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出大事!中國經濟面臨崩塌 中南海不敢公布8月1數據 它存在就讓中國經濟跌11%

—中國或退至改革開放前

歐盟商會主席近日在發布2019年年度報告時警告,不斷膨脹的國有經濟正在將中國拖入經濟危機中國經濟學家盛洪撰文分析,今年上半年國企業虧損超7萬億人民幣,相當於去年中國GDP的8.3%,嚴重拖累了經濟增長約11%,國企的存在是經濟下滑的最主要原因。中國經濟面臨崩塌風險。最新數據顯示,今年頭8個月國企利潤疲軟,旅美經濟觀察人士秦鵬分析,8月份單月國企的淨利潤沒有敢公布,這是什麼問題?中共派官員進駐企業。網民熱議,這是派駐政委或黨代表。旅美中國經濟專家夏業良分析,中國或退至改革開放以前。日本經濟新聞報導,面向中國的資金開始流向東南亞。

歐盟商會:國企膨脹使中國經濟陷入危機

圖:中國歐盟商會主席武特克(Jörg Wuttke)

德國之聲》9月25日報導,中國歐盟商會發布2019年年度報告指出,經濟自由化原則符合中國自身利益,但由於國有經濟不斷膨脹,中國經濟增長正達到極限。

年度報告指出,金融業以外的國營公司數量已經增加到167000家,占經濟產出的52%。在截至2017年的10年中,國營企業的債務增加了三倍。

歐盟商會主席武特克發表年度報告時說:「中國現在正陷入一場經濟危機。」

武特克認為,國企對中國經濟已經構成負擔而不是補充,在中國國營企業占主導地位的東北地區,現在正瀕臨經濟衰退的邊緣。而在中國南方,私有企業帶動經濟蓬勃發展。因此,臃腫和效率低的國營領域將成為市場的負擔,導致國家走下坡路。

盛洪:國企業虧損超7萬億元,相當於去年GDP的8.3%

中國經濟學家、知名民間智庫天則經濟研究所所長盛洪,20日為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撰稿,分析國企對中國經濟增長造成了嚴重的拖累。

盛洪引述國家統計局數據說,今年上半年中國經濟增長率已經降到6.3%。在經濟顯著放緩的過程中,中國國有企業的表現是重要的因素。

數據顯示,今年1到6月,中國國有工業企業的增加值增長率為5%,低於6%的平均水平;利潤總額增長率為負8.7%,低於負2.4%的平均水平;貿易額增長負5.4%,低於12%的平均水平;根據財政部數據估計,淨資產收益率從2018年的3.9%降到1.9%。

盛洪指出,如果考慮到中國國有企業享有免費資本、免費土地、低息貸款、低價的資源開採權,以及壟斷權,國企的「成績」更成問題。

按照天則以前的研究,國有企業的名義的與實際的淨資產收益率之間相差12.77個百分點。也就是說,國有企業實際的淨資產收益率已經降到負的10.8%。

按照所有者權益691681億元計算,約虧損74790億元,相當於去年全國GDP的8.3%。也就是說,國有企業的存在使經濟總量下降了8.3%;而帶來的機會損失就不僅如此。

如果假定國有企業的這些淨資產能夠帶來6%的淨利潤,就說明它們的存在嚴重拖累了經濟增長約11%,是經濟下滑的最主要原因。

中國經濟面臨崩塌式下滑風險

此前盛洪已經認為,中國經濟面臨崩塌式下滑的風險。

他對中共官方公布的2018年經濟增長6.5%數據進行修訂,得出計算「克強指數」實際增長率約為負1%。

盛洪分析說,中國民營企業稅負過重,到了無法生存的地步,稅負擠掉了企業利潤空間,許多企業在短期內大量關閉或撤離。因此,中國經濟面對的不是一個周期性衰退問題,不是一個由經濟高漲帶來的部分投資失誤而導致的調整,而是一個大多數企業已經沒有利潤空間的問題,經濟崩坍式下滑的風險已經迫在眉睫。

今年頭8個月國企疲軟,8月國企淨利潤沒敢公布,什麼信號?

中共財政部周三25日公布的數據顯示,1到8月,國有企業利潤總額人民幣24093億元,同比增長6.1%。這個增速較上月放緩,並創2016年12月份以來新低,顯示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之下,國企業績疲軟。

隨著中美貿易戰持續升級,7、8月,中國主要經濟指標有加速回落的勢頭,引發了有關中國第三季度GDP能否保持6%以上增速的擔憂。

根據數據,8月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速再進一步走低至4.4%,刷新多年低位;零售總額同比增速也下滑至7.5%,為年內次低。此外,1到8月不含農戶的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速下滑至5.5%,再度接近去年中創出的記錄低值。

希望之聲25日報導,旅美經濟觀察人士秦鵬分析認為,中國國企利潤1到8月增長6.1%,和1到7月總利潤的同比增長值,僅僅一個月就差了1.2%,簡單的數學計算就可以看出八月份的國企利潤同比負成長。

而且,8月份單月國企的淨利潤沒有敢公布,這更證明問題很大。中國國企本來是各種補貼政策的最優惠對象,現在連國企都這樣了,證明中國經濟下滑的程度超出預期,所以可以想像民營企業的經營情況會更慘。

夏業良:受「大一統」思路遏制,中國或退至改革開放以前

杭州市政府一紙公文可謂一石激起千層浪,杭州市政府近日抽調一百名官員進駐阿里巴巴海康威視、吉利、娃哈哈等100家重點企業,擔任政府事務代表,派駐時間為一年;目前不清楚這一百家企業是否包括外資。

美國之音25日報導說,這標誌著傳聞已久的「新公私合營」進程進入了實質性的試點推進階段,也揭開了馬雲馬化騰、柳傳志等民營大佬紛紛卸任的難言之隱。

中共加緊對私營企業掌控,有網民評論,這等於給企業,尤其是給民營企業派去了一個政委或黨代表。

杭州市政府文件的措辭很隱晦,只提100家重點企業,沒有說明這些企業的所有制屬性。但是從阿里巴巴、吉利等被提名企業來看,似乎都是大型民營企業。

北大教授、經濟學者夏業良教授認為,所謂的「新公私合營」與曾經的「公私合營」情況有所不同。他認為,當前企業的經營管理人員還沒有發生大面積的更換,只是派駐類似「黨代表」的人進入公司,這些人進入公司並不是因為他們懂經營、懂技術,而是因為要防範他們認為可能會發生的風險,比如資本外逃與大面積失業。

他認為「新公私合營」的進程是「相當可怕的」,不僅是要控制國有企業,也要控制民營企業和外資企業。

夏業良分析,中國實行的「混合所有制」是想強調「國有企業對民營企業的滲透和控制」。他批評一些國有企業看到哪些民營企業做大、做好了就要在資本上控股或者至少參股的做法是「不公平的市場霸凌行為」。

夏業良認為,這樣的所謂的「混合所有制」會把那些具有市場競爭力的、有內在活力的企業變成官方、半官方的企業,讓這些企業失去原本的活力和競爭力。

有分析文章把目前國進民退的進程稱作「第二次公私合營」,或「公私合營2.0版」,以此區別毛澤東時代1950年代的第一次公私合營。有人說這兩次合營由於時代的不同,必然具有不同的特點。中共會不會走到公私合營這一步呢?

夏業良表示,中共正在朝著公私合營的方向走,雖然在不同的時代背景下採取的方式不同,但是對民營企業的全面滲透和控制是「不言而喻」的。夏業良指出,民營經濟雖然具有發展能力,但發展的環境和潛能已經被中共「大一統」的思路遏制了。

夏業良認為,民營經濟在中國已經「走入窮途末路」。他並且警告說,中國或許會倒退至改革開放以前的時代。

日經:面向中國的資金開始流向東南亞

日本經濟新聞》23日報導,受中美貿易摩擦和中國經濟前景黯淡等因素的影響,面向中國的資金流入目前似乎已經告一段落,越來越多的資金正在流向東南亞的初創企業。

美國谷歌新加坡政府旗下的淡馬錫控股預測,東南亞的數字經濟到2025年將擴大至2018年的3.3倍,達到2400億美元。當地網購、旅遊訂票網站、在線媒體、共享服務不斷增加,不斷有來自外資的增長資金流入。

阿波羅網喬伊報導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喬伊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9/0926/1348056.html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