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噴子和五毛黨:中國如何在推特上攻擊香港抗議者

作者:RAYMOND ZHONG, STEVEN LEE MYERS, JIN WU

2019年9月19日

對於職業網球、歐洲足球和英國小報的粉絲來說,這個神秘的Twitter賬號為他們提供了各種各樣的東西。

從去年開始,這個大部分用英文的賬號轉發過關於羅傑·費德勒(Roger Federer)和英超聯賽的新聞,還分享過有關一隻名叫Zsa Zsa的英國鬥牛犬使人感興趣的點擊誘餌,這隻鬥牛犬贏得了2018年“世界最丑狗”大賽的冠軍。

然後,突然間,這個賬號開始用中文發布另一種連篇累牘的東西:香港和中國大陸的政治。

來自@HKpoliticalnew的推文

2018年6月:現在安迪·穆雷(Andy Murray)已出局溫布爾登,為這些雄心勃勃的年輕英國人歡呼吧https://t.co/ct2kgTuEgU

2019年:港獨只會是死路,但偏偏有班人爭住走入火坑,真可悲!

美國資助“港獨”廢青洗腦#諜影重重#顏色革命#香港

到今年夏天的時候,這個賬號已成為一場秘密行動不可或缺的部分,旨在塑造人們如何看待世界上最大的政治危機之一的看法。

Twitter現在說,@HKpoliticalnew以及其他20多萬個Twitter賬號,是來自中國的俄羅斯式大規模虛假信息攻擊戰的一部分。這是美國的科技巨頭首次將此類攻擊歸咎於中國政府。

長期以來,中國一直使用宣傳和審查措施使民眾只接受政府批准的敘事。隨著中國在世界上的地位不斷提高,北京已越來越多地求助於Twitter和Facebook等在國內被屏蔽的互聯網平台,推動它在全球其他地區的議程。

中國的部分做法是通過在這些平台上給國有新聞媒體、比如《中國日報》建賬號,來公開闡明自己的觀點。但這與使用虛假賬號暗中操縱觀點,或僅僅是製造混亂有很大的不同。

“最終目標是控制對話,”德國馬歇爾基金會(German Marshall Fund)中國問題分析師馬特·施拉德(Matt Schrader)說。

Twitter上月刪除了近1000個賬號,稱它們是政府主導的努力的一部分,旨在破壞香港的反政府抗議活動。Twitter還暫停了另外20萬個賬號,稱這些賬號與中國的信息戰有關,但目前還不是很活躍。Facebook和YouTube很快也緊隨其後。這三個平台在中國大陸都被屏蔽,但在香港則沒有屏蔽。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的研究人員在本月發表的一份報告中說,這些賬號已發了360萬條推文,其所代表的運動與俄羅斯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發起的信息戰相比不太老練,也更倉促。

這場運動的操作者沒有花時間去培養看似可信但虛假的網路人物,而似乎是簡單地在一個神秘的全球市場上購買賬號,尋求獲取社交媒體影響力。在那個市場上,粉絲和轉發都可以低價買到。

這些賬號用印尼語、阿拉伯語、葡萄牙語和其他語言發貼。它們推銷勾搭服務,發有關韓國男孩樂隊的帖子,轉發關於流行朋克音樂的信息。

THE NEW YORK TIMES

“作為一名熱愛香港的香港人,我真是好懷念以前那個發達的法治香港,”@derrickmcnabbx在6月15日用中文寫道。該賬號的地址據稱是“美國喬治亞州”。今年之前,該賬號幾乎所有推文都是色情鏈接。

上述澳大利亞報告的作者寫道,這種“鈍力”做法表明,此次行動可能是“對香港抗議活動的規模和力量做出的快速反應,而不是事先計劃好的行動”。

中共外交部的一名發言人上月被問及政府是否是被Twitter和Facebook撤下賬號的幕後黑手時,他表示對此事一無所知。

Twitter在聲明中幾乎未說它是如何確定被刪除賬號是受國家主導的。該公司表示它定期對這類活動進行檢查,但拒絕發表進一步的評論。

中國政府屏蔽了Twitter在中國大陸的服務,但Twitter稱,被刪賬號中有些是由未被屏蔽的中國互聯網地址操作的。據一位了解Twitter調查情況的人士稱,這些活動的一部分被追溯到北京的地址。這名人士因擔心遭到政府報復,要求不具名。

已經有一些跡象表明,Twitter並沒有完全停止中國的行動。加州帕洛阿爾托智庫未來研究所(Institute for the Future)的尼克·莫納科(Nick Monaco)發現了與Twitter關閉的賬號非常相似的17個賬號,它們仍然活躍。

有些賬號發布的信息與Twitter刪除賬號上的信息一字不差。而且也使用了相同的第三方軟體,以一種似乎協調一致的方式發布類似主題的信息。

紐約時報》上周將莫納科的調查結果提交給Twitter後,該公司關閉了這些賬號,但拒絕明確說明它們是否屬於同一個政府支持的網路。

Twitter最初確認的賬號中,許多曾在北京面臨其他公關危機期間傳播支持政府的信息。大量此類信息在2017年開始出現,也就是在流亡國外的商人郭文貴開始指控中國高層領導人腐敗之後,這引發了一個問題:為什麼Twitter沒有早點刪除這些賬號?

被關閉的賬號也針對中國異見人士

據時報和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的分析,在這些賬號把注意力轉向香港抗議之前,它們曾抹黑中國政府的批評者。

有關香港抗議活動和修訂《逃犯條例》的推文從6月9日起大量出現,那天發生了第一次大規模示威活動。

這些賬號最喜歡攻擊的目標是商人郭文貴,他指控中國高層官員腐敗。這些賬號在兩年多的時間裡不斷地攻擊他。

這些賬號還指控楊建利欺詐,後者直言不諱地批評中國政府。

失蹤後在 中共警方的羈押下重新露面的香港書商桂敏海也是攻擊目標。

@ksiushalapina73:桂敏海1月20號在火車上被 中共警方帶走,境外各媒體組織藉此大釋炒作,中國法律豈容外媒指手畫腳

@valentinax5w1sw:郭文貴,作為一名通輯犯,你在大陸偷稅漏稅、強霸女員工、錄音要脅合作夥伴、拉攏腐蝕政府官員。

@Sawyer19Carole:原來楊建利四處散布謠言把自己偽裝成被迫害,其實是他自己想迫害別人。

在這些賬號的某些推文運動期間,它們主要是在工作日發帖子,表明這些賬號由打卡上班的人員操作。一個賬號有好幾個月都在整點過後的12分種和42分鐘發詆毀郭文貴的信息,表明發帖是自動進行的。

有些賬號似乎是由真正的用戶創建的,但後來被劫持了。

@emiliya_naum這個帳戶前四年的帖子,看起來跟一個普通的美國青少年沒什麼兩樣。

她發推表達對賈斯汀·比伯(@justinbieber)的迷戀,還說她在房間里跳電臀舞慶祝奧巴馬在2012年的大選中獲勝。她記錄下自己的喜怒哀樂,以及對愛慕對象的一些小心思。

“我喜歡的那個人和我最好的朋友互相看不順眼……#這可不好,”她在2012年寫道。

然後,像許多Twitter用戶一樣,她的賬戶停更了——直到今年夏天,她再次露面,成為了為香港執法部門打氣的拉拉隊隊員。

“香港警察,好樣的,我們挺你!”她用中文發推,“你們的苦,我們都懂!”

無法確定這個賬號最初是否由真人操作。在Facebook、Instagram或其他主要社交平台上都沒有發現同名的賬戶。

總的來說,Twitter刪除的賬號中,那些支持北京立場的內容很難引起太大關注。它們轉發量最大的帖子都是色情和動物視頻的鏈接。

澳大利亞那份報告的作者之一埃莉斯·托馬斯(Elise Thomas)表示,專業度欠佳表明此次行動不是中國人民解放軍或國家安全部在背後操作。此前,這兩個部門曾與中國的網路間諜活動和情報活動聯繫在一起。

“如果是中國人民解放軍負責的,我會感到意外,因為在我眼裡它的能力不應該只是這一點,”托馬斯說。

2016年總統大選之前,俄羅斯在社交媒體上找到並影響美國受眾方面更勝一籌。與克里姆林宮有關聯的聖彼得堡公司“互聯網研究機構”(Internet Research Agency)策動了相關擾亂行動,以將分化美國民眾的效果最大化。

台灣國立中山大學從事中國社交媒體研究的教授陳至潔表示,他相信中國已經成立了與俄羅斯“互聯網研究機構”類似的機構,但運作比較低調而已。

將垃圾郵件機器人變成宣傳喉舌,代表著北京一直在國內使用的技術的自然演變。

多年來,中國一直在使用匿名的鍵盤俠大軍,用支持政府的言論佔領國內社交平台和新聞網站。

2013年,中宣部部長表示,僅在北京,就有200多萬人在從事“加強網上輿論引導”工作,包括在中國類似Twitter的社交媒體平台微博上發表評論。

總部設在華盛頓的智庫新美國(New America)的中國問題專家姍姆·薩克斯(Samm Sacks)表示,中國在Twitter上行動笨拙表明,它“在塑造國際敘事方面力有未逮”。

“在中國國內行得通的東西在國際上就未必,”她說。“我認為中國現在可能正在克服這個問題。”

Raymond Zhong自北京、Steven Lee Myers和Jin Wu自香港報道。 Kate Conger自舊金山、Davey Alba和Keith Collins自紐約對本文有報道貢獻。Wang Yiwei自北京對本文有研究貢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紐約時報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