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李濠仲:全順習近平的意 就可以證明自己不是瘋子嗎

「國恥主義」、「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便很容易和當下發生的任何事件交纏借題發揮。所有責備中共的言論,很容易被這樣的情緒置換成是在責備中國,責備中國,就是在責備中國人,而中國人是受盡外國凌辱長達百年的民族,於今任何的責備,就是對過往的傷口撒鹽,所以,每一拳都要加倍反擊,尤其當現在有能力的時候。

如果中國的政經軍武實力,可以涵蓋影響所有人類思維中的「正確」選擇,那麽,全順著習近平的意,這世界又將變得如何?(湯森路透)

習近平的上台,很清楚地迅速加大了“中國因素”對周邊國家和全世界的影響。先是台灣,繼之香港,現在連美國人的想法他都能管控,或者說已經超越了常人對所謂大國崛起的想像,不僅有來自經濟、軍武和政治上的侵擾,原來還包括旁人的思維方式。

美國研究跨文化領域權威班奈特(Milton J. Bennett)教授曾如此描述中國人的思考邏輯,他說:中國人的想法中缺乏精確的分析力和抽象的分類能力,主要善於用栩栩如生的形象,喚醒情感以及激發行動和熱情。並且力求在真實的事件和物體上,和象徵它們的標誌或符號達到統一。

這樣的觀察,部分解釋了當年何以“文化大革命”可以興起,繼之,或者更適用於今天中共官方、媒體和網域上,經常打著愛國愛黨旗號四處征討敵人的反應。包括近期一度風風火火抵制NBA的行動,都帶有類似的思路。班奈特說,思想跳躍正是中國思考模式中特有的“置換法”,和一般西方人著重概念、原則的邏輯不太一樣。

如此一來,“國恥主義”、“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便很容易和當下發生的任何事件交纏借題發揮。所有責備中共的言論,很容易被這樣的情緒置換成是在責備中國,責備中國,就是在責備中國人,而中國人是受盡外國凌辱長達百年的民族,於今任何的責備,就是對過往的傷口撒鹽,所以,每一拳都要加倍反擊,尤其當現在有能力的時候。

很快的,中國制式的反應,可能因為市場利益之餌,可能是經濟誘惑,也可能真忌憚其武嚇或被它華麗的現代化風貌震懾,遂開始有效地影響了其他人原本具備的分析性思維。

包括劉曉波獲頒諾貝爾和平獎,中國大舉抵制挪威,有挪威國會議員且說挪威諾貝爾委員會確實不該冒犯中國的法律(劉曉波是被判刑入獄)。當時中國官民也數度強調挪威“傷了中國人民感情”。於是,就連和平獎的內在意涵對很多人來說也無關痛癢。

無論是支持“中國反擊有理”論,或是“中國惹不起”論,恐怕都正潛移默化成了西方世界面對中國的應對基礎。問題在儘管推論“正確”,卻未必是“正常”,而在中國巨大身影之下,做“正確”的事,似乎又比做“正常”的事來得妥當許多。

例如美國企業公共政策研究所(AEI)訪問學者Michael Mazza曾在一篇評論提到:蔡英⽂的連任,將明確意味習近平的失敗,因為那代表了統⼀台灣越來越難,連帶的習近平為了鞏固權勢,倘若蔡英文再次當選總統,勢將把現在的香港局勢推向危險的發展。

相信多數人也認為Michael Mazza推論是“正確”的,因為那確實符合中國式的“置換邏輯”。問題是,這樣“正常”嗎?香港人抗爭,助長蔡英文的聲勢,不想蔡英文連任,不是該回頭重新檢視自己在香港“一國兩制”的缺敗,甚而還給香港自由,讓台灣不那麼忌憚中國?

繼之,另有“正確”推斷,即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北京將借口美國勢力介入,對香港採取更激進的整飭。也就是縱然所有人都知道《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前因後果,但所有人也知道中共並不在乎邏輯上的時序,他要的只是滿足自己國恥主義的“置換邏輯”。但這樣正常嗎?沒有暴警,哪來連綿不絕的港人抗議,沒有雞蛋對石頭的不對稱,哪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還有,前國安會秘書長蘇起在聖多美普林西比和台灣斷交後,表示那是中國對“蔡川通話”的報復;近期,再說如果蔡英文成功連任,明年五月前可能會火山爆發,現在80%、90%的大陸老百姓是主張武力統一台灣的,到時候習近平可能擋都擋不住。

他的推論也有一定的“正確”性。問題一樣,那“正常”嗎?依照蘇起所言,台灣總統選舉其實只能選擇國民黨,否則大國報復勢所難免。只是,正確情況下如此,但正常情況下能接受?如果僅此一路,台灣何必還這麼大費周章搞全國性總統大選?這樣的“選舉”還有什麼意義?不只有獨裁至極,才會否定“自由意志選擇下共同面對挑戰”的表現,而徑自把民主投票簡化成“是非題”而不是“選擇題”。

這便導向了一個趨勢,在可以想見的“正確”推論下,很多人已不在乎我們所處的境遇到底“正不正常”。又如果中國的政經軍武實力,可以涵蓋影響所有人類思維中的“正確”選擇,那麼,全順著習近平的意,這世界又將變得如何?

1972年,美國心理學家羅森漢恩曾進行一場實驗,他讓八個正常人裝瘋卧底觀察精神病院,結果,最後這八人卻沒有一個人能證明自己沒瘋。“中國因素”之下的中國似乎也呈現類似情境,而今,這個國家似乎是想將他們對自己14億人口的大規模同化實驗拓展到全世界。希特勒對統治世界的妄想很多,其中他認為只要讓一套高壓管理模式在一個地方執行的夠久,久而久之那裡的人就不會以為當中有什麼不對勁了。但他沒有足夠時間來證明自己的理論,現在則是換習近平拿來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