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杜導正口述:趙紫陽和我的交往 痛定思痛 改弦更張

作者:
在處理「逃港」問題上,陶鑄主張壓制,紫陽則要求疏導。不少問題處理上,他比陶鑄求實而溫和。「文革」十年,他的人品覺悟有了大的升華。1966年末,廣州越秀山十萬人批鬥趙紫陽大會。我老伴坐在現場前排。造反派逼他自己喊「打倒三反分子趙紫陽」的口號,他拒絕喊。造反派退一步要他喊「打倒走資派趙紫陽」,他仍拒絕喊,最後他只喊一句「打倒趙紫陽」。就是說我趙紫陽作為個人,可以打倒。但絕不承認自己是什麼「三反分子」或「走資派」。「文革」中被批鬥的省委第一書記二十七八個,像紫陽這樣連個「走資派」罪名也不承認的,恐絕無僅有

一轉眼,趙紫陽同志百年誕辰了。作為他的老下級、老朋友,在現在的情況下,不說話紀念他,從良心上是說不過去的。他和我歲數相差不大。我們這輩人,經歷得太多了,教訓也太多了。最大的教訓是,什麼時候也不能丟掉獨立思考,要堅持實事求是。紀念他,也是紀念我們經歷過的那段歷史。

我已經96歲了,寫東西有困難,但我可以講。這篇紀念文章就是我講出來的。

紐約時報原文:廣東初識

趙紫陽是在1951年來到廣東工作的,最初任中共中央華南分局農村工作部部長,後任秘書長、副書記。當時華南分局的書記是葉劍英,後來是陶鑄,管廣東、廣西兩省。1955年華南分局撤銷,改設中共廣東省委,陶鑄任省委書記,紫陽任副書記,分管農業。他一直主持廣東全面工作,但仍然用主要精力抓農業,所以主要的時間和精力是農村工作。

1956年9月,我從馬列學院(現為中共中央黨校)畢業,到新華社廣東分社任社長,從此與紫陽有了較多的接觸。

紫陽說,他過去很左,確實。在反右派、公社化、大躍進、反右傾、農村社教等等極左性質的運動中,他並不消極。1959年反右傾,錯誤地把我打成「右傾機會主義分子」時,他也沒有能公正地站出來講一句保護我的話。

但是,比較而言,那時紫陽的獨立思考比陶鑄更多。在處理「逃港」問題上,陶鑄主張壓制,紫陽則要求疏導。不少問題處理上,他比陶鑄求實而溫和。「文革」十年,他的人品覺悟有了大的升華。1966年末,廣州越秀山十萬人批鬥趙紫陽大會。我老伴坐在現場前排。造反派逼他自己喊「打倒三反分子趙紫陽」的口號,他拒絕喊。造反派退一步要他喊「打倒走資派趙紫陽」,他仍拒絕喊,最後他只喊一句「打倒趙紫陽」。就是說我趙紫陽作為個人,可以打倒。但絕不承認自己是什麼「三反分子」或「走資派」。「文革」中被批鬥的省委第一書記二十七八個,像紫陽這樣連個「走資派」罪名也不承認的,恐絕無僅有,只此一例。一時傳為國內佳話。

1975年,紫陽調到四川任第一書記,1977年,我也調回北京新華總社。本來以為天各一方,不成想,我們很快就又在北京見面了。

80年代的深交

1978年2月,趙紫陽擔任政協全國委員會副主席後,來北京的機會多了。那時我在新華社任國內部黨組成員、國內部主任。他每次從四川來京,就要給我電話,到中南海他的住處去聊聊天。

紫陽住在中南海一個大房子裡,很闊氣。給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天花板和普通的不一樣。一般的天花板是平的,但那個天花板是凹進去的,有好幾個燈。我跟紫陽說:「咱們還沒見過這樣的房子。」說明中央那時候已經非常看重他了。

2009年,杜導正。SHIHO FUKAD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當時,新華社國內部主任掌管了整個國家的信息,國內部每天出20種內部材料,還有特刊等;國內部有專門的內參組,有16個人的編制,是國內部里最大、最強的編輯組。內部材料的量很大,每天都是一大迭,我自己都看不過來。內部材料一般都是直接發出,不需要經過社長穆青的審查,最多只需經過我的閱覽。所以新華社的內部參考非常活躍。當時我們的原則就是,只要你寫的情況基本屬實,不必對是非負責任。因此新華社內部參考在歷史上是有很大功勞的。

紫陽很注意了解信息。他和我聊天,也是一種了解信息的方式。

1978年,萬里在安徽搞包產到戶,四川也搞包產到戶。六十年代紫陽在廣東清遠縣就搞了類似的包產到戶,我也去過那裡。安徽和四川基本上是同時搞的。四川不比安徽落後,四川也不是參考了安徽後才搞的,因為紫陽早有這個想法了,所以四川的包產到戶開始得很早。但現在的宣傳給人們留下一個印象,即在包產到戶中,萬里第一,趙紫陽第二,甚至不提他。事實上四川和安徽是一塊起來的。

那段時間,每次談話,基本上都是圍繞著推動包產到戶這個話題來的。他說:老杜,我們一輩子的努力目標,不就是讓老百姓吃上飯嗎?我們幹了這麼多年,都幹了什麼呀!老百姓依然餓肚子。現在,可不能給老百姓的積極性潑冷水啊。

像這樣的談話,推心置腹。他任總理前,我們還有一次談話。面對著已經動起來的改革開放的大好形勢,紫陽很清醒。他跟我說:並不是我們黨的領導有多高明,中國改革開放所有好的主意都不是我們出的,好的東西,包括包產到戶、真理標準討論、特區,都是老百姓創造的。我們只是注意收集整理材料、總結經驗教訓、推廣成功經驗,共產黨的功勞就是這一點。這個觀點在他腦袋裡是根深蒂固的。他能有這個覺悟,足見他非常優秀。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9/1018/1357081.html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