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投書 > 正文

孫維邦: 習須回答他的「偉大鬥爭」是以什麼為成立前提的?

“鬥爭”是一種被實際充塞了的心理。只說“心理”則是無內容的空概念。凡“鬥爭”就是行動,而行動都是由身體所實施,所以是感性所能經驗。在普世價值已為人類共認的今天,被私慾膨脹到非復辟皇權就不能往下活的那最大的小學生說的“偉大鬥爭”,其實是出自自身私慾的膨脹所致的狹隘體驗。他還不知“鬥爭”亦是一種實際的心理,而任何心理都需要前提。他的“鬥爭”再偉大,也只能是心理的一個外延。就必須來自某種實際心理為其前件所發生的剌激。因任何心理都是由一先在的心理為發生刺激的才可能生成。實際的心理都是被動之果。無論是自然界的事實,還是心內的事件都是結果,都必須有一前因才能造成。

因而最大小學生的“偉大鬥爭”就面臨著其心理前件是什麼的追問。不回答了這個質問,不管它多麼偉大,都陷於了無解的非法中。

因“鬥爭”是人身的直接活動,又是人的心理。活動是人身的運動,當然必為感性所經歷。21世紀的“吾皇”心底的那個鬥爭,卻只是人與人的赤裸裸仇恨與殘殺,他不知“鬥爭”還是人的心理。因而,他的“偉大鬥爭”的所含,就只是割裂了原因的人與人的仇恨與殘殺。可人與人的仇恨卻只是一個結果,是結果就需生成的條件(即原因)———他憑什麼仇恨衛權人士,憑什麼仇恨老兵,憑什麼判定性質上無差異的他人是反革命,他以什麼來設立“敵對勢力”,“三種勢力”,憑什麼說港人的抗掙是港獨,憑什麼說勇武派已含有恐怖主義苗頭?憑什麼指責藏獨、疆獨、台獨…….就因他做為人類成員從未經受過人類理性的洗禮,他的意識還停留在感性、知性、理性混沌雜處的遠古階段,他只是形成出“自我”,不知自我能力中又可分出許多不同項目的各管一段的能力:如感性、知性、理性;情感、想像、記憶、認知……等等。公正說:習的精神達不到健康水平!他連“結果都必有原因”是人類一切實際理性的,先天而必然的根源都不懂。連“人類是有理性的存在物”這個定義,就根植在因果關係這個先天真理之上都弄不清。他就不知他說的話或下達的指示,其實都是無根之禾或無源的河床。他不知人的任何思想都必須經了形式的反映才是知識———無思想的概念只是空形式,無形式反映的思想則是些不可認識的材料,只有被概念當作內容給予反映的思想,才是可體驗的思想。才能成為可被認知的知識。

絕對純粹的心理在事實上是沒有的。凡心理指的都是實際的,即由實際條件的剌激才能形成,或指向具體方向或目標,是人的意識可實際去慾望去追求的。“鬥爭”做為人的心理是充實的,是意識所能觸能摸的,可欲求的。試問最大小學生是對著什麼來倡導“鬥爭”?他要“斗”的對象又是什麼?他是對著他的青年幹部來倡導鬥爭,他和他的青年幹部也都是人類成員,他要斗的所有對象也都與他同種性的、無差別的成員,既是人類成員就是物質上同質理性的存在物,所有知識、所有道理與所有行為,都只有通過理性的應用才能建立的成果,人的意識或理性是揭示世界的有效解釋的機能,為什麼不倡導理性的應用而去鼓動仇恨與相互摶殺的征服呢?

因“人類是有理性的存在物”,這定義已為全人類毋庸質疑地肯定了的公理。理性就是人類從野蠻走向文明的管道,哥白尼能用理性揭示天體運行的原理,牛頓用理性成功地發現了萬有引力。為什麼不能用理性去克服實踐所遇的未解的課題?不能用理性去尋求脫脅謀求共同接受的契約?共產黨憑著理性不用,非要通過煽動人與人的仇恨,唆教人們互相殘殺,以此做為對社會的控制的方法呢?

一年多來習近平不是正天在與川普尋求共識,以求達成貿易契約嗎?習近平的特使劉鶴穿梭於北京與華盛頓,習本人也多次與川普通話、會見並對話。試問習近平你是用什麼來與川普先生尋求對話的?你不好意思說的話老孫來替你回答:

你用的是理性!

這就證明了理性是可以有效於克服任何困局的,否則就不會發生你的上述活動!最大小學生在自己勢力所不及的範圍自動用理性來尋求共約,為什麼在自己勢力所及的範圍就非要通過鬥爭來求“穩定”呢?正如孟晚盤咬死牙根也不認自己的犯罪,面對千餘頁的文書也頑固死抗,她幹了些什麼,是逃不出她那必須從中通過的自己的心理的。

習近平不也一二再地誓言:一定要接孟女士回祖國嗎?並且還以抓加國公民為恫嚇。難道他真不知孟的所作所為,正是他在背後牽線嗎!可當孟的犯罪的影象一在法庭展現,他們也就一聲不吭了!共產黨就是這麼一種東西,只一要你不把它們抓姦在床,他們就心不跳臉不紅,地下室里堆滿了自己也記不清是多少大鈔和珠寶,卻仍演兩手清風的君子相。共黨從初創至今就從來未講過實話,這不是因他們不知自己是騙子是流氓,而是因“只要共產”就不能不是“一產”,“一產”不能由自身來支持,因為那“被共”人的生命卻各各獨立,無論怎麼威逼人們去“共產”,事實上都“共”不起來,因事物的獨立性是任何外力恫嚇血腥屠殺都不能改變的。“要共”就只能借用外力來迫害,控制就是用暴力發動的迫害,暴力的強迫就是謊言。就因共產主義之做為文化是真接建立在掠奪與侵略上的,即便列、斯、毛、鄧、江、胡、習們承認自己是掠奪黨、侵略黨,但他們要的是維持侵略與掠奪,就必須一代更比一代謊,一代更比一代更惡,一代更比一代殘忍,因一旦忘了撒謊就樹倒猢猻散,所以愈是恐懼被揭穿,才愈是必須更謊言,更殘忍,在謊言也慌不下去時,就需拿維穩當“治國”,治國就成了習近平主義下的赤裸裸地對國民的鎮壓。

所以老孫以水滴穿石的透徹告訴世界:習近平的“偉大鬥爭”就是以“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繪畫繡花、作文章,不能那樣雅稚,那樣文稚彬彬,革命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另一個階級的暴烈的行動”。

“革命就是革命者可隨意跳到老財小姐、姨太的床牙上去打滾的行動”;是列寧的“凡年滿十六歲的婦女必須履行滿足革命者性要求的義務”

“革命就是你想種地不交稅嗎?你想睡有錢人的小老婆嗎?那你就趕緊參加紅軍吧”。《一九三0年八月紅軍宣》為前件而形成的實際的鬥爭心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阿波羅網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