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王維洛:如果老天不站在你一邊

老天不幫忙。就在陳吉寧報告好消息的幾天之後,2019年9月25日24點,北京市啟動今年秋天第一個空氣重污染的「橙色預警」。北京市環境保護監測中心預測,從9月30日開始,北京市中心的空氣質量將處於「不健康」的水平,空氣質量指數將高於150以上。正是在特大城市所具有的城市氣候作用下,北京周邊地區的污染空氣圍城,並湧向北京市中心。十一前後北京將有霧霾天氣。

中國歷史上有過多個河清海晏、天下太平的盛世。盛世的出現,不但需要人道,還需要天道。如果老天不站在你一邊,那麼期望的盛世是不會出現的。2019年10月1日的閱兵大慶典,操練了幾個月,動作的劃一超過了北朝鮮。不料老天不站在你一邊,10月1日那天,北京被霧霾籠罩,空氣質量超標,不適合人類戶外活動。中美貿易戰中,中方剛剛擺出強硬姿態,拒絕了基本上已經談成了的協議文本,進而停止購買美國的大豆等農產品,直接打擊川普的票倉。不料自7月下旬至9月中旬接連四次颱風影響東北地區中國這個糧食和大豆種植基地、特別是黑龍江。由於雨水過多,造成大豆、糧食大面積減產。中國政府突然又放下身段,不得不重新再從美國進口大豆等農產品。

一、前言

古人說,辦事在人,成事在天。天時、地利、人和,三者缺一不可。三國時期,諸葛亮借東風,幫助周瑜打敗了曹操,靠的就是老天的幫忙。宋朝詩人蘇軾感慨道:東風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二喬。如果沒有老天的幫忙,周瑜漂亮的老婆就要成為曹操的小三。中國歷史上有過幾個盛世,河清海晏、天下太平,靠的也是老天的幫忙,風調雨順,糧食豐收。而一個王朝的結束,其主要原因之一就是老天不幫忙。現在中國人都喜歡談統一了中國的秦始皇,喜歡談幫助秦始皇統一中國的商鞅。但是閉口不談秦朝的短壽,一個統一了中國的秦朝統治只維持了不到十五年就滅亡了,原因就是老天不幫忙。秦朝末年,出現了嚴重的水災。大明朝的崇禎皇帝是個智力很高、也很勤奮的皇帝,但是老天不幫忙,明朝末年出現了嚴重的旱災,崇禎皇帝也只有在景山歪脖子樹上吊自盡了。

2019年9月22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表的《為人民謀幸福:新中國人權事業發展70年》白皮書把中華人民和韓國的歷史分為三個時期,第一個時期從1949年到1977年;第二個時期從1978年到2011年;第三個時期是從2012年開始,中國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之下,人民生活水平持續提升,人民的各項權利得到切實保障,似乎這又是一個盛世。

但是,老天不幫忙。

二、十一北京的空氣質量為中度污染

北京本是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但是70年來,北京的生態環境遭到了很大的破壞。北京作為中國的首都,中央政府不斷地下血本、投重資來改善北京的生態環境。特別是遇到一些重大活動時,常常採取非常手段,來保證北京的環境質量或者保證北京的天氣狀況。北京的居民,北京周邊省份的居民,對於中央政府採取非常手段也習以為常。比如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就採用了干涉天氣的手段,保證北京奧運會的開幕式和閉幕式有個晴空萬里的天氣。又比如2014年開亞太經濟合作組織會議時(APEC)前、2015年紀念抗戰勝利70年舉行閱兵前,停止了北京及周邊地區的工業生產,停止北京地區部分餐飲業的開門,停止部分車輛的運行,學校、機關放假等等,來保證APEC會議期間與紀念抗戰勝利70年舉行閱兵時北京的空氣質量。所以老百姓把此時此刻人為造就出來的空氣質量稱為“APEC藍”“閱兵藍”。

2019年的國慶慶典,其重要程度超過北京奧運會、超過APEC會議,超過紀念抗戰勝利70年的閱兵,是進入習近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後的最重要的一次慶典。這一點北京市的領導人、中央各部委的領導人都心領神會,他們也在更早的時間起、採取了比以往更加嚴厲的措施,比如自8月20日起禁止卡車進入北京,9月1日之前北京市中心的所有建築工地停工,北京500公里範圍內的工廠“自願”停止生產或者“自願”控制排放、礦山不許生產等等。

9月19日胡春華副總理專門視察中國氣象局,要求氣象、環保部門把保證國慶慶典時的空氣質量當作政治任務來完成。胡春華要求“立足最不利的天氣條件,細化實化各項應對預案,做好應對各種可能天氣現象的充分準備”,“全力以赴保障慶祝活動順利進行”。把保證十一閱兵時的天氣條件和空氣質量與政治任務聯繫起來,足見中央領導層的重視。

2019年9月20日,也就是在國慶慶典的前十天,北京市市長陳吉寧在國務院新聞辦舉行的發布會上表示,北京市空氣質量持續好轉,已經實現從“APEC藍”“閱兵藍”到“常態藍”。陳吉寧說,從PM2.5年均濃度的數據看,2018年比2013年累計下降43%,今年1月至8月降到42微克/立方米,8月當月僅23微克/立方米,為有監測數據以來最低值。看來北京市的領導人對十一這一天的空氣質量是信心滿滿的,蔚藍色的天空已經成為“常態”了。

根據陳吉寧提供的數據:今年1月至8月北京PM2.5下降到42微克/立方米,8月當月僅23微克/立方米。空氣質量保證在二級以上,有望達到一級水平。全國各大媒體都以振奮人心的標題報道了陳吉寧在國務院新聞辦舉行的發布會上傳達的好消息。

但是,老天不幫忙。就在陳吉寧報告好消息的幾天之後,2019年9月25日24點,北京市啟動今年秋天第一個空氣重污染的“橙色預警”。北京市環境保護監測中心預測,從9月30日開始,北京市中心的空氣質量將處於“不健康”的水平,空氣質量指數將高於150以上。正是在特大城市所具有的城市氣候作用下,北京周邊地區的污染空氣圍城,並湧向北京市中心。十一前後北京將有霧霾天氣。

這裡簡單介紹一下PM2.5指標。

PM2.5,在中國又稱霧霾或者陰霾,其實是一個十分錯誤的翻譯。PM2.5是指粒徑在2.5微米以下的顆粒物,能夠長時間的懸浮在空氣中,表面攜帶有毒有害的物質,對於人體健康危害很大。北京PM2.5的主要來源有汽車、飛機尾氣、工業污染、生物質燃燒、垃圾焚燒、二次無機氣溶膠等等。

PM2.5是測量空氣質量的六個指標之一,其他的五個指標是可吸入顆粒物(PM10)、二氧化硫、二氧化氮、臭氧和一氧化碳。空氣質量指數(AQI)為6類污染物分指數中的最大值。根據指數大小,共分六級,0至50為一級優,51至100為二級良,101至150為三級輕度污染,151至200為四級中度污染,201至300為五級重度污染和300以上為六級嚴重污染。

2012年2月,中國環境保護部發布了《環境空氣質量標準》(GB3095-2012),其中增設了PM2.5的濃度限值,這個濃度限值是依照世界衛生組織(WHO)建議的最寬鬆的過渡期標準制定的。

這個濃度限值從2016年1月1日起在全國實施。。世界衛生組織的建議,PM2.5的安全標準為24小時平均濃度為25微克/立方米或更低,中國提出的國家標準為35微克/立方米,甚至可以到70微克/立方米。普遍認為,PM2.5能對人體肺部或呼吸系統,心血管系統造成損害,增加早死率以及罹患癌症的風險。PM2.5濃度限值並沒有定義地域範圍的大小,可以是一個國家、一個地區、一個城市或者一個測量站附近地區。而最重要的是PM2.5污染最嚴重的地區的PM2.5濃度,這個PM2.5濃度直接影響周圍人群的身體健康。

當PM2.5的濃度達到115-150微克/立方米時,PM2.5指數達到150-200,空氣質量指數也隨之達到150-200。此時空氣質量為四級(中度污染),對人體影響為不健康,對敏感人群健康更為不利。在這種PM2.5濃度時,在這種空氣質量條件下,敏感人群(如老人、小孩、身體虛弱者)不應該在室外從事活動。就是一般人也應該盡量避免在室外從事活動,如果萬不得已,要盡量減少在室外停留的時間。在室外停留的時候,需要戴防PM2.5微粒的口罩,不要大口呼吸空氣,不要大聲講話。

應該說,中國氣象和環保部門在2008年奧運會、APEC會議、抗戰閱兵時都採取了干涉天氣、施放化學物質的措施,保證了大晴天、“APEC藍”、“閱兵藍”,完成了中央領導交給的政治任務。為什麼這一次中國氣象和環保部門沒有能夠保證2019年10月1日的“常態藍”?或者說中國氣象和環保部門採取了“高科技”措施、花費了很多資金,但沒有取得預期的結果。中國政府沒有做出解釋,北京政府也沒有公布原因。人們只是從中國中央電視台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70周年的閱兵和慶典現場轉播中可以看到,所有的活動都是在陰霾之中進行的。有消息報道,當時北京的空氣質量指數為150,為中度污染天氣,對人體健康有不利影響,對敏感人群的不利影響更大。如果北京的空氣質量指數為150,那麼天安門及附近地區的空氣質量指數肯定超過150,因為北京的空氣質量指數150是一個平均數,是各個測站的平均數。北京的一些測站設在空氣質量較好的公園、林地或者較偏遠的地方,這些測站的實測的PM2.5的濃度低,就把市中心、交通流量大的PM2.5的高濃度值給抵消了。參加閱兵的坦克、載裝導彈的重型運輸車,都是排放PM2.5微粒的大戶,參加閱兵的軍用飛機也是排放PM2.5微粒的大戶。

在北京的空氣質量指數為150的情況下舉行重大的閱兵和慶典活動,對所有參加活動人的健康都是十分不利的,特別是對象宋平、江澤民、胡錦濤等歲數大的老人,還有在群眾隊伍里那些少年兒童,他們都屬於敏感人群。就是對年歲已大、有病在身的習近平本人也是不負責任的,對身體傷害很大。最為聰明的要數習近平的夫人彭麗媛了,在這樣的空氣質量條件下,沒有參加閱兵和慶典活動。朱鎔基等也沒有參加閱兵活動。

三、受歷史上從未出現過的連續四次颱風影響,2019年中國糧食、大豆生產基地黑龍江大幅度減產

老天不幫忙,2019年北京的國慶閱兵與慶典,出現霧霾天氣,通過中國中央電視台的現場直播,傳遍世界。中國能夠製造威懾世界的武器,但是治理不了關係億萬百姓身體健康的空氣污染。

再講一件老天不幫忙的事情。黑龍江省號稱中國的飯碗、中國的糧倉。為了應對中美貿易戰,中央政府更加重視這個糧食基地的建設,並在財政上給與大力支持,在黑龍江省恢複種植大豆,重新成為中國的大豆。但是老天不幫忙,2019年黑龍江省受連續四次颱風影響,降雨量超過往年百分之五十以上,造成糧食、大豆的大幅度減產。這也是中央政府突然放軟身段,不得不重新再從美國進口糧食、大豆等農產品的原因之一。

颱風屬於熱帶氣旋的一種。熱帶氣旋是指發生在熱帶或者副熱帶洋面上的低壓渦旋,是一種強大而深厚的“熱帶天氣系統”。西太平洋上形成的熱帶氣旋,其底層中心附近的最大平均風速超過每秒32.7米(每小時117.72公里)的稱為颱風。颱風又可細分為颱風、強颱風和超強颱風。颱風的破壞力巨大,特別是超強颱風的風速可以超過每小時300公里。

生活在大陸福建、廣東和浙江的老百姓把這種主要來自台灣的暴風稱為颱風。也有人說,颱風一詞來自英語Typhoon的音譯。對於福建、廣東、廣西、海南、浙江、江蘇和上海等省市的老百姓來說,颱風是經常發生的灰犀牛事件。但是颱風影響對於黑龍江的老百姓來說,是發生幾率十分低的事件。特別是在一年的時間內接二連三地受颱風影響。

但是就在2019年,連續四次颱風影響了黑龍江,這在有記錄的歷史以來從未發生過的事件。這四次颱風分別是:

——第5號颱風“丹娜絲”

——第9號颱風“利奇馬”

——第10號颱風“羅莎”

——第13號颱風“玲玲”

第5號颱風“丹娜絲”

2019年第5號颱風“丹娜絲”於7月16日在菲律賓以東洋面生成,事前預計將於7月19日白天在福建中部到浙江南部沿海登陸。2019年7月19日農業農村部緊急部署防禦第5號颱風“丹娜絲”的工作,要求上海、江蘇、浙江、安徽、福建、江西、山東、河南、湖北、湖南等省(市)農業農村部門切實做好颱風防禦和災後生產恢復工作,確保農業生產和人民生命財產安全。

但是颱風“丹娜絲”並未按照預測的路徑行進。7月19日下午,颱風“丹娜絲”在浙江近海轉向。氣象部門修改了預報,預計颱風將在20日登陸朝鮮,之後“丹娜絲”還將繼續北上,預計將登陸黑龍江。中國各大網站都發布消息《颱風“丹娜絲”預計本周末登陸黑龍江,暴雨威脅遠強於大風!》。報道說:“據中國天氣網最新預報,在7月21日至7月22日前後,受颱風‘丹娜絲’影響,我國東北的內蒙古東部、黑龍江北部和東部、吉林東部多地可能出現大範圍中到大雨乃至暴雨。這可能是颱風‘丹娜絲’給我國帶來的最厲害的颱風雨!由於颱風的水汽很足,一些地方的雨下得會比較兇猛,東北局地可能要當心洪澇和地質災害。據中國天氣網分析,近期黑龍江省大部地區降雨頻繁,且降水同時易出現短時強降水、雷暴大風、冰雹等強對流天氣。據黑龍江省氣象台預報,21日夜間到22日白天:鶴崗、佳木斯、雙鴨山、雞西、七台河、牡丹江陰有大雨,其中鶴崗東部、佳木斯西部、雙鴨山西部、雞西西部、牡丹江東部有暴雨。”

“丹娜絲”在20日22時許在朝鮮全羅北道西部沿海登陸後,中心最大風力只有7級。7月21日“丹娜絲”從韓國江原道附近出海。移入日本海面。當晚22時中國中央氣象台認定已經轉化為溫帶氣旋。受颱風“丹娜絲”影響,吉林、黑龍江出現了大範圍的降雨天氣。

第9號颱風“利奇馬”和第10號颱風“羅莎”

第9號颱風“利奇馬”是2019年登陸中國大陸最強、也是造成破壞最大的一次颱風。2019年7月29日3時許,日本氣象廳將菲律賓呂宋島以東的熱帶雲團定為低壓區。8月7日5時中國中央氣象台將其定為颱風,當日17時許升格為強颱風,當日23許再次升格為超強颱風。颱風“利奇馬”於8月10日1時45分許在浙江省溫嶺市城南鎮沿海登陸。登陸後縱穿浙江省和江蘇省,後移入黃海。然後在青島市黃島區再次登陸,經山東移入渤海海面,並不斷減弱,至8月13日14日被中央氣象台停止編號。

2019年8月4日8時許,一個熱帶擾動在關島西北太平洋面的季風槽中生成。8月6日被命名為“羅莎”。8月8日5時許,中國中央氣象台將其定為颱風,當日下午17時許中國中央氣象台將其升格為強颱風。由於“羅莎”颱風在原地迴旋過多,強度逐漸下降。8月11日2時許,中國中央氣象台將降格為強熱帶風暴。8月15日在日本四國島西南部沿海登陸,後進入瀨戶內海,再在日本廣島南部沿海登陸,北上穿過本州島,移入日本海海面。8月16日20時被中央氣象台停止編號。

根據2019年8月13日的《龍視新聞聯播》報道:黑龍江省政府緊急召開會議,防範應對颱風暴雨天氣。報道說:“近期,黑龍江多降雨天氣,局地雨量較大。據氣象部門預報,預計13日夜間至17日,黑龍江省先後受兩個颱風(今年第9號颱風‘利奇馬’和第10號颱風‘羅莎’)外圍雲系影響,黑龍江省中東部地區將有兩次大到暴雨過程,累計雨量大,持續時間長,最大降雨量可達100-150mm。”同時,黑龍江省氣象台發布最新降雨預報:“預計未來五天,黑龍江省將有兩次較大降雨過程,分別是‘利奇馬’和‘羅莎’外圍雲系和中緯度低渦共同作用影響。降雨過程連續,累積雨量大,從13日夜間開始,17日夜間結束。”“13-14日受‘利奇馬’外圍雲系影響,黑龍江省自西南向東北有一次大雨天氣,局地暴雨。哈爾濱、伊春南部、鶴崗、佳木斯、雙鴨山西部、牡丹江南部累計降水量30-60毫米,其中雙城、阿城、五常、同江、撫遠局地80-100毫米,其它地區30毫米以下。降雨從哈爾濱西南部開始,主要影響時段14日02時-23時。局地極大風速6-7級。”“15-17日受‘羅莎’外圍雲系和東北冷渦共同影響,黑龍江省自南向北有一次大到暴雨天氣,全省大部地區累計降水量50-100毫米,局地150-200毫米。強降雨時段15日夜間至16日夜間,大部地區極大風速8-9級。”

第13號颱風“玲玲”

2019年9月2日,第13號颱風“玲玲”在台灣鵝鑾鼻東南方向910公里的洋面上形成。9月2日零時中國中央氣象台將其升格為熱帶風暴。9月5日零時中國中央氣象台將其升格為熱帶風暴。同日十時許中國中央氣象台將其升格為超強颱風。9月6日颱風“玲玲”進入黃海南部,9月7日14時颱風“玲玲”在朝鮮西部沿海登陸,然後移入中國東北地區。9月8日10時被中央氣象台停止編號。

據黑龍江省氣象台預報,受2019年第13號颱風玲玲減弱後的系統影響,7日夜間至8日白天,伊春東部、哈爾濱東部、鶴崗、佳木斯、雙鴨山西部、七台河、雞西西部、牡丹江西部有暴雨,降雨量為50毫米至100毫米,其中哈爾濱東部、鶴崗、佳木斯西部、雙鴨山西部局地有大暴雨,降雨量將達120毫米至160毫米。

四、受連續四次颱風的影響,2019年黑龍江降水比常年偏多一半以上,而且集中在糧食、大豆生長和成熟時期

據黑龍江省水利工作人員介紹,據統計6月1日至8月31日,我省降雨量比常年偏多53%,比一半還多一些!3個月以來,松花江、嫩江、烏蘇里江等河流汛情持續緊張。現在“七下八上”的主汛期剛過去,多河段處於退水期,“玲玲”又來了。可謂是雪上加霜。從7月21日的“丹娜絲”颱風,到8月13日的“利奇馬”和“羅莎”颱風,再到9月7日的“玲玲”颱風,四次颱風影響帶來了大量的降雨。

黑龍江省降雨過多的壞消息驚動了國家抗旱防汛總指揮部。國家抗旱防汛總指揮部副總指揮、水利部部長鄂竟平多次發出指示。國家防總秘書長、水利部副部長(兼應急管理部副部長)葉建春更是帶領工作組前往黑龍江省雙鴨山市寶清縣、饒河縣、撫遠市、雙鴨山市指導救災工作。黑龍江省委、省政府也多次召開會議部署救災工作。看來黑龍江的災害超過先前在江西、湖南的災害,因為國家防總的領導都沒有親自前去。

黑龍江省位於中國最東北部,緯度高,溫度偏低,植物生長期短,每年只能種植一季農作物。特別是位於東部的北大荒,本來是個低洼的沼澤地帶,後來被開發成為中國糧食、大豆種植基地。2019年7、8、9月連續四次受颱風影響,降水過多,對農作物生長特別不利,比如說水稻生長、抽穗、揚花期間雨水過多,日照不足,溫度不夠,都會造成嚴重減產,甚至絕產。

2018年9月25日習近平開始考察黑龍江省。第一天習近平來到位於北大荒的黑龍江農墾建三江管理局的七星農場,了解水稻生產和收穫情況,觀看了專門為領導視察觀看的萬畝大地工程,全部採用大機械耕種收割,表示對農業、對糧食生產的重視。2018年黑龍江省水稻大豐收。看到水稻豐收習近平很高興,說“農墾改革要堅持國有農場的發展方向,要通過改革進一步調動農場工人的積極性”。第二天習近平又提“自力更生”,應對中美貿易戰。國有農場是從蘇聯那裡學來的計劃經濟的產物。如今國有農場依靠國家的財政補助,從國外進口大型機械,搞所謂的“現代化的農業生產”,但是經濟效益很低,整個農墾系統還是處於虧損狀態。習近平對國有農場抱有希望,是他的國進民退思想的又一次表現。中國政府把讓中國人吃上飯作為改善人權的一個重要標誌。其實中國並沒有做到糧食自給,15%到20%的糧食還需要進口。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糧食進口國。所以習近平要搞“自力更生”,不再依賴糧食進口。

大家都熟悉這首歌:“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那裡有森林煤礦,還有那滿山遍野的大豆高粱”。很長時間以來黑龍江是中國的糧倉,原來也是中國大豆的生產基地。後來改種水稻,大豆也不種了。在黑龍江種大豆,產量不高成本高,種大豆還不如從美國進口大豆。自從中美貿易戰以來,中國政府希望增加國內大豆的產量,減少對美國進口大豆的依賴,就鼓勵黑龍江多種大豆,把黑龍江重新建設成為中國的大豆生產基地。為此,中國政府用財政補助來鼓勵種植大豆,通過財政補助來降低大豆的生產成本,使之能與進口美國大豆的價格形成競爭。黑龍江地區的大豆補貼為每畝320元,據說還要大幅度提高,因為吉林省地區最高大豆補貼已經達到了每畝560元。

筆者1969年3月上山下鄉到黑龍江北大荒的富錦縣插隊落戶,一直到1977年高考後離開那裡。黑龍江北大荒可以說是第二個故鄉。當時村子農民多種小麥、玉米、大豆等作物。由於地多人少,一般年頭收成還不錯,十個工分可以有一元多人民幣的收入。可惜不巧,1969年也是由於雨水過多,霜凍又來得早,玉米、大豆等都還沒有長成,霜凍就來了。這一年是大減產。十個工分只能分到兩毛多分錢。幹了一年,除去口糧拿到現錢是38元人民幣。當時回杭州的火車票(來回票)正好也是38元人民幣。由於徵收公糧工作組把最好的一點糧食都收走了,農民自己分到的口糧都是沒有長成熟的,水分特別大,吃了也不抗餓。記得徵收公糧工作組對老鄉說:“全國徵收公糧任務能否完成就看黑龍江了”。幾年前回到插隊落戶的富錦市,中心城市的變化確實很大,認不出來了。回到插隊落戶的鄉下,似乎那裡什麼也沒有變,還是老樣子,像是“春風吹不到的地方”。唯一的變化就是不種小麥、玉米、大豆了,而是改種水稻了。村幹部把村裡的地全部轉包給一個來自浙江溫州的投資者,全村的青壯年都為這一個人打工。2019年的情況與1969年的收成很相似。

在中美貿易戰中,中方進退失度,卻硬要裝出“要談就談,要打就打”的強硬姿態,似乎手中握有多張王牌,無非是“禁止稀土對美出口”,“不從美國進口大豆、糧食、豬肉等農產品”,打擊美國總統的農業票倉。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要想贏,既要靠人道更要靠天道。2019年夏秋,黑龍江連續遭受幾次颱風的襲擊,雨水過多,造成黑龍江的糧食、大豆的大減產。為了填補黑龍江糧食、大豆的減產,中國政府不得不改變態度,重新從美國購買糧食、大豆,以免中國糧食、大豆減產的消息傳播開來,國際市場上糧食、大豆價格大漲,到那時再來認慫服軟,代價會更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