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民意 > 正文

李怡:我們怎麼收貨?

我們的語境是:沒有暴徒,只有暴政。中共和港共的語境是:只有暴徒,沒有暴政。我們日夜為示威者被虐打被捕而痛心,他們為警黑暴行而竊笑。我們不能收貨是因為港共「走出第一步」,完全是因為美國國會即將審議《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和德國總理默克爾訪華。是港共策略性的暫時退卻,絕非在市民抗爭下的讓步。

對林鄭政權所謂“走出第一步”,收不收貨?

即使我們不是站在最前線的抗爭者,不是親眼目睹兄弟姐妹們被狂毆、受傷、被捕、被侮辱、面臨檢控和判重刑,即使我們沒有參與任何激烈行動,而只是在和理非的兩百萬遊行人士之中的一人,但我們在這將近三個月的時間,也日夜盯著網頁或電視,心在憂,心在痛,淚在流,不能寐。而林鄭周二在談她那段被泄露的談話時,卻忍不住竊笑。城市在哭,特首在笑,我們怎麼收貨?

林鄭政權和我們都看到了我們的城市變得不一樣,但我們看到的是暴政,而她和她的團隊看到的是“暴徒”。外國旅客斂足香港不是害怕香港有示威遊行和衝擊,因為示威者從來沒有侵犯過無辜的行人、店鋪,遊客斂足是因為各國傳媒報道警與黑對元朗北角居民、對地鐵乘客無差別地暴打。而無數的遊行場面,人鏈景象,都被外國人指為最美麗的人文風景。

我們不能收貨是因為在漫長的夏天眼睜睜看著我城淪落:國泰不再是國泰,滙豐不再是滙豐,許多公司都變成中國公司,公司員工變成中國員工,打工仔的公餘時間沒有言論自由,我們受燈柱監控,我們去大陸被查被扣,無辜被指嫖妓。我們只是反對本地政府的一個條例,卻在中國傳媒渲染下受到大陸人仇視。

我們不能收貨是因為五項訴求並非每項孤立,而是環環相扣。如果不承認送中條例是暴政是惡法,那麼它的撤回就只是緩兵之計,撤回不等於不會再推。如果承認送中條例是錯,是暴政惡法,那麼反對它的人就是正義之士,即使在反暴政中使用了暴力,也等同反強暴中自衛傷人一樣,絕非暴徒,反抗也非暴動。對被捕人士理應釋放,或免予起訴。而獨立調查對於連串的警民衝突、黑幫施虐、警黑勾結,就絕對是恢復社會秩序的必要手段。至於為什麼會有送中條例的推出?怎樣防止再有這樣的暴政惡法?為什麼可以在立會強行通過?就跟特首非普選產生、立法會的選舉殘缺有關,重新啟動真普選以完成《基本法》賦予香港人的政治權利,就是應有之義。否則,暴政不能止,惡法會重來。

我們的語境是:沒有暴徒,只有暴政。中共和港共的語境是:只有暴徒,沒有暴政。我們日夜為示威者被虐打被捕而痛心,他們為警黑暴行而竊笑。

我們不能收貨是因為港共“走出第一步”,完全是因為美國國會即將審議《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和德國總理默克爾訪華。是港共策略性的暫時退卻,絕非在市民抗爭下的讓步。一時未及細察的個別西方政界人士對林鄭的“撤回”表示歡迎,但在西方傳媒真實報道的壓力下,德國高層官員透露,默克爾在今天開始的訪華行程中會就香港局勢“說出她的批評”;而星期一美國國會提出的《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兩黨議員仍然力撐。

林鄭政權的策略性暫時退卻,是因為香港的持續抗爭引動了國際社會的關注。即使被污衊為勾結外國勢力我們也不必介意,小小的香港只有在國際關注下,才有與超級強權對抗的力量。因此,後天到美國駐港總領事館的請願就至為緊要。

義大利詩人但丁說:地獄最深處,是留給在道德存亡之際袖手旁觀的人。現在正是騙子橫行下,香港道德存亡之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