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歐洲譴責共產主義和納粹主義同罪:中共呢?

歐洲議會的一項決議承認,20世紀兩大極權主義政權的反人類罪行如出一轍。但是中共呢?毛澤東思想和斯大林主義比肩而立,是密切相關的兩個政權。現在,中共仍公開奉行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在中國大陸,共產主義的鐮刀斧頭標誌被公開展示,沒有人會因此受懲處,共產黨員還傲然自得地統治國家,厚顏無恥地以共產黨為榮。

歐洲議會的一項決議承認,20世紀兩大極權主義政權的反人類罪行如出一轍。需要有人將這一消息告知中共政府。

歐洲議會

歐洲議會通過一項重大決議

這是歐洲議會史無前例的大事。9月19日,有關《歐洲銘記歷史對於歐洲未來的重要性》(Importance of European remembrance for the future of Europe)的決議在法國斯特拉斯堡半圓會場通過。這是首次有國際組織公開以相同的道德標準評判國家社會主義(又譯“民族社會主義”,即納粹主義)和共產主義。當然,每個人都知道納粹主義有多麼邪惡,也知道任何形式的新納粹主義抬頭是多麼可憎。世界人民已經懂得要仇恨納粹思想,與之抗爭,在新納粹主義萌芽時便予以打擊。但是,對於共產主義,情況卻有所不同。長期以來,人們認為共產主義的罪惡較輕,究其原因主要有兩點:第一,因為共產主義蘇聯在二戰中加入西方同盟國與納粹德國作戰;第二,因為1945年納粹德國戰敗後,蘇聯控制的政權在許多中歐及東歐國家掌權,他們巧妙地利用宣傳,操控了大多數蘇聯衛星國以外的國家對歷史的記憶。

共產主義——邪惡的體制

然而,共產主義根本不是罪惡較輕,共產主義政權跟納粹一樣騷擾、折磨無辜民眾,將他們非法監禁,施以酷刑甚至殺害、驅逐整個民族,瓜分主權國家,出兵佔領曾經獨立的國家。就殘忍程度而言,蘇維埃的古拉格(即“勞改營管理總局”)等同於納粹集中營,戰爭時期與和平時期的犬儒主義也是這兩種意識形態一直以來的共同之處,它們對各自所佔領地區的極權管制也是相同的。事實上,迫害猶太人的暴行在蘇俄也有發生。斯大林(約瑟夫·維薩里奧諾維奇·斯大林,本名約瑟夫·維薩里奧尼斯·澤·朱加什維利Iosif Vissarionovič Džugašvili,1878-1953年)的女兒斯韋特蘭娜·阿利盧耶娃(Svetlana Alliluyeva,本名斯韋特蘭娜·約瑟福芙娜·斯大林娜Svetlana Iosifovna Stalina,1926-2011年)在1969年出版的《僅僅一年:回憶錄》(Only One Year: A Memoir)中承認了這一點,美國作家、《耶路撒冷郵報》(The Jerusalem Post)資深編輯路易斯·拉普卜特先生(Louis Rapoport,1942-1991年)在《斯大林的反猶戰爭:醫生的陰謀與蘇維埃解決方案》(Stalin’s War Against the Jews: The Doctors’ Plot and the Soviet Solution,紐約:自由出版社,1990年)一書中也記錄了蘇俄對猶太人的迫害,德國作家兼記者阿諾·魯斯提格(Arno Lustiger,1924-2012年)的《斯大林與猶太人:紅皮書》(Stalin And The Jews: The Red Book,紐約:Enigma出版社,2004年)再次證實了斯大林統治期間猶太人在俄羅斯受到迫害。雖然論點不盡相同,但多名學者堅稱20世紀歐洲社會主義這兩種表現形式——“國家”社會主義(即納粹主義)和“國際”社會主義(即共產主義)——在思想方面有密切聯繫。所謂的“納粹-布爾什維克”思想的存在有力地證明了這一點,儘管目前其涉及範圍很小甚至可以說是邊緣現象。而“納粹-布爾什維克”思想是納粹主義與共產主義的死灰復燃,也是二者的融合。

納粹主義和蘇維埃共產主義在歐洲這片土地上都曾較為猖獗,但就在今年,歐洲最有權威的政治機構(指歐洲議會)將這兩種惡魔般的意識形態相提並論,這一點更為重要。今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80周年,二戰爆發後的幾十年里人類陷入空前痛苦,歐洲國家相繼淪陷”。

事實上,“雖然納粹政權的罪行經過紐倫堡審判已被定罪且受到懲罰,但現在還急需增強對斯大林鄭權等獨裁政府罪行的了解,對他們的罪行進行道德評判並依法展開調查。”

銘記一切政治罪行

因此,此項決議要求設立兩個公眾紀念日,而不是一個,以便重喚歷史記憶,並且在這種回憶中不再區分所謂的“一級罪行”和“二級罪行”。其一,歐盟和各國將8月23日定為歐洲極權主義和專制政權受害者紀念日。之所以選擇8月23日,是因為那天是共產主義蘇聯與納粹德國簽署1939年《互不侵犯條約》的紀念日。1939年蘇德互不侵犯條約又稱《莫洛托夫-里賓特洛甫條約》,其秘密協議內容將歐洲分裂,把位於蘇德兩個極權國家之間的獨立國家的領土瓜分,定為各自勢力範圍,這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奠定了基礎。其二,將波蘭士兵威托德·皮雷茨基(Witold Pilecki,1901-1948年)被處死的日子5月25日定為反抗極權主義英雄國際紀念日。

皮雷茨基上尉是偉大的英雄,他人品好,富有正義感和同情心,遺憾的是,他常常被遺忘。他出身於貴族家庭,是一個虔誠的天主教徒,因善待農民而在他的佃農中傳為佳話。出於純粹的愛國思想,他加入了波蘭軍隊,與入侵的納粹軍作戰,後來,他自願喬裝潛入恐怖的波蘭奧斯威辛集中營,從內部搜集信息。他確實做到了,並且最終成功逃離集中營,這史無前例。他把自己搜集到的信息傳遞給當時流亡倫敦的波蘭合法政府,但英國的官員沒有採取行動,奧斯威辛也沒有被同盟國軍隊當作首要目標。皮雷茨基繼續在反抗納粹的波蘭地下抵抗組織中戰鬥,1944年,他隨“波蘭救國軍”(Armia Krajowa,波蘭的秘密國家軍隊)參加了眾所周知的華沙起義,那次起義傷亡慘重,以失敗告終。戰爭過後,蘇聯進軍波蘭。蘇共認為皮雷茨基太愛國,信仰太虔誠,太反對共產主義,而把他當成敵人。他繼續搜集證據,只不過這次是搜集共產主義暴行的證據。因此,他遭到追捕,而他又一次騙過敵人,與他們周旋許久。但是,1948年春天,蘇軍將其抓捕,非法審訊後,在華沙一處秘密監獄一槍射穿他的喉嚨。蘇軍過後將他掩埋,但具體地點無人知曉,可能是在華沙破瓦斯基公墓(Powazki cemetery)的垃圾場附近。

那中共呢?

正因為納粹和共產主義的恐怖行徑如出一轍,如今誰還敢展示納粹的十字“卍”或共產主義的鐮刀斧頭標誌呢?誰還敢掛帶有那些標誌的旗幟,穿戴有那些標誌的服飾呢?歐洲議會這樣譴責納粹主義和共產主義之後,想必歷史修正主義在歐洲應該沒有容身之地了。

但是中共呢?毛澤東思想和斯大林主義比肩而立,是密切相關的兩個政權。現在,中共仍公開奉行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在中國大陸,共產主義的鐮刀斧頭標誌被公開展示,沒有人會因此受懲處,共產黨員還傲然自得地統治國家,厚顏無恥地以共產黨為榮。《寒冬》不參與政治,我們的使命是捍衛宗教自由和人權,並且我們專註於這一使命。然而,現在中共正是打著共產主義(按照歐洲議會的說法已等同於納粹主義)的旗號,殘酷迫害各少數民族和各宗教團體,不經庭審就關押監禁人民,對他們騷擾、施以酷刑,驅逐上百萬“低端人口”,把本國人民關進集中營,試圖消滅各少數民族,屠殺他們,甚至像納粹劊子手屠殺猶太人那樣對受迫害者採取“最終解決方案”。

如果共產主義就是納粹式恐怖的代名詞,中共還在鼓吹共產主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寒冬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