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反送中臨近十一國慶!北京已設「出兵死線」?

香港反送中周日「荃葵青遊行」再爆衝突,警方出動防暴小組、裝甲車與水炮車,並在荃灣釋放多枚催淚彈,多名警察更一度拔出左輪手槍,疑似向群眾發射實彈!荃灣區議員,同時也是港區全國人大代表田北辰表示,北京10月1號即將迎來70周年國慶,如果屆時全球媒體聚焦香港反送中示威,習近平將會顏面盡失,反送中臨近十一國慶,北京是否已設下「出兵死線」?《海峽論談》除了有前線記者來自荃灣的現場報道,也邀請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與台灣的香港問題專家李華球深入分析。

香港反送中周日“荃葵青遊行”再爆衝突,警方出動防暴小組、裝甲車與水炮車,並在荃灣釋放多枚催淚彈,多名警察更一度拔出左輪手槍,疑似向群眾發射實彈!荃灣區議員,同時也是港區全國人大代表田北辰表示,北京10月1號即將迎來70周年國慶,如果屆時全球媒體聚焦香港反送中示威,習近平將會顏面盡失,反送中臨近十一國慶,北京是否已設下“出兵死線”?《海峽論談》除了有前線記者來自荃灣的現場報道,也邀請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與台灣的香港問題專家李華球深入分析。

港警拔出左輪在荃灣打響第一槍

823手牽手“香港之路”雖和平落幕,但周日“荃葵青遊行”再爆激烈衝突,根據美國之音記者湯惠芸現場目擊,警方在雨中發射的催淚彈有如連珠炮,更有多名警察在荃灣拔出左輪手槍朝群眾發射實彈,現場可以聽到搶響!港區全國人大代表田北辰指出,十一國慶將至,屆時若全球媒體關注香港反送中,習近平將顏面盡失,北京是否已對香港反送中設下“出兵死線”?

製造暴力為口實北京做好鎮壓準備?

楊建利:我認為北京已經做好了武力鎮壓的準備。雖然武力鎮壓不是他的最佳選擇,但是是他其中的一個選擇。最近的一些對內的對外的宣傳,以及布兵在離香港最近的深圳等等很多的跡象都說明,北京做好了這種準備。但是,我仍然要強調,這不是北京最佳的選擇。但是我們必須注意到一個現象,北京是最喜歡暴力的,因為他只有把香港的抗議行動做成一個事實,是一個暴亂,他才有理由施行所謂的法律給的權利,進行暴力鎮壓。所以,當香港的抗議活動一直維持和平的時候,北京就顯得沒有什麼辦法了。他在政治上也不想讓步,五大訴求一點都不要讓步,那麼同時香港抗議活動持續進行,這樣就走入一個僵局。十一大限又在步步逼近,所以我覺得北京需要在這個時候創造一些暴力,給他一些口實。不一定要像六四的時候那樣使用野戰軍進行暴力鎮壓的形式,但是用武警和香港警察以及香港駐軍進行結合的辦法,對局面進行控制,也就是另外一種形式的暴力鎮壓,我覺得他們已經做好了這種準備。

十一國慶大限將至習近平恐顏面盡失

楊建利:未來一個月是非常關鍵的。香港的民眾已經策划了很多的抗議活動。大家都理解10月1號對於中共尤其是對習近平的重要性。這是習近平當任後第一個帶有十年紀念的國慶,在他當任國家主席期間還會不會有另外一個大慶他都不知道,也沒有人知道。所以對他來講是非常重要的日子,他希望這個日子會對他來講會輝煌、祥和,但是香港肯定是心頭大患。香港人民也理解這一點,所以不會放過十一這個日子。所以我個人感覺十一是一個大限。

關閉港鐵、阻斷物資試圖壓制抗議規模

北京在運用各種的手段,這種手段有時是外界看不到的。比如限制供應給香港抗議民眾所需要的各種物資。我有朋友在香港反映,像頭盔口罩等等抗議相關的,甚至黑色體恤衫,甚至連布的供應都非常困難了。這等於說是讓抗議的後援受到影響。另外,比如說今天地鐵停運等等,用這種手段讓抗議的規模逐漸降低,然後在政治訴求上一點也不讓步,讓你自己空乏其身,不斷地讓你自己感到疲乏厭倦,也引起其他人的反感,這是北京所期待的。在這同時,有一些比較激進的抗議勇武派感到這種抗議沒有結果的時候,他就會設法升級抗議,那麼中共這個時候就準備好給你暴力。你不升級他會想辦法升級,用一個口實不斷地收緊自由的空間,到最後如果有任何的規模交大的暴力事件的話,我相信他會採取比較大的行動。我再重複一遍,這個行動不一定是六四時使用的大規模野戰軍的方式,因為他不需要了,因為現在有武裝鎮暴警察,再加上香港警察和駐軍部隊,應該是相信他們的武力足以控制香港。我自己感覺,十一是個大限。

兩列火車即將對撞誰能踩住煞車?

李華球:北京面對香港將近三個月動亂的形勢,當然使盡了很多的辦法。不過,如果真的要在8月底以前解決這件事的話,我認為必然是必須要出動軍隊、武警、或者是結合香港駐軍和港警,武裝的力量解決香港應該是有可能的。但是我們要特別注意到,中共解決了香港的動亂,能不能解決的了香港人民反撲的浪潮,這才是真正的問題所在。我相信經由22年之後,香港人現在還對中國的這個祖國意識的淡薄來看,我認為就算未來的一個禮拜真的能夠鎮壓香港的整個形勢,但是我相信零星和局部的小型活動應該也不可能停止。也就是說,香港人認為花了將近3個月的時間,已經把整個氣勢都形成了,態勢也出來了,如果這個時候鳴金收兵,那麼就枉費這段時間對香港的反撲,也讓北京感受到香港人追求民主人權自由的高度行動的決心。所以我認為,未來北京要解決的話,大的場面應該可以控制得住,但是如果真的出動武力來解決的話,那麼激發港人的心裏面的不認同感,那麼非理性的行動不可能完全停止。

831之前將是解決香港問題關鍵期?

李華球:未來的一個禮拜是一個非常關鍵的時間,8月31號到10月1號幾乎只有一個多月的時間,那這一個多月的時間,今年的十一是北京的70周年建政,當然不可能他會在8月底9月初的時候不解決這件事情。如果這件事情不能夠在這個時段解決,那麼今年10月1號大陸的國慶恐怕習近平面對的壓力會更大,這是第一點。第二點,不久前,國台辦新聞發言人講,出現“恐怖主義”的苗頭,這個已經是把暴亂的事情定性為“出現恐怖主義苗頭”。也就是說,這個苗頭如果變成真正的恐怖主義,那麼他的反恐部隊當然就名正言順地進行打擊的動作。因此,自從“恐怖主義苗頭”出現之前,大概兩個禮拜之前,事實上相關的武警部隊已經到達深圳離香港約十幾二十分鐘的路程就可以到達,駐港部隊也都也都做了全面的戒備。這樣來看的話,至於會不會出兵,到今天為止我仍然覺得比較保守。他可能用部隊的這個態勢來形成一種威嚇的局面,那麼會不會出兵要看這幾天有沒有大型活動,同時大型活動真正的形成了恐怖主義這樣一個動作的話,那出兵的可能性才會高。第三,這一次假定真的出兵了,那當然是按內亂,會告知國際各界不要干預中國內部的事情。這三點提供大家參考。

香港會亡嗎?

楊建利:香港現在進行的所有的抗議活動以及港府和北京的回應,這是一個大的博弈。這個博弈是多個參加者的博弈,並不是唯一的參加者。北京肯定是希望逐步地壓縮香港的自由空間,這個自由空間主要是言論和結社集會等等這樣的自由空間。那麼如果他能夠控制住香港的自由空間,能夠阻止抗議活動繼續的話,我相信他在香港的下一步的行動將是改善民生,創造某種繁榮,就像在六四以後在中國做的一樣。中共相信這一套策略是有效的,而且在這方面有很多的經驗。但是我說的是這是多方博弈,所以最後香港的結果是多方合力的結果,並不是北京想怎樣就能達到他想要的樣子。那麼這裡面博弈的各方還包括香港的抗議者,從各種跡象和我們了解的信息來看,抗議者是不會放棄的,他們的決心之大,已經向世界表現出來了,我相信北京也看到了這種現象。即使他用暴力的方式暫時控制了香港,但是香港的抗爭活動不會因此停止下來。香港不像中國大陸一樣黨組織處處都控制局面,在控制了自由以後不斷發展經濟創造繁榮,能夠在第一時間內擺脫困境控制局面,但是在香港就非常困難。香港的民眾不同於中國大陸的民眾,香港也沒有在大陸的那種共產黨的組織為北京做這樣的工作。其他的博弈不要忘記了共產黨內的政治鬥爭。最近一段時期我們看見,中共高層對香港的問題基本上不表態,實際上我們了解的情況是,北京的高層幾乎沒有人對此發表任何公開的見解,也不想提出任何的看法,他們都希望這件事最後交到習近平手中。換句話講,很多不喜歡習近平的人,我相信很多很多,就希望香港的事情最後給習近平帶來權力上的不穩定,給習近平帶來麻煩。我相信,只要香港的民眾堅持抗爭,堅持給北京製造壓力的局面,只要長期進行下去,在加上國際社會貿易戰等等因素,會很有可能在北京的上層政治鬥爭中創造一定的機會。就是說,中國的經濟出現了問題,香港的局面不能夠得到解決,都有可能成為習近平反對派反對習近平的口實,反對習近平的人走在一起,成為有效反對力量的機會。所以,我覺得未來的博弈還是很難看清最後的解決,很難講香港是否會最後失去其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當然,北京也做好了準備,最壞的結果就是暴力鎮壓,然後控制香港,把香港變成“死港”,在控制之下再創造繁榮。但是不管怎樣,香港已經不能像以前的香港一樣了。所以中共做好了準備,用上海深圳來替代香港的地位,雖然對他來講失去香港是很大的損失,但是為了保住自己政權的安全,尤其是習近平為了保證自己的個人權力的穩定,這種犧牲他是可以做的。目前來講,上海的股市市值已經超過了香港,而且深圳緊隨其後,所以香港的經濟地位已經不像以前那麼重要。從共產黨的角度來講,如果香港成為反共反習的基地的話,我想犧牲香港的事他們也是願意做的。

武力壓不服?北京切要三思

李華球:我不覺得香港會亡,但是我比較意外的是,今年的香港人用這樣的動作和勇氣來表達他們對大陸的不滿,我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大的動作會把戰線拉的這麼長。不久前講的深圳特區的問題,透過國務院新聞辦發布之後很多人就說深圳會取代香港,我認為完全不可能。除了香港的四大特性之外,我另外講兩個比較關鍵的,就是香港人的民主思潮完全在這22年回歸之後,看得出來香港人不會放過他們追求民主的意願,不會不讓自己的人權高度彰顯,不會讓香港的自由比過去不自由。第二,我覺得香港人不怕。我認為現在香港人也有一部分人不怕苦也不怕死。如果是這樣的話,軍隊有這樣的概念,香港人民也有這樣的想法,那應該已經不是火車對撞的問題了,而是北京必須要正視,為什麼香港人在中國來講的話是最進步,最繁榮,最好的地方。那麼這麼好的地方之下,香港人還做這樣的事,我認為中(共)國必須要去除對民主害怕的概念。這個概念如果不去除,許多北京和大陸的專家對香港的研究做出許多錯誤的判斷,造成政策的決定都是在錯誤當中不願意改進不願意調整,這應該是未來香港問題對北京來講最嚴重的問題所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