求孩子學業教育的同時,也應該多了解一下孩子身心的變化,幫助他們安然地渡過躁動的青春期,讓他們身心健康地走向未來。

以前我不太願意承認有代溝的問題,因為我覺得隨著年齡增長,對上——我可以理解老一輩的想法;對下——我也願意和年輕人做朋友,去理解和接納他們的新觀點。

但是這次和高中生的對話讓我不得不承認,代溝不僅存在,而且很難逾越。

每次回國和朋友聚會,除了常驚嘆於朋友孩子迅速的成長以外,並沒有機會和這些半大的青少年好好地聊一聊。

周日和密友們的一次聚會後,我們幾個媽媽和一個高二女生(朋友的女兒)坐在一起,展開了一場對話。

話題的發起人是我的好友之一,她女兒現在初一,上周末下了課外補習班,老師好心提醒她注意孩子的交際,因為在他們班上已經發生了男女生談戀愛,並且有些越軌的行為。所以好友為此比較焦慮,她說她女兒比較內向,一般不和她交流。於是她就問現在就讀高二的另一個朋友的女兒YY,作為女生,她的立場。

YY說:“我沒覺得這是個大不了的問題,我們同學有些也是從初中開始戀愛的。有的已經分手了,有的一直談到現在。”

“老師不管嗎?”我們驚訝地問

“老師有時候只管本班的,你和外班的談,她哪兒管得著?就是本班的也只是把他們分開坐而已,下課了,放學了,老師哪裡費那個勁兒管你?”YY說

好友接著問:“那,他們爸媽知道嗎?”

“爸媽知道能怎麼樣?上晚自習能不讓他們去嗎?晚自習是最自由的時間。”YY不屑一顧地說

我們一臉驚訝:“晚自習沒有老師的嗎?有老師管著,怎麼會有時間談情說愛?”

YY一臉鄙夷地看著我們:“晚上最後一堂課是7點半結束,7點半到9點的自習時間是沒有老師的,也沒有家長。你們知道嗎?上周晚自習後,我們實驗室的鎖又被撬壞了,這已經是第N次了。”

我好奇地問:“晚自習和門鎖撬壞有什麼聯繫?”

她像看著外星人一樣看著我說:“你真不知道?晚自習撬鎖進實驗室能幹什麼呀?做愛呀。”

那一瞬間,我們幾個媽媽頓時石化了。我的媽,“做愛”這個詞從一個高二的孩子嘴巴里說出來,就像是說“吃飯”一樣的自然。突然間有種時代的距離感迸發出來。

“插一句嘴”我看著YY:“這事兒放在一個很普通的中學,我也許能夠理解。可你們是省重點中學,那都應該是把精力放在衝刺上的學霸們啊,你這說法有點顛覆我的想像啊。”

YY一笑嗤之:“重點中學怎麼了?學霸就不能談戀愛了?誰規定的?我們班級一大半兒人都有男女朋友,而且基本上都不是和本班的談。像我這樣不談戀愛的才是少數。就我知道的,除了晚自習,中午都有回家做愛的。”

容我們緩緩勁兒。她這言論讓我們這些媽媽們,心臟有點受不了。

好友轉過頭小聲地和我嘀咕:“我們那時候生理衛生都沒學過,現在的孩子怎麼知道這些的?”

“阿姨,你們太天真吧?”YY聽到我們的嘀咕後,笑著說:“現在誰還沒看過A片啊?上次上課,我們班一個同學在看手機,誰知道彈幕彈出來一個A片,他想關閉屏幕,沒想到按錯了按鍵,居然把聲音放出來了,全班都笑起來了。老師只好沒收他的手機。你說他冤不冤。”

“老師沒讓他請家長?”我們一臉迷茫

“這麼大了還請什麼家長?老師警告他了,他也解釋了,這事兒就算了。你們想啊,現在真要有心看A片,哪兒不都是途徑啊?只是看你想不想看罷了。”YY說

我們突然無語了。

“那他們中午乾的事兒,你們怎麼知道呢?”好友好奇地問

“怎麼不知道,沒有不透風的牆,好吧?中午就他們不在學校,大家也都知道他們談戀愛,女孩兒家長中午不在家,這種事兒還需要講那麼明白?”YY輕描淡寫地說:“這算什麼事兒啊?我去年的同桌,都去醫院打過胎。”

我們幾個媽媽差點被驚掉下巴。

“你怎麼知道?”我們異口同聲地說

“她跟我說的啊。”她不以為然地說:“她是我同桌,就跟我說了唄。”

另一個好友問:“那你什麼反應?你有沒有覺得她的行為很羞恥?或者想離她遠點的感覺?”

“這有什麼羞恥的,又不是我乾的。她自己都不覺得有什麼,我為什麼要為她羞恥。這是她自己的選擇,管我什麼事情?我沒覺得需要遠離她,因為那是她的人生,她的決定,與我無關。”YY說

“那她跟你說她打過胎的時候,你沒有勸勸她?沒有跟她說要自重什麼的?”好友接著問

“為什麼我要用道德綁架她?那是她自己的事情啊。如果當初她請我陪她去做流產,我想我會陪她去,但是我不會教訓她或者瞧不起她。因為輪不到我來指責她,我也沒有義務這麼做,她的人生與我無關。我只要管好我自己,守住我自己的底線就可以了。”YY一板一眼地說

“她這事兒後來其他同學都知道了嗎?”女兒上初一的朋友迫切地問:“大家什麼態度?”

“後來同學知道了啊。”YY平靜地說:“你們覺得能有什麼反應?她自己都沒覺得有什麼,其他人會有什麼大驚小怪的。再說又不是自己的事兒,聽過就過了唄。”

············

是我們太過保守還是時代進步太快?這些觀念已經和我們那個時代的道德觀,倫理觀大相徑庭。

儘管我現在生活在加拿大這個“性”比較開放的國度,但是我沒有想到,國內的孩子們已經開放到如此的程度,我已經無法認同他們看待“性”的隨意態度。

我並不是說所有的孩子都這樣,也許這隻代表了部分青少年開放的現狀,但是旁觀孩子們這種司空見慣,不以為然的態度著實讓人感到堪憂。

孩子的身心健康一直是家長關心和擔心的問題,隨著現代信息的爆炸和網路的發展,很多孩子對信息無過濾地接受,加上好奇心和生長激素的作用,讓他們過早地進入了成人世界,而影響了身心的健康。

家長們在一昧只追求孩子學業教育的同時,也應該多了解一下孩子身心的變化,幫助他們安然地渡過躁動的青春期,讓他們身心健康地走向未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溫哥華港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