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李怡:中國面臨前所未有的11個困境

無論中共高舉的是社會主義、民族主義、愛國主義、國家主義,其核心意識就是集體主義。以集體主義去強攻某些項目,自然有其優勢,但對於讓每一個人發揮自由思想、發揮創意,卻是窒礙。尤其是經濟發展進入越來越強調個人創造的時代。當然,更根本的,就是所謂集體主義,實質上不可能集體一起作決策,而必然是由少數人去宣稱執行「集體意志」,於是少數人就形成壓在廣大人民頭上的特權階層。奧威爾說「所有的動物都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就是這個意思。

中國國際地位突然一落千丈絕非偶然,中美貿易戰開打,和中共極左經濟政策回潮所帶來的困頓,在10.1前大陸網頁已有高明之士,指出了中國面臨前所未有的11個困境:1,經濟開放與政治封閉的矛盾;2,經濟發展與政治停滯的矛盾;3,經濟搞活與輿論統死的矛盾;4,教育創新與思想箝制的矛盾;5,網網共用的需要與維護謊言的矛盾;6,融入世界自由市場與獨裁管制的矛盾;7,獨裁政府與民主政府對比凸現的政治劣勢;8,民主的承諾與專制的實質的矛盾;9,公正公平的客觀需要與赤裸裸的特權統治需要之間的矛盾;10,滿足極少數人的特權需要,與滿足絕大多數人民對公平的需要之間的矛盾;11,社會全面發展對人才的渴求,與特權統治對人才的蔑視的矛盾。

這11個困境的觀察,深刻而實在。但中共掌權者和所有為中國唱讚歌者,只看到中國經濟開放、經濟發展、經濟搞活、網路共用、融入世界自由市場等等的一面,卻看不到政治封閉、輿論統死、思想箝制、獨裁管制等等的另一面,或看不到這另一面對中國發展等等帶來的致命限制,直至危機爆發。

種種矛盾困境的要害在哪裡呢?就在中國的政治體制。

無論中共高舉的是社會主義、民族主義、愛國主義、國家主義,其核心意識就是集體主義。以集體主義去強攻某些項目,自然有其優勢,但對於讓每一個人發揮自由思想、發揮創意,卻是窒礙。尤其是經濟發展進入越來越強調個人創造的時代。當然,更根本的,就是所謂集體主義,實質上不可能集體一起作決策,而必然是由少數人去宣稱執行“集體意志”,於是少數人就形成壓在廣大人民頭上的特權階層。奧威爾說“所有的動物都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就是這個意思。

與社會主義、民族主義等等相對的,是建基於個人權利之上的民主主義,與上述政治封閉、思想箝制、獨裁管制等等相反,民主主義思想就是承認個人權利是天賦的,民主體制的本質是對個人自由與人權的尊重與維護。現代社會經濟發展需要讓每個人都有獨立自由的思想,無束縛地發揮個人創意,需要人才的充份發展空間,需要社會的公平公正。這一切,只能在真正全民投票授權的制度中取得。

中國憲法第51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在行使自由和權利的時候,不得損害國家的、社會的、集體的利益和其他公民的合法自由和權利。”這是集體主義的規定。在自由世界裡,國家、社會、集體在行使權力時必須盡量避免損害個人自由和權利,而且大部份個人權利,根本就從來沒有由天賦人權的人民交出來,付託給國家、社會或集體處理。

香港《基本法》沒有中國憲法第51條那樣的規定,一國兩制就是要讓香港充份發揮原有的優勢,其實就是自由的優勢。但中國共產黨的本質是嗜權如命,有權用盡,就是什麼都要管,又永遠是一管就死。香港反送中掀起的抗爭,要達到的目的就是維護過去已有、卻被逐漸蠶食的個人自由與獨立。如果中共明白這一點,接受這一點,就有可能走出在香港的困境,也連帶走出中國那11個困境。不過,專制統治者視人民為奴婢,不會尊重珍視每一個人,要他們明白這一點幾近妄想,所以只有堅決抗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