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內幕:「一號工程」為何成中共絕密中的絕密

中共絕密中的絕密「一號工程」就是保存毛澤東遺體,目地是樹死人騙活人,以維持中共政權。

「一句頂一萬句」的中共紅太陽沒有活過萬歲!

被張玉鳳罵為「狗」的毛澤東是中共的「紅太陽」,有幾個人往天安門城樓那巨幅毛澤東畫像上扔了些墨汁雞蛋都被判了重刑,其中一位還被折磨成精神病。薄熙來剛任重慶市委書記幾個月後,就豎起一個十米高的毛像,毛能保護他嗎?不能,要能保護他,重慶就不會接二連三的出現讓他毛爪兒的事,薄不過是藉此向中共中央討點兒政治資本。

別說毛澤東保護不了薄熙來,「戰天鬥地」的毛連自己的遺體都保護不了,毛死後中共絕密的「一號工程」就是為如何保存其遺體而絞盡腦汁。

有些人與毛恰恰相反,不但不「戰天鬥地」,而且還真心向善、敬天敬佛,結果死後肉身不腐。

舉個遠些的例子,據清道光《懷寧縣誌》載,源浦寺宋建。1730年,一位49歲的段姓篾匠在源浦寺出家修行,法號了真。了真和尚於96歲圓寂,其弟子依囑而行,幾年後開缸發現,遺體慈容宛在,遂供奉,人們都習慣的稱為「老活佛」。

2009年3月有一個新聞,是中共黨網人民網報道的,《安徽老和尚死後坐化三年肉身不腐》。說的是安徽省安慶源浦寺的一件新事,生於1926年的住持釋宗勝老和尚,俗名陳友陽,懷寧縣涼亭鄉人,1955年開始在懷寧縣涼亭小學當老師,於1983年退休。由於篤信佛法,1993年在江西廬山東林寺出家,成為復建後的源浦寺首任住持;2006年3月4日80歲時圓寂,3天後封龕入塔,2009年3月1日開缸,發現經歷3年時間其肉身完好如生。

釋宗勝老住持出家是「由於篤信佛法」,人民網也不得不承認,才達到了其真身不壞,而跟隨中共走的政治和尚等,不但不「篤信佛法」,而且還誹謗佛法、誹謗、迫害篤信佛法的信仰者,所以這種政治和尚死後一燒就見了真面目,除了黑灰什麼也沒留下。

雖然,出於政治目地,中共的紅太陽沒有被燒,但和土葬的普通老百姓沒有任何區別,毛死了肉體也在不斷腐爛。那憑什麼要把毛捧上「神壇」,說毛「一句頂一萬句」,讓老百姓稱其為「中國人民的大救星」呢?憑什麼至今毛澤東佔據北京的心臟地帶,躺在「毛澤東紀念堂」里耗資驚人,而貪官污吏們為了蓋度假村和別墅,老百姓入了土都不得安寧?

事實證明,毛澤東不如篤信佛法的老和尚,死後連自己的肉體都保存不下來。誰要還繼續再跟著毛「戰天鬥地」而拒絕佛法,那就是在明明白白的害自己了。

毛澤東咽氣前的故事

毛遺體前,哪個敢不哭就是反革命!

1976年9月9日凌晨十分,毛澤東終於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被中共稱為「中國人民的偉大領袖和導師」在最後時刻想的是什麼呢?

善良的中國人絕對想不到,在毛生命的最後歲月里,他最擔心的,就是自己被推翻。正是這種擔心,驅使他對鄧小平等人暗示:別動他,盡可以在他死後清除江青一黨。毛只求自己生前不出事,對他死後天塌地陷毫不關心。毛沒有指定「接班人」。

毛其實根本就不相信他打的天下會長久。死前他只有一次對為他管事的華國鋒等人說了幾句關於未來的話。未來在他腦子裡是「動蕩」,是「血雨腥風」,是「你們怎麼辦,只有天知道。」

毛沒有留下任何遺書,也沒有向任何人交代遺言──儘管足足有一年,他知道自己死期已近,有充裕的時間預備遺囑。

九月八日,知道自己隨時不行的毛澤東沒有要見什麼人的慾望,其中包括自己的親生女兒們。江青只能站在床頭讓毛看不見她的地方,否則毛會震怒,影響病情。毛從昏睡中醒來,喉嚨一陣咯咯咯響,他想說什麼話。在毛身邊十七年的理髮師兼服務員周福明把一支筆塞進毛的手中,毛的手抖了半天,在理髮師舉起的紙上艱難的畫了三條歪歪扭扭的線。喘息了一會兒,他又慢慢抬起手,吃力的在木板床上點了三點。

只有理髮師猜到了毛要什麼,原來是毛臨死前要看日本首相、自民黨總裁三木武夫的消息!毛從來沒見過三木,對他也沒什麼特殊興趣,此時對三木的挂念,緣於自民黨內正在進行一場激烈的權力鬥爭,要把三木趕下台。毛怕自己活著時被趕下台,所以對下台的日本首相同病相憐到瘋狂的地步。

張戎寫道:關於三木的材料拿來了,毛的女友兼護士孟錦雲用手托著給毛看。毛看了幾分鐘,昏迷過去了。這份關於又一個政府首腦將要倒台的材料是毛最後的讀物。

不久,毛聲音微弱的對孟說:“我很難受,叫醫生來。”這是毛說的最後一句話。以後他再也沒從昏迷中醒過來。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零時十分,毛澤東死了。他的腦子直到臨終都保持清晰,清晰的轉動著一個念頭:他自己,和他的權力。難怪毛澤東死後屍體腐爛。

如果人民可以知道毛澤東的真面目,知道毛從來沒有考慮過老百姓的利益,還會那麼熱愛他嗎?所以,為了維持政權,中共不能讓這個美化出來的「太陽」落地,一直在編造謊言,維持著毛能挺在中共「神壇」上不倒。當毛的御醫李志綏宣布準備寫第二部書繼續揭露真實的毛澤東時,中共國安追到美國把他暗殺了。

下面讓我們看看中共絕密中的絕密「一號工程」到底是什麼。

「一號工程」不是為了紀念毛

中共絕密中的絕密「一號工程」就是保存毛澤東遺體,目地是樹死人騙活人,以維持中共政權。

毛在1976年9月9日凌晨10分被宣布不治,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緊急會議,為供弔唁和瞻仰,決定要保護遺體15天。毛的保健醫生李志綏說,保存半個月容易做到,只需進行一般性的遺體處理。於是,毛在中南海的住室兼病室,改作了臨時太平間。中國醫學科學院基礎醫學研究所的幾位解剖學和組織學專家,被連夜急召而來,為防腐爛,趕快從毛的股動脈向遺體內灌注了兩升福爾馬林。

然而,僅僅過了不到一天,新指示又下來了。由於江青要保住自己的保護傘,強烈要求政治局改變決定,說要對毛遺體作永久性的保存,並建立毛主席紀念堂,以供「子孫萬代永遠瞻仰」。政治局誰敢說個「不」字,於是醫學專家們的災難來了。

打開水晶棺,護理列寧遺體時露慘狀,

誰還要跟他走!

李志綏當即表示,遺體永久保存根本就辦不到。別說毛澤東,就是馬恩列斯也做不到。李志綏說,1957年,他隨同毛去莫斯科,看過列寧和斯大林的遺體。兩具遺體看起來很乾癟,列寧的鼻子和耳朵都腐爛了,只好用臘來代替,斯大林最具其特點的濃密鬍鬚也脫落了,看上去好像是另外一個人。蘇聯的防腐技術十分先進況且如此,毛的遺體又如何能保存呢?還要「萬代」保存?這對於醫務人員來說無疑是個天大的難題。

現在看來,中共教導黨員所說的「死後去見馬克思」是騙人的,馬克思、恩格斯都爛沒有了,你上哪兒去找他啊。列寧經過先進技術處理後依然爛的殘缺不全,斯大林的命運還算好,不需要如此折騰了,被赫魯曉夫下令從水晶棺材裡送到火葬場給燒成一堆灰。

幾位解剖學和組織學專家焦急的說:「萬代保存,這不可能辦到啊,而且也不知道用什麼方法。」李志綏說:「命令下來了,沒有法子也得干,先查查有沒有這方面的文獻。」結果,只查到一篇論述較長時間保存遺體的文獻,但還不能保存「萬代」。

看到這篇論文,專家們嚇呆了,上面說,必須在死亡後四到八小時內,往遺體內灌注福爾馬林,按體重不同,用量大約為12升到16升,灌到肢體末端摸上去飽滿就可以了。但是專家們在毛死後只向遺體內灌注了兩升,現在早已超過兩個八小時了,用這個辦法到底行不行,誰也沒有把握。最後還是由李志綏請示華國鋒,華說:「政治局現在不能馬上開會,就是開會也沒有用,大家都不懂。你們就這樣做吧,沒有別的方法。」

“紅太陽”就是這樣子!

於是,專家們給毛的遺體繼續灌注,為了確保不腐爛,加上灌注過的兩升,一共用了22升福爾馬林。結果毛澤東的臉腫的像個注了水的豬頭,脖子跟頭一樣粗,表皮被撐的光亮。防腐液從毛孔中滲出,像在出汗,兩個耳朵也翹起來……。

毛的貼身侍妾張玉鳳指責說:「你們把主席搞成這個樣子,中央能同意嗎?」毛的其他工作人員也要求他們恢復「紅太陽」的尊容。經過文革的專家知道,就這一條罪就可以置自己於死地,有的專家嚇的幾乎暈厥過去。

好在李志綏一直跟在毛的身邊,什麼大風大浪都見過,就趕忙安慰大家說:「身軀和四肢腫脹沒有關係,可以用衣服遮住,主要是臉和脖子要想辦法。」於是,專家們用毛巾墊上棉花揉擠毛的臉和脖子,試圖將液體擠到深部和胸腔里去。

有個年輕醫務人員用力稍大,把毛右面頰的表皮擦掉了一小塊,嚇的混身發抖。多虧了有經驗的專家,用棉花棒沾上凡士林和黃色顏料,塗在破處,總算看不出來了。

經過揉擠,毛的面部腫脹消下去不少,兩耳外翹也不明顯了,但頸部還是很粗。毛的服務人員又來看,認為還腫,但也將就可供瞻仰了。

毛去世第三天專家急飛越南

毛去世的第三天,北京醫院院長林均才等六位專家飛赴越南,學習遺體保存技術。越南那地方會有這麼高技術?是從蘇聯傳過去的。那何不直接去蘇聯學呢?毛去世前幾年,中蘇兩國還在烏蘇里江的珍寶島打了一仗。在這種情況下,從蘇聯得到遺體保存技術是不可能的,只有轉而向越南求教。

毛當年如果想到這一點就不會與蘇聯「修正主義」交惡了,毛當年更想不到的是,自己遺體被弄成豬頭模樣,被折騰來折騰去,最後政權到了江澤民手裡,又把珍寶島白白拱手送給了俄國。若毛真的那麼「高瞻遠矚」,珍寶島那一仗就應該免了,不但自己的遺體可以少受折騰,可以長久保存,而且還少死好多中國人。看來毛的能力也不過如此。

蘇聯的遺體保存技術,分早期、中期和長期三個階段,各期都要作不同的處理。而越南傳授給中共的只是早期技術,對中期和長期技術則秘而不宣。其實,即使是長期技術,也不可能讓「萬壽無疆」的遺體保存一代,更不要說萬代了。

專家們去越南取經回來,發現什麼都遲了,因為早期保存也必須在死後兩小時就要進行解剖,取出內臟,用沖洗液把全身血管,包括最細微的小血管沖凈,然後注入福爾馬林和凝固劑。毛去世後,對毛的遺體最初只進行了一般性處理,血液沒有及時放掉,血管里也沒有注入凝固劑。以後再想按部就班去做,已經不可能了。

由此,讓人想到幾天前的那個新聞《安徽老和尚死後坐化三年肉身不腐》。要是毛澤東不「戰天鬥地害人」而「篤信佛法」,也像那些死後坐化肉身不腐的和尚那樣,大家都開心,也省心,也就不需要難為那些醫學家了。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個「一號」工程之所以絕密,是中共太害怕被曝光了,不是別的,如果老百姓知道這個保存屍體的真情,心生一念:我要「篤信佛法」,不相信毛澤東的鬼話,那中共來回紀念那塊腐肉也就失去意義了!

「紅太陽」成了一個大空殼

9月9日毛死,毛的追悼會結束後,9月20日凌晨,華國鋒、汪東興及遺體保存小組的醫務人員,護送著毛的遺體到一個代號「769」的地下室。這是1969年中蘇交戰後挖就的。當時毛髮出「深挖洞」的指示,全國大挖防空洞。北京城下也挖了一條溝通天安門、人民大會堂、中南海的秘密通道,一直通到西山,林彪生前居住的毛家灣也有一個入口。毛的屍體就是從林彪家的入口,進入這個地下世界的。地道里十分寬闊,可容納四輛汽車並排通過。自從毛的遺體出現在那裡之後,荷槍實彈的共軍三步一崗五步一哨,森嚴壁壘的讓人感到可笑:難道誰還會來搶這一堆爛肉不行?

從1976年9月20日到1977年8月,專家們在此地下室工作了整整一年,執行這代號為「一號工程」的中共第一號任務。首先是解剖毛的遺體,專家們取出了毛的心臟、肺、胃、腎、腸、肝、胰、膀胱、膽囊和脾臟,把這些內臟分罐浸泡在福爾馬林液中。此時的「紅太陽」成了一個大空殼,和那些讓實習外科醫生練手兒的眾多屍體沒有任何區別。毛的軀幹空腔則塞滿浸泡過福爾馬林的棉花。毛的腦子沒有被取出,只因為專家們不想費事剖開毛的頭顱。

這個遺體保護室原來是解放軍301醫院的地下手術室,設備完善。按照遺體保護的要求,又進行了改造,使其密封,隔氧和低溫。在保護室中央,放著個巨大的金屬鈦容器,裡面盛滿了防腐液,毛的空殼遺體就被浸泡在裡面。

絕密「一號工程」把專家們折騰出屎來

解剖了毛的遺體,把內臟都掏空了,「紅太陽」的空殼遺體被浸泡在刺鼻的防腐液里,遺體保護組不敢休息,趕快請來了數十位北京、上海、天津和廣州等地的各路專家,不但有解剖、病理、生物化學等醫學專業的,還有光學、真空、空氣調節,建築等專業高手,來討論中長期的保存方案。

為此,一批被毛澤東恨之入骨的臭老九得了實惠,有的科學家上午還在「五七幹校」勞動,下午就被緊急送上飛機。被毛在文革中樹立的白捲兒先生張鐵生之類的此時都得靠邊兒站,而被毛下放勞動的真才實學專家立即從各地被解放,到了北京他們才知道是搶救糟蹋人材、下放自己的老毛屍體,真讓人啼笑皆非。

遺體保護涉及許多問題,最重要的就是防腐。為了制定保存方案,科學家們研究了許多次,常常是通宵達旦的討論。

觀點一個個提出來,又一個個被否定。不是方案都不完美,而是老毛自己有問題,不能像釋宗勝老住持那樣死後如生,不需要別人照顧。最後與會專家商定:把毛的頭部和兩隻手保存在氣態中,而其他部份則保存在液態中。

毛澤東死後與細菌和氧氣「長期鬥爭」

接下去,科學家們又討論遺體隔氧問題。為防止遺體腐爛,必須隔絕氧氣。把氧氣從水晶棺中100%排除是不可能的,通常最高能達到99.99%。討論到氣相保存該用哪種惰性氣體時,大多數人傾向用氮氣,但有一位敢開牙的提議用價格高的驚人、無人敢問津的氦氣。那個恐怖年代,為了保護毛的遺體,錢是不能作為考慮因素的,一切都必須用最好的,因此沒人再敢堅持用氮氣。

毛主席遺體每天每時都在發生變化,這倒不是老毛有那麼大本事死後還能繼續折騰臭老九,而是就算一塊豬肉放冰箱里時間長了也得臭。但中共中央政治局要求毛的空殼遺體不僅不能腐爛,還要能供「瞻仰」。

毛活著時說,整人運動「要七、八年再來一次」,「與天斗其樂無窮、與地斗其樂無窮、與人斗其樂無窮」。毛沒想到自己死後要與無時無處不在,又無孔不入的細菌和氧氣進行「長期的、殊死的鬥爭」。老天就是這麼捉弄人。1999年,毛的遺體,(說白了就是一塊一直被擺弄的肉)就差點腐敗變質,紀念堂不得不停止開放。經過全力搶救及修補,這塊被反覆折騰了二十多年的肉總算可以繼續拿出來展覽。

既然要展覽,那麼毛的遺容和神態就得栩栩如生,要栩栩如生,但臉部不能化妝,因為任何化妝品一塗上去,爛皮就得掉,所以只能將柔和略帶紅色的光照射到「紅太陽」的面部。有的專家主張顏色要鮮艷一些,顯得毛很健康。可有的專家提出異議,說人已去世了,弄的太紅與事實不符。經過反覆討論,才定下一種比較滿意的顏色。

至於說如何對毛的遺體進行多方面監測,有的指標真的很難,例如面部的膚色,是深了還是淺了?深了多少淺了多少?這即使使用現代科技也難以定量。科學家們絞盡腦汁,決定採用「郵票法」,「郵票法」標準顏色簿上有各種各樣的顏色,每種顏色由淺到深逐漸遞進,相互間差別很細微。工作人員用這個顏色簿來核對毛的膚色,看同哪個顏色最接近。一個月後看看有什麼變化;三個月後再看看有什麼變化,變化大了就得趕快做處理。毛活著時折騰人,死後也沒消停多少。

這決不是簡單的瞎折騰

1977年8月20日,位於天安門廣場的「毛澤東紀念堂」完工,毛的遺體及幾罐浸泡在福爾馬林里的內臟,從地下被轉運到紀念堂地下室一間無菌、無塵、恆溫的密室內。經過適應性處理後,遺體被移入水晶棺內。

和毛遺體同在地下室的,還有另一位男性死者。凡是準備在毛遺體上施用的保存技術,都要先在這位實驗品身上施用,成功了再用於毛身上。另外地下室里還有一個毛的臘像,看上去很像毛本人,為的是屍體爛的實在拿不出手時,以假頂真。

毛沒想到自己死後會被中共如此折騰!

水晶棺其實是一個水晶罩,當毛的遺體供瞻仰時,就用電動升降機將其從地下室升上來。遺體在水晶棺內採取氣液相結合的保存方法,毛遺體的衣服里包著液體,只有面部處於氣態環境中。瞻仰結束後,遺體馬上降到地下室一個密閉的容器內。毛的頸部插了一根管子,以便向毛的遺體灌注福爾馬林液。

毛成了什麼?成了中共鞏固政權的一個必不可少的工具。每年毛的生日即12月26日左右都要掀起紀念毛的宣傳,一遍又一遍的重複著那些一戳就漏的謊言。26日後,毛的遺體都要停止展覽一段時間,作年度性的保護。這段期間,為了防止皮膚乾癟和腐爛,工作人員把毛的頭部和雙手也浸到液體中去,以補足水份。

有一位研究人員說:耗費如此浩大巨資和人力來維持毛遺體,已經超過了對毛本身的熱愛,這決不是簡單的瞎折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人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