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古詩古文 > 正文

《詩經》305篇 你至少要會背這20篇千古名作

作者:

詩經》是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

《詩經》收集了西周初年至春秋中葉(前11世紀至前6世紀)的完整詩歌共305篇,反映了周初至周晚期約五百年間的社會面貌。

300多首詩,可能你並沒有時間全部讀完,那麼,你最少要會背這20首千古名篇。

《周南·關雎》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參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wù mèi】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

參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參差荇菜,左右芼【mào】之。窈窕淑女,鐘鼓樂之。

這是《詩經》的第一篇,語言優美,感情純真。孔子評價《關雎》:樂而不淫,哀而不傷。

《周南·桃夭》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于歸,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fén】其實。之子于歸,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葉蓁蓁【zhēn】。之子于歸,宜其家人。

這是賀女子出嫁的詩,通篇以桃花起興,以桃花喻美人,為新娘唱了一首讚歌。

清代姚際恆《詩經通論》:「桃花色最艷,故以取喻女子,開千古詞賦詠美人之祖。」

《召南·摽有梅》

摽【biào】有梅,其實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

摽有梅,其實三兮。求我庶士,迨其今兮。

摽有梅,頃筐塈之。求我庶士,迨其謂之。

這是一首委婉而大膽的求愛詩。珍惜青春,渴望愛情,是中國詩歌的母題之一。

《摽有梅》作為春思求愛詩之祖,其原型意義在於建構了一種抒情模式:以花木盛衰比青春流逝,由感慨青春易逝而追求婚戀及時。

《邶風·柏舟》

泛彼柏舟,亦泛其流。耿耿不寐,如有隱憂。

微我無酒,以敖以游。我心匪鑒,不可以茹。

亦有兄弟,不可以據。薄言往愬【sù】,逢彼之怒。

我心匪石,不可轉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威儀棣棣,不可選也。憂心悄悄,慍於群小。

覯【gòu】閔既多,受侮不少。靜言思之,寤辟有摽。

日居月諸,胡迭而微?心之憂矣,如匪浣衣。靜言思之,不能奮飛。

從內容看,此詩似是一首女子自傷遭遇不偶,而又苦於無可訴說的怨詩。亦可以看作是一個愛國者受到小人傾陷,而主上不明,無法施展抱負的憂憤詩。

全詩語言亦復凝重而委婉,激亢而幽抑,侃侃申訴,娓娓動聽,在《詩經》中別具一格。「我心匪石,不可轉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幾句最為精彩,經常為後世詩人所引用。

《邶風·擊鼓》

擊鼓其鏜【tāng】,踴躍用兵。土國城漕,我獨南行。

從孫子仲,平陳與宋。不我以歸,憂心有忡。

爰【yuán】居爰處?爰喪其馬?於以求之?於林之下。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於嗟闊兮,不我活兮。於嗟洵兮,不我信兮。

這是一首典型的戰爭詩。這是一位遠征異國、長期不得歸家計程車兵唱的一首思鄉之歌。

其中,描寫戰士感情的「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在後世也被用來形容夫妻情深。

《邶風·凱風》

凱風自南,吹彼棘心。棘心夭夭,母氏劬【qú】勞。

凱風自南,吹彼棘薪。母氏聖善,我無令人。

爰【yuán有寒泉?在浚【xùn】之下。有子七人,母氏勞苦。

睍【xiàn】睆【huǎn】黃鳥,載好其音。有子七人,莫慰母心。

這是兒子歌頌母親並深感自責的詩。

詩以凱風吹彼棘心開篇,把母親的撫育比作溫暖的南風,把自己弟兄們小時候比作酸棗樹的嫩芽,「叢生的」小嫩芽之所以能夠健康成長,全是母親大人辛勤哺育的功勞。

《邶風·靜女》

靜女其姝,俟我於城隅。愛而不見,搔首踟躕。

靜女其孌,貽我彤管。彤管有煒,說懌女美。

自牧歸荑,洵美且異。匪女之為美,美人之貽。

此詩寫青年男女幽會的過程,表現了男子對戀人溫柔嫻靜的稱讚以及對她的深深情意,體現出年輕男女之間純美愛情的美好。

通篇以男子的口吻來寫,充滿了幽默和健康快樂的情緒,尤其是對於青年人戀愛的心理描寫惟妙惟肖。

《衛風·淇奧》

瞻彼淇奧,綠竹猗猗【yī】。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僩【xiàn】兮,赫兮咺【xuān】兮。有匪君子,終不可諼【xuān】兮。

瞻彼淇奧,綠竹青青。有匪君子,充耳琇瑩,會弁【kuài biàn】如星。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終不可諼兮。

瞻彼淇奧,綠竹如簀【zé】。有匪君子,如金如錫,如圭如璧。寬兮綽兮,猗重【chóng】較兮。善戲謔兮,不為虐兮。

這是一首讚美男子形象的詩歌。

詩採用借物起興的手法,每章均以「綠竹」起興,借綠竹的挺拔、青翠、濃密來讚頌君子的高風亮節,開創了以竹喻人的先河。

《衛風·碩人》

碩人其頎,衣錦褧衣。齊侯之子,衛侯之妻。東宮之妹,邢侯之姨,譚公維私。

手如柔荑【tí】,膚如凝脂。領如蝤蠐【qiú qí】,齒如瓠犀【hù xī】。螓【qín】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碩人敖敖,說【shuì】於農郊。四牡有驕,朱幩【fén】鑣鑣【biāo biāo】。翟茀以朝。大夫夙退,無使君勞。

河水洋洋,北流活活【guō guō】。施罛【gū】濊濊【huò huò】,鱣【zhān】鮪【wěi】發發。葭菼【tǎn】揭揭,庶姜孽孽,庶士有朅【qiè】。

此詩描寫齊女莊姜出嫁衛莊公的盛況,著力刻畫了莊姜高貴、美麗的形象。

全詩是中國古代文學中最早刻蘧女性容貌美、情態美的優美篇章,開啟了後世博喻寫美人的先河,歷來備受人們的推崇和青睞。

其中「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二句對莊姜之美的精彩刻畫,永恆地定格了中國古典美人的曼妙姿容,歷來備受推崇。

《衛風·氓》

氓之蚩蚩【chī】,抱布貿絲。匪來貿絲,來即我謀。送子涉淇,至於頓丘。匪我愆【qiān】期,子無良媒。將【qiāng】子無怒,秋以為期。

乘彼垝垣【guǐ yuán】,以望復關。不見復關,泣涕漣漣。既見復關,載【zài】笑載言。爾卜爾筮【shì】,體無咎言。以爾車來,以我賄遷。

桑之未落,其葉沃若。於【xū】嗟鳩兮,無食桑葚!於嗟女兮,無與士耽!士之耽兮,猶可說也。女之耽兮,不可說也。

桑之落矣,其黃而隕。自我徂爾,三歲食貧。淇水湯湯,漸【jiān】車帷裳。女也不爽,士貳其行。士也罔極,二三其德。

三歲為婦,靡室勞矣。夙興夜寐,靡有朝矣。言既遂矣,至於暴矣。兄弟不知,咥【xì】其笑矣。靜言思之,躬自悼矣。

及爾偕老,老使我怨。淇則有岸,隰【xí】則有泮。總角之宴,言笑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這是一首棄婦自訴婚姻悲劇的詩歌。

女主人公以無比沉痛的口氣回憶了戀愛生活的甜蜜以及婚後被丈夫虐待和遺棄的痛苦,表達了她悔恨的心情與決絕的態度。此詩也為後人留下了當時風俗民情的寶貴資料。

《衛風·木瓜》

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琚。匪報也,永以為好也!

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瑤。匪報也,永以為好也!

投我以木李,報之以瓊玖。匪報也,永以為好也!

這是一首表達酬贈的詩,酬贈的物品價值卻不對等,從而體現兩人情意的深重。

「木瓜」作為文學意象也就被賦予了多種不同的象徵意義。其中「臣子思報忠於君主」「愛人定情堅於金玉」「友人饋贈禮輕情重」三種意象逐漸成為「木瓜」意象的主流內涵。

《王風·黍離》

彼黍離離,彼稷【jì】之苗。行邁靡靡【mǐ】,中心搖搖。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悠悠蒼天!此何人哉?

彼黍離離,彼稷之穗。行邁靡靡,中心如醉。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悠悠蒼天!此何人哉?

彼黍離離,彼稷之實。行邁靡靡,中心如噎。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悠悠蒼天!此何人哉?

這是東周都城洛邑周邊地區的民歌,遠行者經過西周鎬京,見宗廟宮室遺址,黍稷離離,抒發他內心的憂傷。

《王風·采葛》

彼采葛兮,一日不見,如三月兮!

彼采蕭兮,一日不見,如三秋兮!

彼采艾兮!一日不見,如三歲兮!

這是一首思念情人的小詩。

因為思念,一日之別,逐漸在他或她的心理上延長為三月、三秋、三歲,這一悖理的「心理時間」由於融進了他們無以復加的戀情,所以看似痴語、瘋話,卻能妙達離人心曲,喚起不同時代讀者的情感共鳴。

《鄭風·有女同車》

有女同車,顏如舜華【huā】。將翱【áo】將翔,佩玉瓊琚。彼美孟姜,洵美且都。

有女同行,顏如舜英。將翱將翔,佩玉將將【qiāng qiāng】。彼美孟姜,德音不忘。

這是一首貴族男女的戀歌,主要描寫與男子共同乘車的姑娘外表和內在的美。

此詩用敘事或鋪陳的方法飽含感情地對美女進行描寫,摹形傳神,活畫出一位出眾的美女形象,對後世的文學創作有較大的影響。

《國風·鄭風·風雨》

風雨淒淒,雞鳴喈喈【jiē】。既見君子,雲胡不夷。

風雨瀟瀟,雞鳴膠膠。既見君子,雲胡不瘳【chōu】。

風雨如晦,雞鳴不已。既見君子,雲胡不喜。

這是一首風雨懷人的名作。

在一個「風雨如晦,雞鳴不已」的早晨,這位苦苦懷人的女子,「既見君子」之時,那種喜出望外之情,真可謂溢於言表。難以形容,唯一唱三嘆而長歌之。

《魏風·碩鼠》

碩鼠碩鼠,無食我黍!三歲貫女【rǔ】,莫我肯顧。逝將去女【rǔ】,適彼樂土。樂土樂土,爰得我所。

碩鼠碩鼠,無食我麥!三歲貫女,莫我肯德。逝將去女,適彼樂國。樂國樂國,爰得我直。

碩鼠碩鼠,無食我苗!三歲貫女,莫我肯勞。逝將去女,適彼樂郊。樂郊樂郊,誰之永號?

此詩反映了勞動者對貪得無厭的剝削者的痛恨以及對美好生活的嚮往。

詩人形象地把剝削者比作又肥又大的老鼠,表現他們貪婪成性、油滑狡詐,從不考慮別人的死活,以致勞動者無法在此繼續生活下去,而要去尋找他們理想中的樂土。全詩以碩鼠喻剝削者,比喻精當,寓意較直。

《秦風·蒹葭》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謂伊人,在水之湄。溯洄從之,道阻且躋【jī】。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坻【chí】。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謂伊人,在水之涘【si】。溯洄從之,道阻且右。溯游從之,宛在水中沚【zhǐ】。

此詩曾被認為是用來譏刺秦襄公不能用周禮來鞏固他的國家,或惋惜招引隱居的賢士而不可得。

現在一般認為這是一首情歌,寫追求所愛而不及的惆悵與苦悶。

《唐風·綢繆》

綢繆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見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綢繆束芻【chú】,三星在隅。今夕何夕,見此邂逅。子兮子兮,如此邂逅何!

綢繆束楚,三星在戶。今夕何夕,見此粲者。子兮子兮,如此粲【càn】者何!

這首詩疑為賀新婚時鬧新房唱的歌。

每章頭兩句是起興,詩人借洞房花燭夜的歡愉之情,表達出了男女之間非常溫馨、甜蜜的情愛。

《秦風·無衣》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王於興師,修我戈矛。與子同仇!

豈曰無衣?與子同澤。王於興師,修我矛戟。與子偕作!

豈曰無衣?與子同裳。王於興師,修我甲兵。與子偕行!

這是一首激昂慷慨、同仇敵愾的戰歌,表現了秦國軍民團結互助、共御外侮的高昂士氣和樂觀精神。體現了奔赴前線共同殺敵的英雄主義氣概和愛國主義精神。

《小雅·採薇》

採薇採薇,薇亦作止。曰歸曰歸,歲亦莫止。靡室靡家,獫狁之故。不遑啟居,獫狁之故。

採薇採薇,薇亦柔止。曰歸曰歸,心亦憂止。憂心烈烈,載飢載渴。我戍未定,靡使歸聘。

採薇採薇,薇亦剛止。曰歸曰歸,歲亦陽止。王事靡盬,不遑啟處。憂心孔疚,我行不來!

彼爾維何?維常之華。彼路斯何?君子之車。戎車既駕,四牡業業。豈敢定居?一月三捷。

駕彼四牡,四牡騤騤。君子所依,小人所腓。四牡翼翼,象弭魚服。豈不日戒?獫狁孔棘!

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行道遲遲,載渴載飢。我心傷悲,莫知我哀!

這是一首戍卒返鄉詩,唱出從軍將士的艱辛生活和思歸的情懷。

「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抒寫當年出征和此日生還這兩種特定時刻的景物和情懷,言淺意深,情景交融,歷來被認為是《詩經》中有名的詩句之一。

怎麼樣,這些《詩經》名篇,你能背下多少呢?

插畫作者:汪鈺元

責任編輯: 宋雲   來源:詩詞世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729/1482847.html

古詩古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