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美中達協議 劉鶴為何不笑險跌倒

美中第13輪(高級別)貿易磋商昨天(11日)結束了。川普表示雙方達成了「實質性第一階段協議」,第二階段「將立即開始」。不過,中共官媒今天(10月12日)的報導卻有些「潑冷水」的感覺。「習近平特使」、中共副總理劉鶴也有些反常,離開談判地點時,有媒體報導,沒有見到他「標誌性的微笑」,甚至險些跌倒。

經過兩天(確切說是一天半)談判,美中第13輪(高級別)貿易磋商昨天(11日)結束了。川普表示雙方達成了“實質性第一階段協議”,第二階段“將立即開始”。他說下個月在智利參加亞太經合組織峰會(APEC)期間,將與習近平會晤,並可能簽署第一部分協議。

不過,中共官媒今天(10月12日)的報導卻有些“潑冷水”的感覺,新華網對雙方達成的協議根本不提。雖然承認“取得實質性進展”,但對談判究竟有哪些進展隻字不提,甚至還表示“不必過於樂觀”。

而且“習近平特使”、中共副總理劉鶴也有些反常,離開談判地點時,有媒體報導,沒有見到他“標誌性的微笑”,甚至險些跌倒。

談判進展順利美股大漲

美中談判進展順利,鼓舞了股市,昨天美股開盤就出現了大漲,並以紅盤作收。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開盤後不久就上漲了372點,漲幅達到1.4%。標準普爾500指數大漲1.5%。納斯達克綜合指數上漲1.6%。

其中標普500指數中,工業公司股票漲幅最大,卡特彼勒(Caterpillar)上漲了3.9%,蘋果上漲1.6%。

雖然收盤時漲幅略有收窄,但三大股指的漲幅仍然都超過1%。道瓊斯收漲了319.92點,漲幅是1.21%;標普500上漲32.14點,漲幅為1.09%;納斯達克漲了106.26點,漲幅是1.34%。

港股和大陸A股也表現出了興奮,恒生漲了2.3%,上證指數漲了0.9%。

劉鶴為習近平帶信

雙方談判其實在昨天(11日)上午11點45分就結束了。下午2點45分,川普在橢圓形辦公室會見了劉鶴。果如我們所料,劉鶴又帶來了習近平的一封信,是用中英文書寫的。

前兩天的節目中,在分析中方官員力促劉鶴能與川普會面時,我們曾推斷,中方這麼做,說不定劉鶴會帶來習近平的一封親筆信。因為這既表示重視,也可以拉近一些關係。說白了,就是討好。

今年年初的談判中,習近平也曾讓劉鶴帶信給川普。不知道這是不是共產國家領導人一個新特點,金正恩也這麼做過。

川普接過信後對劉鶴說,“我們(美中雙方)花了很長時間才走到這一步,這對中國和美國來說都是件好事”。他隨即打開了信,並向媒體做了展示。

習在信中表示:“希望雙方按照你我一致同意的原則和方向行動,共同推動中美關係向前發展。”信中還表示,期盼美中能在協調、合作與穩定基礎上促進中美關係,並相互尊重處理分歧、擴大合作。信中也同時提到了農產品議題,說中國企業在近期已經加快了採購美國農產品的節奏,包括美國大豆和豬肉等。

周四(10月10日),美中第13輪高級貿易開始,劉鶴赴美與美方代表見面。(Chip Somodevilla/)

美中“重回愛情時光”?

見過劉鶴之後,川普告訴記者,經過兩天的會談,雙方粗略敲定了一項框架,達成了實質性的第一階段協議。川普表示,因為最終協議很大,“比雙方5月份談判破裂前的協議更大”,所以“分階段做是合理的”。

川普認為:“我們(美中雙方)非常接近結束貿易戰”,他形容現在美中關係,從“緊張”又重新回到了“愛情時光”。

川普稱,形成協議文本需要3~5個星期的時間,或許將在下個月APEC會議期間的“川習會”上,他和習近平正式簽署。

不過川普也表示,雖然未來幾個星期內協議不太可能破局,但這種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顯然上一次被北京單方毀約,讓川普吸取了教訓。5月3日,在沒有任何預警的情況下,北京推翻了雙方几個月的努力,對已經基本敲定的協議做了大幅刪改塗抹。北京的毀約,直接導致了美國大幅提升關稅,並準備在10月15日再次對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稅。

劉鶴此番美國之行,最主要的目的就是阻止美國繼續加征新的關稅。顯然,他達到了初步目的。

美國財政部長姆欽(Steven Mnuchin)宣布,美國暫停15日的加稅計劃。

就是說,美中貿易戰暫時按兵不動,原來徵稅的部分繼續徵稅,暫時不加征新的關說,維持現狀。

不過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指出,美國計劃在12月對華徵收的額外關稅,目前川普還沒有做出決定。

另外,也不清楚美國政府會不會按計劃向美國公司頒發許可證,允許他們向華為出售“非敏感技術”。萊特希澤說,華為問題“將單獨考慮”。

中方讓步美“暫休兵”

眾所周知,川普前不久曾表示,美中之間如果有協議,就必須是一個“完全的”好協議,對美國必須有利,否則就不簽。

那麼這次川普同意初步休兵、“按兵不動”,無疑是中方做出了實實在在的讓步,才使美方暫時擱置(加稅)計劃。

姆欽表示,雙方在“關鍵點上達成了基本共識”,取得了許多重要進展,但還有工作要做。只有把一切寫在書面上之後,才能告知總統可以簽署協議。

姆欽的話說的比較謹慎,他尤其強調,劉鶴“必須返回中國與他的團隊繼續工作”。法廣認為,這實際是說,劉鶴要把這份協議草案帶回北京,由最高領導人,也就是習近平親自批准。

中方究竟做了哪些讓步呢?

根據川普會見劉鶴時所羅列的“雙方共識”,可以看出,中方作了3個方面的讓步。

允諾大量購買美國農產品

中方第一個讓步,將要大量採購美國的農產品。

中方保證每年購買400億到500億(美元)的美國農產品,遠遠超過了以往中方的採購量。

川普強調,這比歷史上中方採購的最高數額“還要高出兩倍半”,他認為“這是一個歷史性時刻”。他還開起了玩笑說,中方這個承諾將意味著美國農民“不得不加班”。

大家知道,貿易戰爆發的前一年(2017年),中國從美國進口了195億美元的農產品。但是貿易戰爆發的2018年,中國的進口量只略高於90億美元。

美國農民聽了這個最新消息很高興,不過也表示,需要看到實際成交的後續行動。北達科他州的農民蒙特·彼得森(Monte Peterson)說,對中國(中共)而言,至關重要的是實際接收美國農產品,而不是僅僅宣布購買。

高級經濟方案公司(Advanced Economic Solutions)經濟學家比爾·拉普(Bill Lapp)也表示懷疑,以前也見過“類似大數額,但並非總是能兌現”。

承諾最大程度開放金融服務

中方第二個讓步,向美方承諾最大程度開放金融服務。這也是美方高度關切的一個議題。

姆欽表示,“一個差不多完全的金融市場開發協議”與中方達成了,中方將向美國金融企業“最大程度開放市場”。

目前中國只有摩根大通、野村東方國際和瑞銀3家外資控股的證券公司,日本大和的申請還在審核當中。

昨天,中共證監會宣布,從明年1月1日開始,取消期貨公司外資股比限制,符合條件的投資者可以100%地持股。基金管理公司和證券公司也分別從明年的4月1日和12月1日開始,取消外資股比限制。

其實今年7月,中共是把取消股比限制的時間定在了2021年,而現在公布的時間,整整提前了一年。

永豐期貨副總廖祿民表示,中方開放資本市場,這是預料之中的讓步。但能不能真正開放,仍是問號,“還要聽其言、觀其行”。因為金融業是特殊行業,儘管中共承諾取消股比限制,但也存在著證監會不批准申請的可能。

承諾不干預人民幣匯率

中方第三個讓步,向美方承諾不干預人民幣匯率。

姆欽表示,與中共央行進行了一個“很好的協商”,就人民幣匯率達成了協議。

眾所周知,美方對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關稅後,人民幣的匯率就開始震蕩走跌。並在8月5日刺穿堅守11年的紅線,破了7元心理大關。此後,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再也沒有回去過。

8月6日,美國財政部宣布,正式將中國(中共)列為匯率操縱國。25年來,第一次真正給中國(中共)貼上了“匯率操縱國”的標籤。美國指責北京干預貨幣市場,故意使人民幣貶值,以此抵銷美國關稅的衝擊。

這次談判,中共承諾不干預人民幣匯率,等於是承認了以前對人民幣匯率的干預操控。也就是說,隨後美方很可能會要求人民幣升值。而中方需要格外警惕,人民幣在貶值過程中,本國資產有所“打折”,被外資以低價收購。

談判結束劉鶴無笑容險跌倒

從這些內容來看,中方是做了一些讓步的。儘管距離美方的要求還很遠,但劉鶴卻感到了壓力,以至於頭頂“習近平特使”的帽子,也不敢輕易做主。

關於劉鶴的身份,早前有傳聞劉鶴將加冕“習特使”赴美談判,但後來又傳沒有這個身份。不過CNBC記者凱拉·陶什(Kayla Tausche)昨天推文說,白宮已經將劉鶴的情況更名為“特使”。

不過,從座位安排來看,川普並沒有像第9輪談判時,把劉鶴安排在自己的右手邊。

大家知道,是否有“特使”頭銜,這個區別很大。沒有“特使”頭銜,他只是中共的副總理,兼中方團隊牽頭人。有這個頭銜,意味著他可以現場拍板很多事情。就像是習近平在場一樣,有權處理一些涉外國事。

但即使有“習特使”頭銜,劉鶴仍然要回去請習批准。這一方面說明劉鶴對習的尊重,另一方面,可能說明協議讓步幅度超過了預期,擔心習再次“悔棋”。另外還可能有一種擔心,就是怕被“強硬派”扣上“賣國賊”之類的大帽子。

周五(10月11日),美中第13輪高級貿易結束,川普接見雙方代表。

有這麼一個細節。中央社報導,談判結束後,劉鶴離開談判地點時,臉上沒有笑容。往日那個“標誌性的微笑”不見了,劉鶴“黑著臉”和萊特希澤邊交談邊下台階。

可是劉鶴差點踩空,身形不穩,幸好被跟隨人員及時扶住,才沒發生意外,避免了一次尷尬。隨後劉鶴看了一眼在現場抗議的中國民眾後,就搭車離開了。

這些細節和小插曲的出現,是否在反映著協議的壓力大呢?

Chinese Vice Premier Liu He just left⁦@USTradeRep⁩ pic.twitter.com/UqVDdw4J8N

— Stephanie Dhue(@StephanieDhue) October11,2019

核心矛盾未解打打談談成常態

其實讓劉鶴現在感到壓力的這些讓步,還都只是容易談判、容易達成共識的議題,並沒有觸及到美中之間的核心矛盾。

真正棘手的問題,比如強迫技術性轉讓、盜竊知識產權、國企補貼等等還沒有端上談判桌。此外,美方一直堅持必須有執行機制,以此保證協議能夠切實執行,等等。

還有這麼多的爭端待解,對中共來說,每一個難度都非常大。所以中共官媒表示,“單純用積極樂觀或者消極悲觀”,不足以描述目前的複雜局面。

美國對華商品已加征的關稅還沒有取消,美中經貿摩擦對峙的局面沒有改變。而且談判前夕,美方制裁了28家中國實體公司。從這些情況來看,談判“有進展,但不必過於樂觀”,“打打談談、邊打邊談”仍可能成為常態。

香港問題北京心頭之患

其實劉鶴感到壓力大的,很可能還有香港問題。

川普告訴媒體,他和劉鶴還討論了香港問題。他表示自己一直在關注香港,香港“會自行解決(take care of itself)”,他特彆強調,美中達成的協議,“對香港人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協議,對香港來說是非常積極的事情”。也就是說,協議中很可能會涉及到香港問題。

大家知道,川普和習近平曾在6月通過電話。之後我們看到川普在香港問題上,似乎並沒有外界期待的那種表態,而是說“中方在香港問題上做的很好”之類的表述。

這其中有一種可能,川普考慮到總統大選,也受到了習的要挾,要他別在香港問題上說話。但是中共開始在香港附近調集軍隊,川普的態度就變了。

川普先是指出中共在深圳集結部隊,然後向習近平建議,讓他與香港抗議者會面。隨後又表示,中方如果想與美方達成貿易協議,“人道”處理香港問題是前提。

川普的變化,存在兩種可能。

一種可能是,雖然川習可能電話約定,讓川普別在香港問題上說話,但是中西方的標準不一樣。所以中共動軍隊之前,川普一直不太積極。但是當中共調集軍隊後,川普立刻變了態度。

另一種可能是,川普雖然是總統,但是美國是三權分立的國家,他也受制於美國國會。我們看到美國國會多位資深議員,都在香港問題上給予了高度關注。包括眾議長佩洛西,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少數黨領袖舒默,和資深參議員盧比奧等等,頻繁就香港問題發聲。

而且兩院外委會都無異議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下周二,國會(眾議院)要就這個法案和另2個關於香港的法案進行投票,通過是大概率的事。

就是說,在香港問題上對中共的強硬態度,幾乎成了“政治正確”的事情。即使川普想讓步,但國會這一關也過不去,很可能會受到國會的制衡,迫使他必須在香港問題上表現強硬。這種情況下,川普不能不考慮自己的選擇是否與主流民意相符。

但不管哪種可能,川普現在在香港問題上的態度,都表現得是越來越強硬,而且很可能會把香港問題列入協議當中。

這同樣是中共非常撓頭的事情。

美中會有新角力

從貿易到人權,川普對協議的要求越來越高,範圍越來越寬。這也正如他曾經所說的,中方越往後拖,對中方越不利。

前國際貨幣基金(IMF)中國事務部主管普拉薩德(Eswar Prasad)對《華盛頓郵報》表示,雖然咱是推遲了進一步升高局勢的可能,但是並沒有徹底解決美中之間的主要貿易爭端,也沒有減輕美中雙邊關係經濟未來的不確定性。美中勢必還會有新的貿易角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