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新疆模式擴大 公安部全國採集男性DNA

有跡象顯示,中共公安部近期部署了在全國範圍內採集DNA數據,尤其是男性DNA。中共正在將對付新疆維吾爾人的生物信息監控追蹤方式,快速擴展到全國各地。

大陸各地派出所正在入村、入戶、入校進行DNA數據採集。圖為北京各色DNA科技的實驗室。

有跡象顯示,中共公安部近期部署了在全國範圍內採集DNA數據,尤其是男性DNA。中共正在將對付新疆維吾爾人的生物信息監控追蹤方式,快速擴展到全國各地。

近幾個月來,不少地方的大陸民眾反映,派出所人員入村、入戶、入校進行DNA數據採集工作。其中網上最新上傳的一份來自桂林市桂青派出所9月20日發出的通知顯示,稱為按照“上級部門統一部署”,該所將於2019年9月20日至12月31日到轄區居民小區,對戶籍在該所轄區的男性居民進行血樣採集。採集有集中採集、入戶採集兩種方式。並稱目的是“為完成公安基礎信息工作”,“提升人口管理的精細化,可控化程度”。

來自桂林市桂青派出所9月20日發出的通知。(推特)

公開報導顯示,這種強制DNA採集已經發生在全國多地,只不過之前來自農村的例子較多。

浙江寧波市海曙區官網今年7月29日曾發布消息稱,近期,寧波橫街鎮派出所到大雷村衛生站進行家族男子DNA血樣採集入庫。

消息還稱,橫街派出所是根據海曙區公安局的統一部署安排,組織警察“進村入戶、進校園”進行宣傳與血樣採集工作。

寧波橫街鎮派出所到大雷村衛生站進行家族男子DNA血樣採集入庫。(網頁截圖)

今年4月26日,湖北省十堰市委宣傳部主管的秦楚網報導,為了建立轄區人員基因庫、掌握轄區人員的DNA信息,紅塔鎮派出所4名公安來到紅塔鎮各中小學開展血液DNA樣本採集工作。通過幾天忙碌,紅塔鎮所有學校男同學都接受了血液DNA樣本採集工作。

湖北省十堰市房縣紅塔鎮派出所對紅塔鎮各中小學開展血液DNA樣本採集。(網頁截圖)

今年1月,安徽的桐城網報導,安徽安慶市桐城市青草鎮派出所到沙鋪村對男性青年進行DNA血樣採集。青草鎮政法委員魯永進全程陪同。

安徽安慶市桐城市青草鎮派出所到沙鋪村對男性青年進行DNA血樣採集。(網頁截圖)

據海外《寒冬》雜誌報導,江西省當局近期也開始在全省範圍內對每個家族的男性進行血樣或者唾液採集。豐城市尚庄鎮村民被警察上門採集血樣,每個家族只採集男性血樣,成人和小孩血樣各采一個。村民還被要求填寫《DNA資料庫人員信息表》。

江西省村民被要求填寫《DNA資料庫人員信息表》。

當村民質問採集血樣的原由時,村幹部解釋說,驗血型後DNA就都有備案了,以後如果他們或後代犯法了,不管走到哪裡,就算是出國也能找到人,並稱這是全國統一行動。

陝西省渭南地區一位被采血樣的村民也回憶說,警察拿著一沓表格,記錄著所有家族各輩男性成員名單,從中抽選一個男性成員進行採集血樣。

今年4月起,江西省南昌市進賢縣、南昌縣村民被強迫採集唾液,建立DNA數據,當局稱這是政策,每家每戶都要驗唾液。當地政府官員更稱:“如果家裡沒有男的,女的也要驗。”

公安部部署全國範圍內採集DNA數據

9月6日,浙江寧波市鄞州區雲龍鎮前後陳村村民在政府網站詢問:“今天村幹部通知我,要去村裡檢測DNA,說是派出所的要求,每個村民都要做。鄞州區雲龍鎮前後陳村。請問有這種事嗎?”

(網頁截圖)

鄞州警方在線(鄞州公安分局雲龍派出所)9月9日回復明確表明,是根據“公安部部署”要求,“近期將在全國範圍內開展國家DNA資料庫數據採集工作。近日,雲龍派出所已與鎮、村政府相關部門對接,在全鎮逐村開展男性家族DNA數據採集工作。”

各省市公安局大肆採購“DNA”相關設備

日前,自由亞洲電台曾透過“中共政府購買服務信息平台”,以“DNA”字眼搜索中共最近一年的採購記錄,發現共有超過1,800多宗的相關公告記錄,超過半數採購單位來自全國各省市公安局,採購數量及預算費用都超過醫療及大學研究單位。

招標或中標的公告內容都顯示,各省市公安局在採購有關提取DNA的檢測儀器、工具和消耗品,動輒預算花費約千萬元人民幣,包括購買DNA測序儀、全自動DNA提取儀器、DNA試劑、血液或唾液樣本採集套裝等。

招標公告註明的採購目的,大多是建立DNA資料庫、或提升公安局DNA實驗室建設,也有不少公告特別註明是建設“男性家族排查系統”及建立“Y-STR資料庫”(即男性DNA指紋)。

安徽省肥東縣公安局的招標公告強調,該“男性家族排查系統建設項目”是公安部、省公安廳2018至2019年度部署的重點工作,用於將該縣男性家族排查系統建設所採集的人員樣本進行檢測,並記錄載入國家DNA資料庫,以建立覆蓋全縣的Y-STR DNA資料庫。

“Y-STR”資料庫覆蓋至少五代人

對於設立DNA資料庫,中共的官方借口多是為了對付違法犯罪,查找失蹤人口等,但信息顯示中共的目的是為了人口管控。

湖北省隨縣政府辦2018年9月印發的一份《Y-STR DNA資料庫建設工作方案通知》顯示,工作目標首先是“全面建庫,即建立起全面覆蓋隨縣農村地區的以男性為主的家系圖譜信息庫”。

(湖北省隨縣政府辦官網)

該通知書列明,初期必須走村入戶進行家系調查、“從姓氏著手,以家族內輩分最低的男性為起點,按輩分向上延伸,窮盡家系,直至無法上延”,繪製以男性為主、至少五代人的家族圖譜,“通過家族調查,掌握社會治安現狀,增強人口管控能力”。

通知要求,2018年10月底前完成家族調查、圖譜繪製工作。2019年12月底前,實現全縣各鎮的常住人口家族樣本採集和生物信息檢測、入庫工作。

五代人的家族圖譜示意圖。(湖北省隨縣政府辦官網)

有資料顯示,大陸公安目前採集的DNA數據已超過7,000萬份,並計劃2020年前將數據量增至1億。

新疆模式的擴展路線

眾所周知,中共大範圍採集人體DNA是從新疆開始。

2016年,中共對新疆維族等少數民族展開了一場鎮壓和洗腦運動,政府並以“免費體檢”的名義開始大規模採集DNA樣本。

2016年9月,新疆自治區公安廳曾發布兩項招標案採購12台DNA定序儀,一千套基因分型試劑等,金額分別高達六千萬人民幣和兩千萬人民幣。

2016年,新疆公安廳還發出了《關於全面開展三維人像、聲紋、DNA指紋生物信息採集系統建設相關工作的通知》。

據中共官方新華社的報導,從2016年到2017年,近3600萬人參與其中。據維族人和人權組織稱,當局採集了DNA樣本、虹膜圖像及其它個人信息。

很快,幾乎是同期,這一做法被中共大肆擴展到異見人士、維權人士、上訪者和其他曾有犯罪記錄的人員,以及流動人口等。

陝西省寶雞市、商洛市和銅川市公安人員,於2016年10月到11月之間,到轄區各企業單位採集移民工人的DNA,聲稱是為了“確保穩定”。

雲南省宣威市公安局文興派出所曾在2017年2月4日發布消息稱,按照市局的要求和工作部署,及本轄區人口分布特點,對轄區的“違法犯罪”、“兩勞釋解人員”和轄區“其他重點人員”情況,在規定時限內完成轄區重點人員的DNA血液樣本等信息採集、錄入工作。

雲南省宣威市公安局文興派出所在2017年2月4日發布消息,開展轄區重點人員的DNA血液樣本等信息採集、錄入工作。(網頁截圖)

2018年3月3日,北京維權人士李蔚被杭州市公安局九堡派出所警察強制從入住的酒店帶到派出所要求採集本人指紋、DNA和手機數據。

北京維權人士李蔚被強制採集DNA等數據。(網路圖片)

還有一些人去辦居住證、身份證,都被要求採集DNA。

有人表示,去辦居住證被要求採集DNA。(網頁截圖)

大陸貼吧2016年8月6日的一則帖文中,一位在申請身份證時被提取DNA的網民寫道,“因為身份證讀不出來,昨天去鄉里派出所重辦,結果讓先採血采DNA,當時我就問……采DNA幹嘛?結果就說規定就是這樣,不採不給辦……哎!現在TMD連DNA都是共產黨的了。”

國際擔憂

早在2000年,公安部就開始建立了全國性可查詢DNA的資料庫,它是更大的公安信息化工程——“金盾工程”的一部分。然而,2017年《人權觀察》報導,有文件記載的案例表明,這種採集DNA血樣看起來與破案並無聯繫。

按照中共法律,公安機關收集DNA樣本只限於偵辦具體刑事案件所需。《刑事訴訟法》第130條規定,在刑事偵查過程中,為了“確定被害人、犯罪嫌疑人的某些特徵、傷害情況或者生理狀態,可以對人身進行檢查,可以提取指紋資訊,採集血液、尿液等生物樣本。犯罪嫌疑人如果拒絕檢查,偵辦人員認為必要的時候,可以強制檢查。”

而中共多地政府目前對幾乎所有男性進行DNA採集的做法明顯違背了這條法律。

有中國問題專家表示,中共近年改革戶籍制度讓人口流動,疑藉建立巨細無遺的DNA家族資料庫,以加強人口管控的精準度,提防宗派勢力造反。

流亡海外的中國維權律師滕彪曾表示,“新疆監控模式”已向全國推展,“中國大陸民眾正進入一個比歐威爾筆下《1984》還要嚴控的時代”;這種“高科技極權主義”、“加強版1984”,完全是為了加強控制社會。

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表示,中共公安機關利用手中大權廣泛收集DNA,卻缺乏有效的隱私保障和獨立的司法系統,無疑是一場完美的侵權風暴。

而西方專家更認為,中共收集個體DNA的黑手甚至已經伸到海外,且可能將人類基因資料庫武器化。

美國人口研究所(Population Research Institute)主席史蒂文·W·莫舍(Steven W. Mosher)先生今年3月曾撰文揭露,中共正在全球通過生物基因公司收集建立人類基因庫,並可能將此武器化,小範圍內可打擊重要敏感人物及其家族,而更大範圍內可摧毀人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凌雲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