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美下個戰場川普鐵定退群 不得了!中國地價水電成本超韓 延遲退休?中南海決策都是錯

美媒報道,美中下一個貿易爭端戰場將發生在萬國郵政聯盟,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本周將率領代表團赴日內瓦,要求改革全球已有145年之久的老舊郵政系統。韓國貿易協會8月中的報告說,中國世界工廠角色已褪色,地價及水電成本均高於韓國。中國2050年老人將達到38.6%,中共必然延遲退休?專家披露,中共隨意造假生育數據,導致一切相應政策的決策都是錯。美國市場上80%的原料葯來自中國、印度等國家。幾乎整個藥品行業都外包給了中國。美國社會越來越警惕中共控制全球藥品供應鏈的戰略問題。

世界工廠褪色!中國地價及水電成本均高於韓國

中國製造業除了受到中美貿易戰的打擊,近年各類成本大增加,亦令“世界工廠”的地位開始被動搖。

自由時報引述南韓媒體報道,韓國貿易協會8月中的報告指,中國105個城市的平均土地價格,在過去10年的每年漲幅達5.8%,每平方米的平均土地價格從2008年的2,470元人民幣升至2018年的4,335元人民幣,合共升近1倍;而這價格亦相當於韓國首都區地價的1.9倍。

另外,報告指出,中國的工業用水和工業用電成本更高於南韓。北京等36個城市的工業用水單價在最近10年每年平均升4.2%,至2018年,36個城市的工業用水價格,已是韓國的2.4倍;而36城市的工業用電價格,則是韓國的1.07倍。

中國2050年老人將達到38.6%,中共必然延遲退休?

根據中共官方統計,中國人口老齡化壓力日漸加重,中國現在60歲以上人口為2.1億,佔總人口的比重達15.5%。根據預測,2020年中國60歲以上人口將達到19.3%,2050年將達到38.6%。

自由亞洲電台報道,旅居美國的中國人口學家、《大國空巢》的作者易富賢先生表示:“中國今後的養老危機。比英美都要嚴重,中國今後的退休年齡。也必然會比英國和美國晚,而退休之後,老百姓拿得到拿不到養老金還是個問題,而且養老金可能非常低微。”

易富賢先生說,中國這麼龐大的老年人口,一旦要改革的話,將會成為影響社會穩定的一個灰犀牛:

“老齡化導致的經濟減速引發很多社會問題,導致很多問題爆發。中國今後的人口危機在全世界最嚴重,會對中國社會經濟造成很大衝擊。”

但目前中共當局並沒有認識到這一危機,易富賢先生說:

“因為他們沒有基本的數據。中共官方認為,自2000年以來,中國的生育率仍然是1.8到1.6,根本沒有意識到中國老齡化危機的嚴重性。比如2000年的生育率只有1.2,政府改成1.8;2010年生育率只有1.18,政府改成1.6;2015年的小普查顯示生育率只有1:05,政府改成1.6。中共國家統計局公布的出生數據有大量水分,導致中國包括養老金、經濟、社會、教育、文化、外交和國防的各項政策,都建立在錯誤的人口數據基礎上。中共當局到目前為止,也沒有採取什麼有效的應對措施。”

圖:易富賢

易富賢先生說,他曾在2000年時就呼籲中共當局停止計劃生育,但他們不聽,因為中國的決策層完全被利益集團壟斷。在易富賢先生看來,中國的養老金改革應該與人口政策相配套。如果人口政策不能走向一個良性循環、生育率上不去,養老金制度再怎麼改也沒用:

“因此首先是徹底廢除計劃生育、出台鼓勵生育政策。如果生育率能提高,今後養老金風險就相對較小。”

在美國的經濟學者、高地智庫研究員秦偉平說:“中國生育率較低,根本原因是撫養一個小孩的教育成本、醫療成本和衣食住行成本非常之高。出現兩難局面。

外包藥品給中國是戰略漏洞,美聚焦供應鏈問題

美國市場上大約80%的原料葯都來自中國、印度等國家。

圖為美國一家藥房的藥劑師正在為客戶選購藥品

“基本上我們將整個藥品行業都外包給了中國”,美國退休准將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提醒說,“這是一個戰略漏洞。”

美國會近期也一直在關注中共控制藥品產業鏈的問題。

兩位加利福尼亞州的眾議院民主黨議員亞當·希夫(Adam Schiff)和安娜·伊舒(Anna Eshoo)近期撰寫一篇評論文章警告,“如果(美中)關係進一步惡化,中共政府或試圖尋找‘壓力點’,利用超大槓桿或強制改變美國的政策。”

他們表示,擔憂藥物成分供應成為漏洞,讓中共有機會通過削減供應或控制價格、導致美國藥品的成本激增或藥物短缺。

如果中共限制向美國提供原料葯,會導致美國民用和軍用藥品的嚴重短缺。

黑斯廷斯(Hastings)研究中心的高級顧問羅斯瑪麗‧吉布森(Rosemary Gibson)表示,美國人使用的藥物中,90%是仿製葯;而數以百萬的美國人不知道的是,他們服用的處方葯為中國生產,這個連他們的醫生也不知道。

“美國對中共數千種藥物成分和原料葯的依賴,已對美國的健康安全和國家安全造成威脅。”吉布森說。

全球藥品供應鏈從2000年後東移到亞洲,時任美國總統柯林頓將貿易最惠國待遇與中國人權脫鉤的同時,還通過了《美中關係法》給予中共正常貿易夥伴待遇,包括降低進口關稅以及表態支持中共加入“世界貿易組織”。

吉布森(Rosemary Gibson)和辛格(Janardan Prasad Singh)去年發表的新書《中國處方葯:揭露美國對中國藥品依賴的風險》(China RX: Exposing the Risks of America’s Dependence on China for Medicine)中解釋了導致美國依賴中國製藥商的原因。中國公司通過經常以低於市場的價格,及竊取競爭對手的技術和偷工減料等方式,排擠掉許多重要的國外製葯工業同行,甚至逼得他們相繼破產倒閉。但致命的是,這些中國產藥物達不到美國的藥物安全標準。

中美下個戰場,美最早10月退出萬國郵聯

彭博報導,美中下一個貿易爭端戰場將發生在萬國郵政聯盟,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本周將率領代表團赴日內瓦,要求改革全球已有145年之久的老舊郵政系統,因國際郵費對美國企業不公平,從中國寄到紐約小包裹費率竟比美國國內郵費還低。他揚言,若不徹底改變,美國最快十月17日將退出萬國郵聯。

納瓦羅在英國「金融時報」撰文指出,當美國協助萬國郵聯於一八七四年創立時,尋求創設「一個通信互惠交換的單一郵政領域」,但萬國郵聯「古董級」國際郵費設定、即「終端費率」一直尚未和大量竄起的電子商務保持同步,美國成為最大受害者。終端費率是目的國郵政系統向寄件國郵政系統收取處理和寄送的費用。

納瓦羅說,許多國家製造商從柬埔寨到中國寄送小包裹到紐約,都比美國製造商從洛杉磯寄包裹至紐約的費率還低;這讓美國製造商和勞工處於顯著的競爭劣勢,並迫使美國郵政管理局補貼這個削弱美國製造業基礎的全球郵政系統。

亞馬遜全球政策副總裁米森納的估算,一個一磅包裹從南卡羅來納州運送到紐約市的成本近6美元,而從北京到紐約的同重量包裹只需3.66美元,但如果把這個包裹通過美國郵政國際郵件從紐約寄回北京,大概要花50美元左右。

國際郵費差讓中國公司通過亞馬遜或阿里巴巴等在線電商平台向美國消費者出售“仿冒”產品時,成本比美國境內郵寄正品還要低。

川普政府此舉近乎單挑中國,主因中國電商和出口業者享有國際郵費費率大量折扣,如阿里巴巴。美國國務院去年已給予萬國郵聯可能退出的意向通知,在一年等待期後,今年十月十七日就可選擇退出萬國郵聯;一旦美國退出萬國郵聯,將必須和各國簽國際郵費的雙邊協議。

造成國際郵費差的主要原因是萬國郵聯制定的國際郵資協議。作為協調各國郵政政策的聯合國機構,萬國郵聯負責設定國際郵寄包裹費用。該機構目前共有192個成員,每四年修改一次政策並確定新的費率,每個國家持有相同的投票權(一人一票),設定的運費標準則採用了差別定價。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