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葉日武:我們不是主人 只是很容易被洗腦的顧客

我們通常只能透過媒體來知道天下大事,但許多媒體都有其政治立場,可以透過報導內容與角度來改變我們對事實的認知,進而改變我們的政治立場與投票行為。因此,我們每天都在承受著媒體的洗腦,卻經常以為自己的政治立場與投票行為完全來自於客觀自主的判斷。

先說一個故事:我的父親早年訂閱聯合報,當時是國民黨的支持者,曾經因為立場與觀點不同而多次和支持黨外/綠營的鄰居吵架。然而,在三報之爭時期,祖宅當地的送報生堅持只送自由時報,我父親無奈之下被迫改訂,結果一年後他就變成國民黨的反對者!

這個故事的涵意很明顯。我們通常只能透過媒體來知道天下大事,但許多媒體都有其政治立場,可以透過報導內容與角度來改變我們對事實的認知,進而改變我們的政治立場與投票行為。因此,我們每天都在承受著媒體的洗腦,卻經常以為自己的政治立場與投票行為完全來自於客觀自主的判斷。

如果我們確知有人想要對自己洗腦(例如廠商的廣告),我們必定會心存疑慮甚或極力抗拒,但問題就在於我們並不確定,而且媒體有充份的理由支持其選擇性報導與評論(版面或時間有限、新聞與言論自由等)。舉例而言,近期的香港反送中事件中,出現一段警察拔槍威嚇民眾的插曲,於是媒體可以根據其政治立場操作成下列三種不同的事實:

這只是單一且公開的事件。只要不是弱智無腦就不難理解,媒體會選擇性的誇大有利其政治立場的事件,並隱藏不利其政治立場的事件,對於業已公開且不利其政治立場的事件,也可以透過調整報導與評論的角度來淡化其不利影響,甚至扭曲成有利其政治立場的認知。

兩蔣很清楚“得媒體則得天下”的事實,因此嚴格管控媒體,打造出“三台兩報”的格局,黨外/綠營也很清楚這點,因此在高喊“黨政軍退出媒體”的同時,卻由自己人掌控部分媒體,建構出“三明治”的盛世。

或許有人會問,不是還有新聞倫理的制約嗎?這就是笑話了···姑且不論“道德一斤值幾文”的俗話,媒體的政治立場通常取決於大老闆,個別媒體人無力抗拒其指示,而且許多媒體人就是因為政治立場而投效特定媒體,政治立場不同者或則自行掛冠,或則被迫離職,留下來的人則是在近墨者黑的潛移默化下,逐漸變成政治上的同路人。這是“組織文化”無形的洗腦同化過程,沒有幾個人能夠抗拒!

隨著網路科技的普及,任何個人或組織都無法完全操縱數以億萬計的網站,因此網路世代很可能自以為沒有受到洗腦,從而可以做出客觀自主的判斷。然而,正如同民眾無法檢視比較每一家傳統媒體的報導內容與角度,網民也無法確認每一個網站的政治立場為何。因此,網民對特定議題與事件的認知,通常會受到搜尋引擎所呈現的排列順序,以及個別網民偏愛造訪的網站所影響,於是透過網軍、網紅、和懶人包等形式來“帶風向”仍屬可能之舉,而這些也正是國內選戰中俗稱的“空軍”。

當權者及其附庸對選民的洗腦

說到帶風向就有必要再說一個故事。有色人種“入侵美國”並不是新議題,例如CSI邁阿密系列影集就曾經出現下列的劇情:一位退伍軍人對社區內日益增加的有色人種強烈不滿,憤怒之下用狙擊槍隨機獵殺大街上的有色人種。然而,“入侵美國”成為主流論述,甚至反映在國家政策上,卻是極度鄙視有色人種的川普在上任前後大力宣揚,再加上許多極右派媒體與學者爭相唱和,而反對黨和其他媒體、學者都無力制衡所致。

這是許多台灣人民心目中的民主聖地,卻輕易的由當權者及其附庸帶動風向,讓有色人種對美國人美好生活的威脅,從純屬想像變成心中認定的事實。如果選民真的是主人,川普和極右派陣營怎麼敢嘗試對選民洗腦,改變他們對施政優先順序的主觀判斷?

這種洗腦其實和廠商對消費者的洗腦沒兩樣,差別只在於川普是想要改變選民心中的施政優先順序,而廠商通常是想要改變消費者心中對其品牌的印象。但不論是政壇或商場,由於選民和消費者缺乏慎思明辨所需的時間精力與專業知識,一般而言是很容易受到洗腦的。台灣政壇所流傳的“選民的政治智慧只有小學程度”,就毫不掩飾的表達出政治人物對選民思考判斷能力的輕蔑!

接受這種思維之後,台灣當前的選戰就洞若觀火了。舉例而言,綠營的“黑韓”是因為韓國瑜曾經有過荒誕不羈的歲月,於是想要讓選民把候選人品德的重要性提高(所謂的“德不配位”),而香港的反送中事件免費送來一把大槍,不難預料中共的威脅又會成為其選戰重點。相對的,藍營在這兩方面只能憋屈的挨打,因此必定會採取正規戰,主打過去曾有光榮歷史,而且又恰巧是小英總統罩門的經濟發展···。

實際上這些政治操作很可能對選民毫無意義。小英連任並不能讓中共不敢犯台,關鍵在於中共評斷武力犯台的代價與必要性,以及美國是否能夠有效壓制中共,而這兩點都不是小英或綠營所能掌控的,甚至若小英真的“被獨派綁架”而在連任後加速獨立進程,反而可能讓中共認為武力犯台的必要性提高。同理,韓國瑜上台也無法改變台灣經濟成長遲緩、薪資水準停滯不前的困境,台灣當前經濟困境所涉及的國內與國際經濟因素太過複雜,別說是幾個經濟顧問了,把歷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全部請來也無能為力!

但選戰的重點在於洗腦,從而影響選票,只要選民相信即可,對選民是否有意義並不是政客關心的首要事項。相對而言,消費者經常可以在購買後相當程度的確定產品與服務的品質,但選民則通常無法斷言某政黨或政治人物的施政品質為何(事前與事後皆然),甚至可能把川普那些反民主、傷害經濟發展的施政當成傑出政績···這是政治行銷與商場行銷最大的不同點之一。

我們永遠不是真正的主人

英文的“Democracy”其實只是一種由人民直接或間接決定施政內容的政治制度,而且迄今仍在實驗當中,尚未完全確定應該具備哪些配套措施···這也是各先進民主國家的政治制度未盡相同的主因。中文將之譯為“民主”,讓我們誤以為總統直選之後,我們就真的成為國家的“主人”。然而,這純粹只是政客的花言巧語和選民的自我麻醉,在間接/代議政治的民主國家中,選民其實只是各政黨和政治人物的顧客,而且是很容易被洗腦的無知顧客,永遠不可能真正的成為主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