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受邀訪新疆:「我必須說出真相」 親中外籍記者親眼所見瀕臨崩潰

賈孜何日前在YouTube發布自己到新疆的見聞感受,他在影片中表示,這些訪問參觀都是事先安排好,記者團沒有行動自由,現身的村民都是當局挑選並背熟標準答案的人,但他仍可感受到當地人無處不在的恐懼感。

2019年1月5日,中共官方展示給外國記者看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和田縣職業教育培訓中心”

為了掩蓋新疆集中營的存在,中共當局發表為其惡行漂白的《白皮書》,又邀請外媒到新疆,在中共官員陪同下到當地走訪,試圖展現一個和平盛世。但新疆穆斯林掩飾不了的恐懼眼神,和官員脫口而出的話:“給關押的穆斯林提供免費培訓和伙食不是很好嗎?”讓新疆集中營的存在不言而喻。

新疆集中營,彷彿是個會凌虐動物的黑心馬戲團,被關在裡面的人被迫表演,只求少挨一頓鞭子。

瀕臨崩潰

綜合自由亞洲電台及德國之音報道,阿爾巴尼亞的教授兼記者賈孜何(Olsi Jazexhi)在今年接受中共政府的邀請前往新疆訪問,結果他發現,自己本來認為外界對維吾爾人的報導是假新聞,去到當地才確定真是“集中營”,且親眼所見讓自己瀕臨崩潰。

賈孜何日前在YouTube發布自己到新疆的見聞感受,他在影片中表示,這些訪問參觀都是事先安排好,記者團沒有行動自由,現身的村民都是當局挑選並背熟標準答案的人,但他仍可感受到當地人無處不在的恐懼感。

他與一名土耳其的同事和維吾爾人聊天時,被陪同的漢人發現,當漢人走過來時,那些維吾爾人驚慌四散。而當局安排他們參觀的清真寺都空蕩蕩的。

記者團還來到位於新疆西部阿克蘇市的一間所謂職業培訓中心,訪問了已被關1到2年的年輕男女,其罪行是未經官方允許私自讀《古蘭經》、一天做5次禮拜和在網上閱讀宗教文獻等,但該中心人員向記者團介紹,這些人是“極端分子”和“恐怖分子”。

他說,被關押者首先得認罪,承認自己違反規定閱讀了《古蘭經》或做禮拜,接下來要表示悔改,第3步就是“自願要求接受培訓”。新疆穆斯林在這裡只有兩種選擇:不是進監獄,就是接受當局的洗腦。

據中共官員介紹,新疆有68所像這樣的培訓中心。賈孜何認為在阿克蘇市參觀的培訓中心很糟糕,但其他沒被安排參觀的可能更糟。

賈孜何指出,所謂培訓中心完全是依奧威爾所描繪的極權主義小說《1984》里的模式建造,“我不敢相信21世紀還會有這樣的政權…從那時刻起我跟中共決裂了”。

禁報道負面的消息

賈孜何提到,在中共官員問媒體團的感受時,他回說:“太可怕了,如此集體羞辱維吾爾人,其實是在傷害中國。”這番話讓官員開始生氣。一名官員還威脅賈孜何的同事,回去不要報導負面的東西。官員反問記者:“給關押的穆斯林提供免費培訓和伙食不是很好嗎?”

中共當局組織一些外媒到新疆參訪,之後便大肆宣傳外媒對新疆集中營的友善報導。賈孜何在視頻中直言:“感謝中共當局的款待,但我必須說出真相。”他希望中共吸取歷史教訓,不要把整個維吾爾族變成自己的敵人。

中共政府在今年8月16日發布白皮書《新疆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工作》,試圖證明關押上百萬維吾爾人是正確的“預防措施”,並希望外界相信其措施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但走了新疆一趟的賈孜何指出,這是在集體拘禁、羞辱和極端化維吾爾人,這樣做必將會造成惡果。他希望中共關閉這些集中營,讓維吾爾人回家與親人團聚。

不被信任的白皮書

最新出台的《新疆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工作》白皮書,極力美化新疆政策,例如:為被關押者提供“免費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結業證書”、漢語課程,還提到完全不存在的“宗教信仰自由”。白皮書強調,自從在新疆廣設“教培中心”後,“社會治安狀況明顯好轉,民族平等團結,宗教和睦和順,人民生活安定祥和”。

但對每位被迫流亡在異國、與國內家人失聯的新疆穆斯林來說,無法接受這樣的說法。英媒BBC今年7月報道了一群困在土耳其的維吾爾族父母,他們泣訴自己的小孩“被失蹤”,疑似被關進“兒童再教育營”,自己卻無法回中國大陸找孩子。

8月27日線上人權雜誌《寒冬》指新疆白皮書是中共的最新謊言:“中共政府在白皮書中吹噓其獨特的反恐怖主義辦法得到了很多國家的支持,卻絲毫沒有提中共對所有國家都一隻手提斧頭,一隻手‘大撒幣’,利用優惠政策讓對方保持沉默。”

這篇報導說,中共在新疆遭受文化滅絕一事上顛倒黑白,但自由世界很少有國家相信它的話。即使是中國法律,也沒有哪一條是允許非法關押的。中共政府企圖粉飾發生在新疆的“奧威爾式”瘋狂行徑,是絕對騙不了人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博談網記者蘇智敏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