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首富之殤:投機者的黃昏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當馬雲以一曲《怒放的生命》卸任阿里時,另一個“首富”卻被員工集體討薪。

這個首富,是李河君!

01

2014年和2015年,最被世人膜拜的中國企業家,不是馬雲,也不是馬化騰,更不是許家印和王健林。

而是李河君。

這位漢能控股的大Boss,2014年就以870億元的身家,力壓王健林、馬雲、馬化騰和宗慶後等知名企業家,首次登頂《新財富》500富豪榜,而在2015年,李河君更是憑藉著1600億元的個人財富,成為2015年《胡潤財富》和《福布斯》的雙科大陸首富。

人一紅,自己會膨脹,也為被外人過度膜拜。在李河君“封神”的2015年,有一本圖書擺滿了機場書店。這本書的書名是《為世界而創造:李河君的成功智慧》。

在這本書的封面上,有兩行廣告語:想人之不敢想,成人之不能成。他,是比馬雲更有魄力的人!他就是李河君,2015年中國新首富,睥睨世界的光伏王者!

而稍早一些的2013年,一本《中國領先一把:第三次工業革命在中國》的勵志之作,被林毅夫、樊鋼等頂級國內經濟學家“聯合傾情推薦”,這本書的作者,正是李河君。

可惜,時至今日,光伏王者、商界巨子,不曾回來,而是已然隕落。

關於李河君和他的漢能帝國,近期有兩則負面新聞纏身。

一是遭遇大面積討薪,據《能源雜誌》報道,小面積欠薪始於去年底,大面積欠薪源自今年7月,漢能將每月5號的發薪日調整為28號後,6月、7月的工資截至目前仍沒有發放,至少涉及漢能薄膜發電集團和漢能移動能源控股集團。

也正是因為大面積欠薪,遲遲得不到漢能的正面解決,離職員工紛紛對老東家進行調侃——“漢能,沒有不可能”,這是漢能的司訓,而如今已經成為漢能被欠薪員工的調侃目標,有評論者在關於漢能欠薪的網帖留言:“(不可能)有的,發工資是不可能的。”

二是漢能系旗下的核心資產,遭到法院強制拍賣。據報道,漢能的“現金牛”金安橋水電站,已經於8月中旬被法院強制拍賣了51%的股份。

這意味著,漢能系的定海神針、輸血機、印鈔機,已經不復存在。在李河君的所有資產中,金安橋水電大壩毫無疑問是最為優質的,也是最為穩定的,每年可以給李河君提供幾十億元的現金收入。

漢能帝國已黃昏!

首富在哀鳴!

02

從輝煌到掙扎,再到哀鳴,也僅不過4年多的時間。

2015年,是李河君的無限輝煌之年,這一年他登頂中國 大陸首富。

李河君的輝煌,李河君的財富裂變式上升,不是緣於其他,而是緣於旗下上市公司股價的爆漲。2014年5月,漢能股價尚不及2元港幣,到2015年3月5日,股價就已飆升至最高點9.07港元,整體漲幅接近5倍,市值一度站上3000億港元,李河君身價接近2000億港元。

2015年5月20日,這一天,李河君肯定一輩子無法忘懷。在這一天之前,他是中國 大陸首富,在這一天之後,不僅他的個人財富蒸發掉近千億,而且整體漢能帝國從此每況愈下。

這一天,漢能薄膜發電(漢能的核心上市公司)的股價,在做空力量的打擊之下,瞬間灰飛煙滅,而這一起股價暴跌事件,更是引發香港證監會勒令其停止上市公司的股份買賣,並且不得復牌,遭受調查——而調查的主因之一,漢能薄膜發電與母公司漢能控股集團的關聯交易,存在“自買自賣”的嫌疑。

事後的財報披露顯示,不能怪做空力量的過於兇狠,更不能怪香港證監會的執法過嚴,怪只能怪,漢能自身的財務結構不規範,其上市公司的主營收入和主營利潤來源,主要來源於漢能控股的關聯交易。

而且,其所謂“核心技術”的真實含金量,一直存疑!

在此之後的幾年,李河君和漢能一直在垂死掙扎——港股上市公司私有化,意圖回歸A股(是不是A股更容易忽悠),上馬太陽能汽車項目(這概念絕對秒殺所有新能源汽車項目),發布顛覆性新產品漢能漢瓦……

然而,然而,一切的一切,至今仍停留在概念層面。

也有落地的,比如,欠薪,比如,強令員工認購漢能內部發行的理財產品。

03

首富之殤!

時境變幻無常,事物都有變化,首富亦是如此。

但是,從首富降格為一般性富豪,這是尋常之事,而從首富隕落為欠薪、破產、乃至身陷囹圄,這就不能不讓人為之悲嘆了。

李河君,這位曾經的首富,曾經的商界王者,從輝煌到隕落,究竟揭示了什麼?

從草莽間崛起,完成人生的初步積累,這是從0到1的過程。在這一階段,豪賭投機一把,以結果為導向的,完全服從事實邏輯,雖然不值得推崇,大抵也情有可原。

但是,在走過從0到1的階段之後,如果仍然痴迷於投機,而不是專註於實務,其結果是早晚要翻船。

拋開早期專註於水電行業不論,在漢能初步壯大規模之後,李河君已然不是專註於實業的企業家,而是概念的炒家、資本的玩家,收割地方政府和資本市場的高手。

成也命運,敗也命運——依賴於投機的成功,早晚還得死在投機的路上。

從1到10、從10到100的過程,純粹的投機,無法提供這樣的助推力,這是因為,企業規模的上升,會帶來企業系統運營成本的上升,既有顯性成本,也包括隱性成本,這必然要求創始人弱化短期的逐利,而應提升之於中長期發展的系統構建。

短期逐利,之於小企業,尚有船小好調頭的優點,但是,之於大企業,顯然是收益與風險不匹配的。

大企業的掌舵者,應該有企業家的人格,而不能是生意人、投機者的特徵。

大企業,應該旨在造血能力的構建,而不是成天算計如何吸血,吸投資者的血,吸員工的血。

大企業,應該真正專註於務實創新,而不是動輒以創新之名進行忽悠。

大企業,應該正視商業規則,要有真正的長期投資家的格局,而不是玩一把就走的投機者的心態。

首富之殤,殤在時代已變。

這個時代,之於投資者,是朝陽,之於投機者,則是黃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