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古詩古文 > 正文

李清照最調皮的一首詞 專門寫來向丈夫撒嬌 卻成了一首千古名作!

我國的才女不少,但能被稱一句“千古才女”的卻只有李清照一人,李清照給宋代文壇帶來的驚喜不亞於任何一個男性文人。

當16歲的她寫出“爭渡,爭渡,驚起一灘鷗鷺”,世人驚艷於這位大家閨秀的頑皮;當婚後與丈夫分別時的她寫下“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時,世人和這位痴情女子一起傷懷;而當面對大是大非的她寫下“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時,世人無不讚歎她的霸氣。

無論是頑皮、痴情還是霸氣的李清照,世人都照單全收,傳誦了數百年。但事實上,李易安也有小女子可愛加調皮的一面。本期要和大家分享的就是李清照很調皮的一首詞,18歲的她逛街回來,心情大好寫下此詞,專門來向丈夫撒嬌,全詞是調皮可愛又任性,卻成就了一首千古名作。

《減字木蘭花》

宋.李清照

賣花擔上,買得一枝春欲放。淚染輕勻,猶帶彤霞曉露痕。

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雲鬢斜簪,徒要教郎比並看。

寫這首詞時李清照和趙明誠成婚不久,此時的她過上了一段相對幸福的婚後生活。

詞的大意是:我從賣花的擔子上,買了一朵含苞欲放的花兒。它是那麼美麗,帶著露珠的痕迹,在陽光中無比動人。丈夫看了這朵花後,會不會覺得我不如花兒漂亮呢?不如我就將這花斜插在雲鬢,偏要問問他到底是我好看,還是花兒好看。

詞的上片寫買花、賞花。詞人的心情是不錯的,這朵花兒是才從賣花擔上買來,而且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淚染輕勻”並不是沾了淚水,而是沾上了晨露,“輕勻”寫出了陽光露水的溫柔,也側面體現了花之嬌。“猶帶彤霞曉露痕”是晶瑩的露珠和鮮艷的花色相結合,形成了一種類似彤霞的緋紅,詞人用虛實相結的手法,僅肜這7個字就寫盡了花之美。

詞的下片是抒情,調皮的李清照看著眼前的花兒,想到了自己,這是女子常見的心態。但欲與花比一比,卻並不常見,而詞人不但要比,還要將它插於雲鬢,讓丈夫來評一評。這是她的任性和調皮,更是她對丈夫的撒嬌之語。從微妙的心理活動的描寫,到插花的動作,詞人如行雲流水一般,一氣呵成,娓娓道來,筆力不凡。

縱觀全詞,在遣詞造句和語言的運用上是活潑、靈動的,這是全詞能朗朗上口的原因。在意境上,則塑造了一個調皮而又可愛的女子形象,與一般的閨情詞相比是別具一格的,讀來令人會心一笑。而在行文結構上,從買花賞花到戴花比花,一氣呵成,層層遞進。綜上,不得不說在寫情詞上,宋代文壇舍李清照還能其誰?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coco01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古詩古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