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科教 > 正文

鄉村女教師為學生髮聲遭連夜維穩 輿論壓力下官方疑妥協以息民憤

25歲的湖南女教師李田田痛批當地教育部門層出不窮的政治審查,並明確指出,這種做法逼得已不堪重負的鄉村教師們被迫頻繁停課。教育局官員要求連夜進城約談,她驚嚇中在微信求助。這次事件立即產生不少反響。此事在周二晚間迅速發酵,但相關消息很快遭到大陸網路監管部門大規模的刪帖、有網民甚至被封號。有網路從業者告訴本台記者,這條消息的刪帖速度,堪比重大的政治事件,這意味著相當層級的網信辦直接干預所致。

被維穩的鄉村教師李田田一度成為官方嚴控的敏感資訊。

永順教育局頻繁的政治作秀的背後,是基層教師和學生成為受害者。(永順教育部門發布/2019年2月,2019年9月)

湖南湘西土家族鄉村女教師發文批官方不停的政治審查,她本人隨即被深夜約談,這次事件在全國網民中間有巨大迴響,在網民的壓力下,湘西官方疑似態度軟化圖平息事件,但本台記者調查顯示,此事背後是尖銳的社會不公現象,絕大多數底層民眾子弟試圖依靠教育突圍的路徑已經被堵死。

25歲的湖南女教師李田田痛批當地教育部門層出不窮的政治審查,並明確指出,這種做法逼得已不堪重負的鄉村教師們被迫頻繁停課。

李田田在自己的微信公眾號「山花詩田」撰文表達自己的不滿,本來此文並沒有引起廣泛關注,但周二(15日)晚上,李田田在微信朋友圈發出多條消息,表示自己被教育局官員要求連夜進城約談,她驚嚇中在微信求助。這次事件立即產生不少反響。

此事在周二晚間迅速發酵,但相關消息很快遭到大陸網路監管部門大規模的刪帖、有網民甚至被封號。

有網路從業者告訴本台記者,這條消息的刪帖速度,堪比重大的政治事件,這意味著相當層級的網信辦直接干預所致。

永順教育局否認「深夜約談」的說法,稱是李田田在教育局任職的親戚「關心她的狀況」。而當晚李田田拒絕連夜前往縣城被約談,其在教育局任職的則帶人連夜趕赴她所在的鄉村小學和她談話,並要求她在一份保證書上簽字。

周四(17日)上午,李田田發布微信稱,湘西州的領導已經介入此事,對她的說法給予了支持,並表示教育部門不能打擊報復她。她稱自己業餘將潛心於童話等寫作,並對關心此事的網民和媒體人表示感謝。

但本台記者再次致電李田田,但其依然沒有接聽手機。

永順縣教體局在被問及當地教育部門「熱衷作秀」的原因時,該局幹部回應稱,她們有權不接受採訪。

永順教體局︰這邊正在了解核實,到時候有結果了,我們縣的縣委宣傳部、網信辦,會對外回覆的。我相信你如果是記者的話,這個你應該會比我清楚,我們也有權利不接受你的採訪。

關注此事的網民「明俊」認為,湘西州這樣的一個邊遠地區,理論上是不具有大規模刪帖封號的許可權的,但對李田田事件,網路所表現出來的嚴苛的管控和封鎖,顯示說真話實在是太難。而在教育領域也不允許說幾句實話,讓人絕望。

明俊說︰這個怎麼說,現在這樣的人很難得的,因為在這個體制下,教師這一塊,說白了全都淪陷了。就這樣的哪來的出路,有敢發聲的,全給你不許發聲。大面積的封號,一個小地區,你說它能有這麼大的權力嗎?就這樣下去,沒有出路。

媒體人陳洪濤指出,此事引起輿論關注後,當局至少不敢以開除李田田的方式打擊報復她,但不排除今後她會被打入冷宮,甚至被長期限制在偏僻的鄉村學校。他認為,形式主義之惡,全國絕大多數老師都知道,只是大家都害怕惹禍上身而保持沉默。

此前,李田田亦在文章中透露,她所在的學校,六成的孩子都是苗族留守兒童,他們能得到的教育資源,其實非常有限。

陳洪濤指出,實際上李田田所指的鄉村孩子的困境,在全國絕大多數中西部地區都極為普遍。他們絕大多都是留守兒童,無論是基本的生存條件還是教育條件,都讓他們的未來看不到希望。

陳先生說︰不要說是她那裡,其實現在整個中西部地區,應該都是那樣。農村都成了空心村了,你基本上很少能夠看到年輕人,都是老人或者留守兒童。所以說為甚麼這兩年那麼多留守兒童出事。沒辦法,都是爺爺奶奶、甚麼外婆呀,他們在帶。老年人本身就自顧不暇的,父母為了養家,都出去打工去了。而且,從這方面看到了在這種教育體制下,這些孩子他們的前途、出路,或者說是絕望了。

近年來,在中共的問責和整肅官場的壓力下,中共官方行政體系出現了被稱為「形式主義避責」的問題。各級職能部門為了推卸責任,熱衷於各種檢查以及發布大量的通知和書面指令備查,但由此導致基層工作人員和被涉及的民眾不堪重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