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半個小時後 三個人進來就喊:「第二輪開始!」

——被非法關押近10年 原二級女警司張雲再被劫

一陣折磨後,張雲已起不來了。三人把張雲拽起來,換成電棍在她的脖子、手、胳膊內側、腿上到處亂電,看還不行,這三人就出去了。 大概半個小時後,三個人進來就喊:「第二輪開始!」 耿行軍幸災樂禍地說:「叫你嘗嘗受傷後再受刑是什麼滋味。」

中共酷刑示意圖:上繩(明慧網)

2019年8月15日下午五點左右,石家莊市鹿泉區五位法輪功學員張雲、馬素瑞、陳鮮花、張志清、薛文玲在一起閱讀法輪功書籍時,被非法闖上門的鹿泉公安局警察綁架。

明慧網報導,現張雲、馬素瑞、陳鮮花被非法關押在石家莊第二看守所,張志清、薛文玲被非法關押在井陘縣礦區看守所。

張雲女士,今年64歲,原鹿泉監獄二級警司。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後,張雲幾經生死,3次被非法勞教,3次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並被非法判刑,累計被關押9年3個月時間,受盡各種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殘。

石家莊勞教所第四大隊的酷刑折磨

1999年7月20日之後,河北省鹿泉監獄無理剝奪對張雲的人身自由,上下班及在家吃住均有人看管,後又強行把她綁架到石家莊市看守所關押。

2001年4月20日,張雲正在單位上班,被鹿泉市“610”(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非法專職機構)直接綁架到石家莊市勞教所第四大隊,被非法勞教1年。

一到四大隊,在大隊長尚長明、政委張雙琴、所部政委李愛國的直接指使下,耿行軍、周益林、裴××三名警察威逼著張雲寫不煉功的“保證書”,被張拒絕。

耿行軍、周益林、裴××開始對張雲實施酷刑。

他們逼迫她脫掉外衣,只剩一件襯衫,三人一齊動手上繩,強迫她跪在地上,將其胳膊擰至背後,將其手擰到後腦的位置,張雲疼得幾乎暈了過去;然後他們將筷子粗的細繩繞肩部、胸部、背部一道道狠勁勒緊,一邊勒繩一邊逼問寫不寫,張雲咬緊牙,一分一秒地忍受著劇痛,沒有妥協。

耿行軍又將電棍插入張雲後背的繩中,繩子幾乎被勒進肉里。張雲開始呼吸困難、汗水濕透了衣服。

耿行軍在一旁說:“你不是挺硬嗎?怎麼才四分二十秒就成這樣了?比別人時間短多了。”說著把繩子鬆開,鬆開繩子後張雲強烈乾嘔,耿行軍則獰笑著說:“知道為什麼沒讓你吃午飯嗎?知道吃了也得吐出來,省得弄髒了地板。”

“上繩”是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酷刑之一,上繩時血液幾乎阻斷,鬆開繩後血液猛地流通,心臟難以承受者極易導致死亡。

警察們又氣勢洶洶地拎起膠皮棍(膠皮棍裡面是鋼絲,外邊橡膠包裹,人被打後受內傷),把張雲按趴在地上,耿行軍掄起膠皮棍暴打她的臀部,打一棍問一句:“寫不寫?”

不知打了多長時間,張雲咬著自己的手背一聲不吭。

一陣折磨後,張雲已起不來了。三人把張雲拽起來,換成電棍在她的脖子、手、胳膊內側、腿上到處亂電,看還不行,這三人就出去了。

大概半個小時後,三個人進來就喊:“第二輪開始!”

耿行軍幸災樂禍地說:“叫你嘗嘗受傷後再受刑是什麼滋味。”

三人一齊動手,周益林、耿行軍把張雲上半身按趴在桌子上,腿跟部硌在桌子沿上,臀部撅起,裴××掄起膠皮棍猛抽已經腫起的臀部。

張雲不由自主地慘叫、全身顫抖。

整整一個下午,張雲被打得臀部、雙腿黑紫。這次受刑後,張雲的腿拐了兩個月,臀部形成兩個手掌大的死肉硬塊,兩年多還沒有完全消下去,繩子勒出的血痕一年後才消失。

勞教所把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單獨關押在小屋內,即關禁閉,連去廁所都得錯開時間,彼此難得見面。

報導說,張雲被分在以警察崔艷芳、耿行軍為首的“攻堅組”,崔艷芳50多歲,洗腦迫害非常賣力,導致其心理變態,以折磨法輪功學員為樂,包括晝夜不讓法輪功學員睡覺,罰站,指揮男惡警打人,以及寫誣衊法輪功創始人的紙條往法輪功學員面前放等等。

張雲被關禁閉時,和一個普教(勞教人員)住在僅有雙人床大的一間小屋裡,兩人合睡一張單人床,還要忍受伏天悶熱、蚊蟲叮咬等。每天後半夜,隔壁車間經常傳來毒打法輪功學員的聲音,使人揪心不能入睡。

在勞教所里,警察整天拎著刑具在各屋、各院子里到處亂轉,恐嚇,謾罵不絕於耳,到處充斥著恐怖、陰森的氣氛。

5月13日,耿行軍又把張雲帶到餐廳,桌子上擺著膠皮棍、電棍、繩索、手銬,還有一份事先寫好的放棄修煉的保證書。

耿行軍說:不寫就抄一份吧。被張雲拒絕後,他開始猛搧張雲的臉,邊搧邊說:“我念一句,你寫一句,一句不寫就上一次刑,看你還硬不硬。”說著又拿電棍電張雲的右手,大叫:“寫不寫?”

張雲的承受到了極限,在心靈與肉體的極度痛苦中,她違心地抄錄了一份“四書”,邊抄邊流淚說:“這不算數,是你們逼迫的。”

耿行軍卻得意地說:“上邊誰知道是真的假的,我們要的是‘轉化率’。”

張雲在極度痛苦中違背自己的良心說了假話,淚流滿面。信仰被剝奪、精神被摧殘、意志被強姦,她幾天內頭髮白了許多。

8月19日,歷盡了3個月身心痛苦的張雲鄭重寫下了“聲明”:“否定此前被迫放棄修煉法輪功的保證。”警察們則氣炸了:“找死啊,想回爐啊……再收拾她!”

唐山開平勞教所的迫害

2001年12月26日,張雲因不放棄信仰被轉往河北省唐山開平勞教所,遭受更加殘酷的迫害。

每天,她被罰站17至20小時,長達4個月,致使全身浮腫;罰蹲罰跪、沒收洗漱用具、拳打腳踢……。

一次,警察魏濤對張雲的太陽穴、臉部大打出手,張雲昏死過去,又被踢醒。

魏濤邊踢邊說:快起來,裝什麼死啊?而且專踢人腿前肉少的地方,被踢打的部位陷下去又腫起來,傷口疼得無法入睡。

中隊長王平搧張雲的耳根部,搧得頭暈目眩,耳朵聽不清。

2002年正月初一,張雲從早上6點在外邊罰站、挨凍,直到半夜,不準穿棉衣、棉鞋,兩個腳趾凍傷失去知覺,8個月後才恢復。

鹿泉市洗腦班的迫害

2002年4月17日,還有3天勞教期滿,張雲被鹿泉市“610”直接劫持到鹿泉市洗腦班4個月。

為了讓張雲放棄信仰,警察把她16歲的女兒叫來,當張雲見到已哭成淚人的女兒時,淚水也決堤般地湧出。

女兒獨自在家,無人照管,正上高中學習非常緊張,小小年紀承受著媽媽被殘酷迫害的巨大精神壓力。回家還得自己做飯、洗衣,飢一頓飽一頓,吃不好、睡不好,兩腿浮腫、學習下降。

兩個多小時里,孩子泣不成聲地只說了一句話:回家吧,媽媽,我想吃你做的麵條。

張雲的心都碎了,忍著悲痛告訴女兒:你一定要堅強,媽媽走的是正路,沒有錯,是江澤民集團無理關押好人。同時張雲也正告一旁的警察:這些痛苦都是你們造成的,遲早你們會償還,善惡有報是天理。

明慧網評論說,江氏集團一手製造的人倫悲劇,還無恥地向社會煽動仇恨,造謠說法輪功修煉者不顧家。

河北省會洗腦班的迫害

2002年8月9日,張雲又被劫持至河北省會洗腦班繼續遭受迫害長達8個月。

這裡迫害手段邪惡至極:警察和囚犯晝夜瘋狂洗腦、灌白酒,人關在房間內不讓出去,兩人監視張雲24小時不離左右。熬夜時往眼睛上抹清涼油,用草棍往鼻子、耳朵、眼瘙癢、攥著手不停地搖晃胳膊、稍一閉眼就猛地一拽……

2002年9月3日,張雲已被連續不讓睡覺兩個七天七夜(中間只隔一天)。

當張雲質問警察:熬死我,你怎麼向我的家人與社會交待?警察孔繁運說:上電視一演,說你自殺。

2003年4月4日,在遭受了長達2年的殘酷迫害後,張雲終於回到家中。

石家莊市勞教所第五大隊的迫害

2006年9月,張雲遭到連續10天的“熬鷹”(不讓睡覺,最後被逼絕食抗議,才作罷,此後她被單獨隔離在小單間,

張雲絕食反迫害近一個月,身體極度虛弱,已下不了床。她要求無罪釋放,不配合一切不合理要求,不穿勞教服,不剪短髮等。警察不得不打消了“轉化”她的念頭,對她說:“我們轉化不了你”。

2007年5月1日,張雲再次絕食抗議15天。5月16日,警察把她送到河北省醫院進行檢查,回來後強迫她輸液,聲稱所輸“全是營養葯”,結果第一天輸液她的腳開始腫脹並伴有嘔吐。

強迫輸液五天,張雲的身體狀況一天比一天壞,出現頭暈、呼吸困難、腿腳腫脹得鞋都穿不上。

後來得知給她輸的液中有治心臟病的葯,可張雲根本沒有心臟病,導致她浮腫、心律加快、胸悶。

2008年8月24日,為期2年的非法勞教終於到期,當局又以北京即將舉辦殘奧會為借口,將已被迫害得身體極度虛弱的張雲非法轉到河北省會洗腦班至9月。

2009年6月11日,鹿泉城關鎮派出所到張雲的單位鹿泉監獄直接綁架了她。隨後,張雲被非法勞教1年零9個月,劫持到河北省女子勞教所四大隊。

2013年11月10日,張雲到白鹿泉鄉梁庄村,發放明法輪功真相小冊子被抓後,被鹿泉法院違法枉判3年半,2014年12月16日,被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監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